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12月8日 星期五

對英帝又一次嚴重警告

最近港英御用的各種宣傳工具,為遮掩其在深圳就文錦渡這一個問題談判的失敗窘態,轉而大吹大擂中英關係「改善」,說什麼「中共不支持港共」,「香港左派分子孤立」……等等。它們叫囂未完,廣東支港鬥委會的聲明就給了它們迎頭一棒。前天我外交部的抗議也出來了,對於生活在幻想中的港英反動統治者,更是冷水澆背了。

我外交部對於港英最近一連串迫害愛國教育、新聞、電影等事業及其從業人員的暴行,提出又一次嚴重抗議,並駁斥英方「希望緩和中英關係」、「願望恢復中英兩國的正常關係」等偽善的表示,強調指出,「香港問題是當前中英關係的癥結,離開香港問題就談不上中英關係正常化……你們一面在香港繼續鎮壓和迫害,一面又想同中國政府保持所謂『正常關係』,這是辦不到的。如果你們繼續這樣蠻幹下去,那就必然要使目前的中英關係更進一步惡化,這個責任必須完全由英國政府來承擔。」

如果英帝不是熱昏了腦筋,它應該記得八月下旬「人民日報」的評論曾經說明「香港是中國的領土,香港居住着我們的同胞,你們想把在香港犯下的滔天罪行,同中英兩國關係問題分開,這是白日做夢,是絕對辦不到的。」我國政府和人民這個態度是一貫的,堅定不移的。我們在昨天的社評裡也提到,港英怎能設想像中國這樣一個最革命化和原則性最強的國家,會容許帝國主義在香港這塊中國領土上推行反華陰謀,殘害中國同胞?它怎能設想中國政府和人民說話可以不作數?

但是,正如偉大領袖毛主席所說,「我們的敵人眼光短淺,他們看不到我們這種國內國際偉大團結的力量,他們看不到由外國帝國主義欺負中國人民的時代,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而永遠宣告結束了。」從港英這半年的做法看來,他們顯然還把香港當作以前的非洲,把港九中國同胞看作鴉片戰爭時代被清朝政權壓制着的中國人。為了追隨美帝反華,阻遏毛澤東思想的影響,它悍然向中國人民挑戰,瘋狂鎮壓港九同胞。在受到愛國同胞的反擊後,它妄圖掙扎,不擇手段,不計後果,把法西斯迫害一步又一步地升級,大有非同香港愛國同胞以及中國人民為敵到底不可之概。

在它這樣蠻幹的同時,布朗、石寶德、羅傑士以及戴麟趾等都曾先後表示「希望改善中英關係」,布朗還曾故作姿態,要求同我外交當局商談。戴麟趾甚至不能不公開承認香港的前途繫於中國。可是英方在香港對愛國同胞的迫害卻變本加厲地進行。他們的偽善言詞成了在香港行兇施暴的煙幕彈。他們一直以為中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高潮迭起,中國政府和人民沒有時間和力量對外;他們又用所謂「中國通」和什麼「中國觀察家」的陳腐觀點來胡亂分析中國的嶄新發展。他們把廣大愛國同胞說成所謂「港共」,發明「派系之爭」的謬論,硬把這場反民族迫害的反英愛國鬥爭也套進去。諸多假設,幻想重重,竟以為可以向愛國同胞恣意揮舞屠刀,又可以獲得中國的「合作」。他們不但有如此這般的離奇想法,還根據了這種想法來行事,這就不能不使人對於他們愚昧無知的程度,大嘆觀止矣。

現在我外交部再提醒他們:「香港問題是當前中英關係的癥結」。我們還可以指出,香港問題的癥結在於港英推行反華陰謀,妄圖阻遏偉大的毛澤東思想的傳播,向愛國同胞進行法西斯迫害。香港局勢以至中英關係的日益惡化,都是港英一手造成的。港英一天不放棄這個大陰謀,不縮回它迫害愛國同胞的魔手,愛國同胞就一定同港英周旋到底。毛澤東時代的香港愛國同胞絕不是任何暴力所能壓倒的,在這場鬥爭中我們永遠不會孤立,中國人民更不會容忍港英長期在這裡這樣為所欲為的迫害我們的同胞。港英已經把火頭擴得夠大了,北京上次的警告就曾這樣指出:「玩火者必自焚,你們沿着這條路走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條。」港英如不悔罪,一意孤行下去,只能加速自己的敗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