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月15日 星期一

論鄉議局代表團訪英的任務

由新界鄉議局主席彭富華,前任主席張人龍,陳日新,及鄉議局秘書長鄧乃文等組成的鄉議局四人代表團,定於本月十八日聯袂飛英,作為期四十五天的訪問。在代表團訪英期中,將遍赴英倫各埠,會晤新界鄉僑,把本港過去數月來的暴亂經過,作一詳細報道,使鄉僑明瞭真相,糾正了他們若干錯誤的印象,同時亦將切實傾聽旅英鄉僑的意見,俾就有關問題,向香港政府或英國政府提出,尋求解決的步驟。

就人們所知的事實,在這以前,新界旅英人士由於消息隔閡和受了共黨歪曲宣傳的影響,有些惑於香港左報「收回新界」和「打游擊」之說,誤以為新界已經面目全非,從此有家歸不得;復以暴亂分子一再在新界鬧事,無論襲擊警崗、擄人勒贖、殺警奪槍等等,儼然有恃無恐,為所欲為,這更加深了他們對家鄉真情的誤解。現在港共暴亂已趨向平息,為了澄清新界旅英人士的疑團,鄉議局四人代表團以「新界父老」身份飛英訪問,不僅意義重大,且亦有其事實的必要。

近十年來新界農村受了大陸土產的打擊,鄉民務農為生的傳統生活方式受到嚴重威脅,因此而致失耕破產的不少;在這期間,旅英華人經營的中菜餐館卻大為英國人士所歡迎,許多新界青年便不惜遠涉重洋,跑到這些華人餐館去工作。到目前為止,在英國開設的華人餐館有八百餘家,大部集中倫敦,少數分設各埠,在這些餐館工作的新界人士有三萬餘人,佔了旅英「華僑」的一個極大數目。但此等新界青年一般祇受過中小教育,除了「華人圈子」裡的交際,便不大參加英國社會的活動,這種情況與歐美華僑的仍多保持鄉土概念,大致相同,當然亦與他們英文程度的粗淺有關。但是,由於這些新界青年習慣與華人接觸,由中共派到英國的所謂「外交人員」,以及被中共利用的一些投機分子,便經常向他們展開一種「游說運動」,力圖爭取這些新界人士對中共的信仰和同情。中共此項活動的主要方式約有三點:一是從香港運去的左報和大陸刊物,經常僱定人員向各華人餐室推銷和派送;二是大陸拍攝的宣傳性電影,由中共機構負責播映,免費招待華人餐館的員工參觀;三是由香港前去英國留學的學生,中共也派有專人經常聯絡訪問,展開所謂「微笑攻勢」。有此種種原因,故新界旅英人士對香港暴亂情況的發生許多「誤解」,可謂「冰深三尺,非一日之寒」。

據一些熟悉中共向旅英「華僑」展開「統戰活動」的人士指出,中共為了設法爭取他們,曾經有過如下的事實:一是有些留英學生發生經濟困難,曾向偽「大使館」請求協助,共幫慨然答允以金錢接濟,但要簽署一項「賣身契」式的文件,在學成之後須回大陸服務。二是有一家華人餐館職工與英國人打架,英人傷重身死,經初級法庭判定有罪,當時無人援手,中共偽「大使館」便替他聘請大律師上訴於高等法庭,結果原判撤銷,被告無罪釋放,這對旅英華人心理頗發生了一點影響。又據此等人士指出,香港政府雖然設有一個駐倫敦辦事處,但負責人員與旅英新界人士平日甚少來往,對他們服務何所,旅居何地,十九皆不知曉,與中共方面的「消息靈通」,無孔不入,恰是一個強烈的對照。

鑒於前面所說的事實,我們以為,這次鄉議局四人代表團赴英訪問,除了說明香港局勢真相是他們此行的主要任務外,尚須設法展開兩項經常性的工作:

第一、為了使旅英新界鄉民對香港情況不再隔閡,可由新界鄉議局或新界父老印發一份「新界通訊」之類的報刊,儘量刊載新界消息,寄到英國各華人餐館供鄉民閱讀。此項刊物如不能每日出版則可採「三日刊」形式,所收報費郵費可視旅英鄉人的反應而定,相信此項「貨真價實」的鄉情刊物,必為旅英新界人士所歡迎。

第二、為了溝通旅英新界人士的「僑情」,鄉議局可請求港府協助在倫敦設立一個「新界聯絡處」,由鄉議局直接派駐「代表」,與旅英鄉人保持各種聯絡,其業務包括供應書刊,接受諮詢,並協助鄉民解決個人問題等,如鄉議局不能擔負此項經費,港府應有提供協助的義務。

除此之外,據說旅英新界青年多感生活苦悶,有不少耽於賭博,又因參加社會活動頗受限制,也不無認為受了某種歧視的委曲,這些都有賴於四人代表團善為開導,並斟酌實情,代為解決。

如所了解,新界現有人口九十餘萬人,其所處地位也可說是香港的「前綫」,因此在鄉議局首長赴英訪問的同時,港府應該比前更重視新界問題,也是應有之義,無待煩言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