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8年1月4日 星期四

美國保衛美元的堅強措施

美總統詹森於元旦日宣佈幾項新措施,我們昨天已側重此舉與香港的關係,予以評論;茲再就其本身的意義,以及對於各方面的影響,分別觀察。

詹森採取的政策,是以保有大量美元的歐洲共同市場諸國為主要着眼點,因為截至一九六七年年底為止,美國企業對西歐的投資總額約為一百七十億美元。其中投於共同市場諸國者接近八十億美元。加上美國二十餘年來在此等國家建立軍事基地,派駐大量軍隊,實施援助及美國人旅遊,使它們賺了百億以上的美元,所以美國此次除了完全禁止新投資之外,還採取其他步驟。就中尤其是,對於策動各國向美元統治世界的體制挑戰的法國,含着濃厚的報復色彩。

美國新措施最重要的是第一項「限制對海外的直接投資」,及第二項「強化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對外國貸款的限制」。因為一九四五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美國在海外的投資只有八十四億美元;其後即以驚人的速度增加。單以一九六七年來說,美國公司在海外的投資即約達五十億美元,現在總額已超過六百億美元。美元以這樣龐大的規模流出,加上其他因素,本年度國際收支有四十億以至四十五億美元的赤字,殊不稀奇。但是唯其如此,只要略予節制,則節省十億美元,縮小國際收支的逆差,也就並不怎樣困難。

然而,美國部份的金融資本家或企業家認為,向海外投資無論對他們私人或美國均有莫大裨益云;事實上亦不容否認,不過,美國近年來的國際收支逆差甚巨,倘若金融界企業家不支持當局的政策,結果不僅根本動搖美元地位,並且危及現行國際貨幣制度,釀成整個世界金融、經濟及貿易的大混亂。美國投在海外的六百多億資本的遭遇,亦必不堪設想;理由非常明顯,這是金融界企業家不能不放大眼光的。美國銀行公會前天對美總統加強美元的措施,已致電表示支持;足見多數金融家是深明大義的。

新措施的第三項是「限制美國人不必要的出國旅行」。一九六六年,美國人旅遊國外花了十幾億美元,一九六七年激增至二十億美元,這是一個很大的數目。詹森打算略予限制,企圖減少五億美元。辦法可能是向出國旅遊者徵稅及限制他們攜帶的款額。惟美國是民主自由國家,並非單憑總統一紙命令可以生效,必須同時經過國會的批准。但華盛頓二日的消息說,議員們大致歡迎總統宣佈改善支付平衡的堅定措施;一般預料會予以支持。

第四項是節約政府的海外開支,包括:一、減少美國派駐歐洲及其他地區軍隊費用的外匯負擔;二、減少美國派駐海外的文職人員;三、減少美國派駐歐洲軍隊及其眷屬的私人消費。目標是節省五億美元。

第五項是減少貸給外國的款項五億美元;第六項是增加出口貿易五億美元。連同以上四項,預計可以減少國際收支赤字三十億美元云。縱使不能達到此項目標,最低限度也會好轉,減少逆差的幅度,使世人增加他們對美元的信心。

倫敦巴黎金融市場已迅即有所反應;美元上漲,黃金下跌。在歲首年頭,就有此現象,對於整個世界經濟來說,將可發生穩定作用;不會有諸如美元貶值及再度掀起黃金搶購潮之虞。這是極其值得重視的。

不過,越戰萬萬不可擴大,美國與蘇聯務須保持某種程度的協調。如其不然,美國的海外開支勢必激增,詹森的新措施亦將無濟於事。

詹森對其嚴峻措施給予各友好國家的不利影響,似亦同時顧慮。他已派遣兩個代表團,分由國務院的副國務卿卡增博及助理國務卿羅斯托率領,前者赴歐洲,後者赴遠東,解釋華府的政策,並與各國磋商。

以遠東來說,日本、澳洲與英國、加拿大、產油國家和嚴重依賴美國資本的若干國家,同屬詹森此次所宣佈的「對發展國家新投資豁免禁令的」地區,投資將被限制於一九六五--六六年度投資額的百分之六十五,雖然不無問題。但日本、澳洲自己尚比較有辦法。至於本港,美國的投資原已甚少,不宜再行削減。此外,我們更感關切的,是香港對美國的輸出物資,及美國的遊客,希望美國放寬或注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