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12月6日 星期三

港英應立即恢復淡水供應

港九居民這段時期以來,天天皺着眉頭飲鹹水,已經飲到怨聲載道了。人們在問:這樣飲鹹水,究竟要飲到什麼時候?據說近來患有肚瀉、腸腹炎、喉炎等症的病人在增多,顯然與鹹水有關,這樣下去,何堪設想?

東深供水工程指揮部和衛生預防監督機構負責人對記者的談話,清楚地指出了鹹度過高的水對飲用者所造成的危害。原來深圳水庫供應香港的淡水,每公升所含的氯化物(鹹度)只有五點五毫克,比國際自來水標凖所規定的每公升所含氯化物不得超過二百毫克,是少得多了。超過二百毫克就會損害健康。但港英「水務局」宣布,港九目前自來水的鹹度高達五百八十六毫克(有些區據說還不止此數),這就已經比深圳水庫的鹹度增加了百倍以上,比國際自來水規定標準也超過近兩倍。長期飲用含有鹹度這麼高的水,患有慢性腎病等的人固然會增加痛苦,一般老弱年幼腸胃和機能薄弱的人,因容納有一定限度,超過就會引起疾病。過去港英老是強调鹹水「對健康無害」,分明是騙人的鬼話。

港英在水的問題上,過去已經使居民大為困擾。它平時收了居民的稅款和水費,這麼多年來沒有把水的供應搞正常,動不動就實行一級又一級的制水。由於祖國對港九同胞的關懷,東江之水源源而來,大家以為情形從此好起來了。但是,今年五月港英推行反華陰謀,向港九愛國同胞瘋狂迫害,就借水反華,實行政治制水,儘管雨水充足,還是不肯放寛。等到十月初東江開始新年度的供水,粉碎了港英借水反華的毒招,港九恢復全日供水了,港英卻仍要搬出食水加鹹的辦法,這不是故意和港九廣大居民過不去嗎?

現在港九各水塘存水並不短少,而且東江水的供應正常,港英夾硬滲入鹹水,實屬毫無道理。港英叫人暍鹹水的唯一原因是船灣水塘塘底的鹹泥未沖乾淨,而又不願把鹹水抽掉,夾硬要居民飲用。一個新水塘搞了這麼久還不能把鹹度問題解決,這個水塘的工程究竟是怎樣搞的?這就值得追查。深圳水庫建成後,我方曾花費數十萬元,進行了艱巨而細緻的清理和消毒工作。港英當然不可能有這種高度的責任感,但至少也不能叫港九居民給它把這個水塘的鹹水飲到乾淨。

現在港九有的是淡水,港英向深圳水庫獲得的是淡水,居民交付水費要得到的也是淡水,港英不供應淡水而供應鹹水,無論如何也講不過去。

近來各方對長期飲用鹹水,早已大表反感,港英置若罔聞,正如它處理港幣貶值以及其他有關廣大居民利益的事情一樣,一意孤行。在已經知道長期飲用這種鹹水對居民健康有害之後,仍揚言鹹度將再增高,試問這是什麼居心?這不是變相的民族壓迫是什麼?

水的問題是每一個居民切身感受到的,人人都在注視港英的做法。港英必須立即恢復淡水的供應,如果它還強迫居民老喝鹹水,居民是一定會同港英算帳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