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亞洲國家必須重視中文
--由香港抗共經驗與若干近事說起

中文是聯合國的法定語文之一,它是世界四分之一人口共同使用的文字,無論現在或未來,中文都對世界有其不容忽視的影響。特別是亞洲國家,由於華裔、華僑在人口、社會經濟及其他許多方面的比重,如果不重視中文,或者甚而歧視中文,這簡直是不可想像之事。

關於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先由香港談起。在這以前,香港民間所用語文皆以中文為主,祇有官方才以英文為法定語文。但自從共黨掀起「五月暴動」後,他們全部使用中文向港府發動猛烈攻勢,因為港府官員大部都不通曉中文,輾轉繙譯固然費事,且亦不易完全表達原意,即使勉為「招架」,亦十分吃力。現在人們無不承認,港共的宣傳攻勢和種種陰謀所以一敗塗地,完全是經不起許多中文報紙的有力反擊,英文的影響力量實在「微不足道」。足見有眾多華人聚居的地方,中文永遠是不應忽視的語文。

另一點事實,是副華民政務司黎家驊,已於昨日飛赴倫敦,預期逗留三月,以便將香港實情向旅英的本港居民和有關人士提出報告。據黎氏稱:許多旅英的香港人,以為香港已經分裂,他此行的主要目的即在糾正此項觀念。這是甚麼原因呢?最簡單的答案,又是一個與中文有關的問題。就我們和許多人所知的事實,中共為了向旅英華人展開滲透活動,經常以偽「大使館」為掩護,從香港運去許多左派報刊和書籍,向旅英的香港學生和中國餐館的員工推銷或贈送。他們僱有一批職業賣書報者,每日分向各中國餐館登門兜售,風雨無間,不以為勞。留英的香港學生因識英文,所受影響尚不太大,但那些餐館員工多為新界青年,祇能閱讀共幫兜售的香港左報,結果便對香港產生了許多悲觀心理和錯誤印象,而英國政府雖知其弊,卻亦束手無策。這次黎家驊氏的奉派赴英,就是要以「懇談」方式,向那些旅英港人糾正他們在這幾個月來從左報宣傳所產生的錯誤觀念。這又可見,香港政府所以需要這樣做,那正是過去忽視了中文傳播對許多旅英港人那種密切關係的結果,現在急於亡羊補牢,也正好說明了中文的重要性。

我們以為,為了更易溝通香港官民的感情,也為了杜塞共黨對旅英華人所作片面宣傳的空隙,香港政府應該儘速扜取下述兩點措施,以為對策:

一是確定中文為英文以外的第二「法定語文」,以後政府文書,應該中英並用,對社會大眾,更要以中文為主。如果有些英籍官員尚未通曉中文,就得責成他們加緊學習。

二是由港府新聞處與港府駐倫敦辦事處共同擬定一項計劃,把香港有歷史性的自由報紙與內容正確的書籍雜誌等,以補貼或其他方式協助它們運倫敦銷售,使那些旅英港人能夠明辨是非,俾有以抵銷共黨宣傳的滲透。

上述兩事,對香港現狀、前途都有重大影響,實有儘速施行的必要。

其次說到亞洲國家,中文一直是百數十年來華僑華裔使用的語文,決非它們的「獨立語文」所能代替。但在這些年來,許多亞洲國家都在限制華文教育與華文使用,這實在是絕對錯誤的政策。其中有些國家,為了防止共黨宣傳的入侵,不惜禁止一切外地中文報刊進口,尤其愚不可及。但據最近消息傳來,一度准許星馬中文報紙入口銷售的印尼,最近又以安全理由,再予禁止,據說印尼的華僑對此,甚感失望。蘇哈圖軍政府採取此項措施,也許有它本身的政治觀點,但以「安全」理由而出此,到底不是聰明的辦法。就我們所知,印尼現在僅耶加達有一家立場並不十分鮮明的中文報紙,根本不能滿足印尼華僑的求知慾。在這種情形之下,許多華僑就祇有收聽外地廣播,但據悉,在此項外地廣播中,能夠收聽清晰的,就祇有「美國之音」與中共電台。這就可見,除非印尼政府明白華僑心理,重視這個問題,一方面獎勵本地自由反共中文報紙的出版,一方面也讓外間有地位的中文報紙輸入,或有可能適應當地許多華僑的需要,否則他們由於無報可看而收聽廣播,那是根本無法排除中共的宣傳入侵的。

同時我們也想有所告於緬甸政府,在尼溫將軍主政多年來,華文教育也受到限制,一兩份自由華文報紙由於環境不利,一直陷於艱苦支持中。本年夏間緬甸政府為了壓制中共分子的顛覆活動,與北平關係陷於破裂邊緣,現據本月十日北平「新華社」發佈一則仰光消息,說緬共中央政治局已作出決議,要以「毛澤東思想」為革命方針,採取「戰爭」手段打倒尼溫政府。姑勿論緬共組織有無這種力量,但「新華社」既有此宣傳,這就決不能視若無睹。而對付中共宣傳的應有對策,除了充分借助中文報紙與中文教育的力量之外,那亦幾乎沒有更佳途徑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