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月18日 星期四

各大社團必須防範港共滲透
--由英軍司令馬田准將的警告說起

即將返英度假的駐新界英軍馬田准將,在新界鄉紳餞別席上,對香港居民提出警告稱:「香港居民目前已有鬆懈的跡象,認為對抗滋事分子的工作已成過去,這是危險的事。若然鬆懈和團結低減,一旦滋事分子捲土重來時,我們便更易受害。」馬氏說:「我們要認識清楚,目前滋事分子的手法可能已經轉變,但他們的目的始終如一,所以我們必須繼續團結,使滋事分子無從得逞。」馬田准將這一番臨別贈言,對香港居民一般存在的弱點,如「易於寬恕敵人」,局勢緩和就忽視了港共可能「捲土重來」的陰謀等,都是一項極其寶貴的意見。

經過八閱月來的暴亂,港共一敗塗地,「不僅無可籌之餉,抑且無可用之兵」,為了苟延殘喘,不能不放棄恐怖行動。但他們原是好亂性成的一群,所謂「人還在,心不死」,目前的偃旗息鼓,旨在避免全軍覆沒,並非真正「罷手」。也正如馬田准將說,他們祇是「手法轉變」,而目的則始終如一。因此我們也不能因為他們「放棄武鬥,改採文鬥」,就誤以為香港從此天下太平,不必再對港共保留警惕的態度。

就目前港共動態看,他們似乎是以「講習班」方式(即所謂「毛澤東思想講用會」)從事訓練「生力軍」,也可能對內部展開「鬥私批修」,清除一些動搖分子。但真值得注意的還不是這些,而是近日各方盛傳港共在「微笑攻勢」和「銀彈攻勢」掩飾下所從事的各項活動:

一是據一家英文報紙所透露,港共現在企圖運用「堡壘要從內部攻破」的戰術,伺機「奪取廠商會」,因為廠商會是一個擁有過千廠家會員的工業大組織,無論對內對外力量都比現受左派控制的「中華總商會」為大。據該項消息說,廠商會將於今年六、七月間舉行改選,現將接受合格廠家申請加入為新會員,港共可能利用這種入會的便利,牽引一些同情左派的廠商鑽進去,如此港共將會在選舉時握有相當選票,達到其「鯨吞」或者「蠶食」廠商會的目的,最後則使之成為一個赤色機構,像現時面目全非的「中華總商會」一樣。

二是新界鄉議局也將在今後幾個月內改選,由於現任的鄉議局首腦,曾經用各種行動給予港共暴亂以打擊,使他們對鄉議局「怕得要命,怕得要死」。據近日一項在新界流傳的謠言說,港共企圖用「銀彈」收買各鄉代表的選票,如果這些代表保證供港共利用,他們將以每人一千元為酬。據傳出該項消息的新界人士稱,各鄉代表雖多深明大義,但在「重賞」之下,也難保沒有人不被「收買」。假如港共這種收買政策能夠超過半數,他們就會在一夜之間使鄉議局變色。因此許多新界鄉紳,現時都在密切注視港共這種卑鄙的企圖。

三是各區街坊會,一般也將在兩三個月內改選。在港共暴亂期間,因為各街坊組織都在支持政府,並發動籌募勞工福利基金等,替維持水陸交通的正義工人打氣。港共在這一方面無可對抗,曾經揚言要暗殺某些街坊首長和演出火燒灣仔街坊會一幕。現在港共自知這種敵視政策完全失敗,聞說也在另打主意,透過原來潛伏各街坊組織的灰色分子和所謂「中立分子」,在改選之前展開活動,對此等街坊組織進行「各個擊破」。照港共黑幫所估計,祇要能把這些街坊組織「奪取」過半數,就可使現有的街坊最高聯合組織陷於分裂,並把整個劣勢扭轉過來。

為甚麼港共要以上述這些機構作為其「內部顛覆」的對象呢?據說就是他們認為這些機構平日組織不夠嚴密,許多成員都是「在商言商」、「不問政治」的「超然分子」,比之「自由工會」與教育團體的「壁壘森嚴」,不可同日語。因此港共的頭子們認為,要使他們的「微笑攻勢」和「銀彈攻勢」有所收穫,就祇有向這些機構尋隙抵瑕,從中下手。

鑒於港共如此譸張為幻,「冤魂不息」,則在港共這種活動尚未真正大舉展開之前,各有關團體為了防患未然,現在就得對內部進行各種「消毒」、「防疫」的工作。我們願意指出,港共儘管蛇蝎為心,豺狼成性,但狐狸到底掩不了尾巴,祇要人們注意防範一些平日言行可疑的分子,即使他們詭計多端,仍將無所施其技。共黨陰謀所以得逞,每是人們失諸大意,要是大家都有所警惕,他們就不容易有「造反」的機會。同時,共黨此類策略的運用,多數都以針對、利用對方矛盾為着手,因此各有關社團,最有效的對策應該是加強團結、和衷共濟,使港共無隙可乘,雖欲挑撥離間而不可得。如果各有關社團能夠做到此類釜底抽薪的工作,港共的許多「攻勢」也便祇有失敗收場的。

對付港共活動不能鬆懈,這種「消毒」、「防疫」的責任,現在就落在各社團首長身上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