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2月21日 星期四

是討論香港「亡羊補牢」問題的時候了

由「五月暴動」發生迄今八個月,我們為了先要撲滅港共黑幫到處點放的火頭,對許多比較次要的香港問題,暫時不加討論,現在,港共暴亂已經到了末路前途的階段,這正是我們切實討論各項「亡羊補牢」問題的時候了。

我們首先指出,中共分子(不計派系)發動群眾性的排外運動,幾乎沒有失敗過,而英國在海外屬地所碰到的「反英鬥爭」,更從未有過「勝利」的紀錄。惟有這一次,共黨在香港發動的瘋狂暴亂,儘管它自始至今打着「反英」旗幟,而事實卻以慘敗收場,這對中共分子來說,那是「滑鐵盧之役」,而對英國海外屬土來說,則是史無前例的「奇蹟」。然則,甚麼力量「保衛」了香港,能夠把共黨的「波浪式」攻勢,一一予以迎頭痛擊,使之粉碎呢?如果大家明白港共的鬥爭主力在宣傳,那就不能不承認是全體自由報紙、電台、警察人員和交通工人一致奮戰贏得的戰果,總結一句,則是由「中文」產生出來的力量。因為警察人員和交通工人的信心和鬥志,主要都是來自自由中文報紙的。由於中文顯示了它在華人社會對抗共亂的「優越性」,最近各方力主把中文列為香港第二法定語文的意見,顯為一種合情合理的要求。港府為了表示以廣大民意為依皈,其應速作明確宣佈,殆為無可躊躇之事。

當然,在習慣使用英文為法定語文的香港公務員,一旦中英並用,也許不無多少問題。關於這一點,我們以為,如果香港政府有遠見,有決心,有步驟,這也不難於解決。譬如說,假定港府顧慮中英文並用不易馬上全面實行,那可由宣佈中文為第二法定語文之日起,除事簡易行的先予實施外,其他則以兩三年為期,以便訓練繙譯人才,並使英籍官員對學習中文有所準備。而照現在香港使用中文的一般情況說,實際絕不高深,以兩三年的時間,這些有關問題,必能迎刃而解。而在中文宣佈為第二法定語文後,現時的高中和專上學生的中文程度將相對提高,那亦必為應有的結果。

其次我們要說的是教育問題,大家知道,全世界的共黨暴亂都少不免要向青年學生身上打主意,這次港共利用學生「造反」雖然失敗,但他們仍然擁有三十餘間學校,教育界中也潛伏有不少「殘餘分子」,誰也不能保證他們不「捲土重來」。據一位曾在香港居住四年、擔任過教會學校校長、最近被封為英國上院終生貴族的保蒙勳爵在上院談及香港教育稱:他主張香港小學應該實行「免費教育」的原則,如果這一目的現時不能完全做到,就應認真考慮給以補助經費,使現在百分之二十的免費學額完全免費,並給予校服、書籍等各項津貼。另一位關心香港教育的自由黨莫尼漢爵士也在上院發表演說稱:「我要脫下帽子,但不是向英國政府或香港政府致敬,而是向香港的華人家長們致敬。」他的意思是說,香港兒童沒有受到「最好的教育」,對不起許多華人的家長。莫氏又指出,香港師資不足,未受過訓練而不夠資歷的教師,總數達六千七百五十人(倫敦路透社十九日電)。英國的上院議員如此關心香港教育問題,香港居民當會感到欣慰。但我們以為,香港教育除了小學免費應該大力推廣外,如何有效提高中小學教師的水準,也是一個絕對不容忽視的問題。根據「五月暴動」所顯示,若干官立和教會學校都有學生從事搗亂活動,而這些學校當局既不能防患於未然,一旦事到頭來又多束手無策,這可反映此等學校的教師水準和教育方法都有問題。為了防止左派「學運」的擴張,最近教育當局宣佈,對不侔利私立中學的教師,將每月給予不超過三百港元的津貼。這種辦法原非新創,現在可能是要把津貼範圍再予擴大。但為甚麼,政府不能根據教師資歷(如執教若干年以上),一律給予他們此等津貼?同時,我們也知道,過去那些從三家官立師範讀了一年就出來執教的小學教師,許多皆嫌學識膚淺,才不勝任,其中有些為了充實自己,尚會利用其多餘時間,自動進入專上學院求深造,但不少自以為拿了「金飯碗」的人,卻把這種大好光陰虛耗在「麻雀檯」上了。對於這些學驗俱淺的教師,為甚麼教育當局不採用「輪流抽調」的方式,讓他們受到一種「補充訓練」呢?像有關這些安定教師生活與提高教師水準的問題,事實都與對付共黨的「學運」有關,為了釜底抽薪,教育當局就不能不要權衡緩急,作出應有的對策。

還有勞工問題,現有的勞工法令,是否能夠充分照到到勞資雙方的基本利益,固然值得詳加檢討,而對於那些曾被利用為暴亂巢穴的左派工會,如何加以整頓,以及如何對那些「攪事工棍」予以查究制裁,這也是香港政府的當前急務,否則如果對這些工會不予以「消毒」,又不能把它們納入正軌,那是沒有可能把那些港共「陰魂」,予以「驅散」的。

香港需要「亡羊補牢」的事情很多,我們謹以上述數點,促請香港政府的注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