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12月2日 星期六

決定港幣與英鎊關係
應由港督組委員會審慎研究

在港幣對英鎊匯價提高回百分之十後,有關港幣貶值問題,事實上已獲致較為合理之解決了。目前接着發生的問題,而為市民所關注的,是今後港幣與英鎊的關係。

所謂港幣與英鎊的關係,換一句淺觀的話來說,是港幣應否脫離英鎊的傳統關係,成為獨立的貨幣,一如星馬貨幣之脫離英鎊成為獨立的貨幣。連日來有關這個關題,已引起多方面的討論,彼此都有寶貴的意見提出,所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不管是正面的或反面的意見,都足以反映香港市民對香港經濟金融前途之責任感與關心。我們不願於此時對兩方面的或多方面的意見作過早下判斷,這是一個極重要的,關係香港今後金融經濟的問題,事實上,亦並非如此容易的,在短暫時間內可以獲致結論的,但我們衷心的願意將兩方面或多方面的意見作明顯的討論,以尋求正確的觀點,以奠定今後香港的經濟基礎。

港幣之發行與兌換基金之管理,雖然,受到法律與契約之限制,根據香港政府法例第六十六章兌換基金條例第三條乙項之規定,財政司有權將基金之存儲數額轉變為各種價值穩固之貨幣存儲,但香港百數十年來,傳統上兌換基金均為英鎊。這是作為英國殖民地或英鎊集團之一員正常之做法。此時將港幣兌換基金移存全部或局部於英鎊以外之貨幣,在法律上而言是可以辦得到的。我們所顧慮的,只是若干技術問題而已。這不是真正困難之所在。不過香港與英國一向是自由通匯的,自由通匯之優點是減少若干技術上之困難和減少國際通匯時常可能發生之限制。而自由通匯,是建築於港幣與英鎊密切關係之基礎上的。一旦使港幣與英鎊脫離關係,英鎊與港幣能否如目前之自由通匯將成為問題之一。

香港既為英鎊集團之一員,香港不但在這個集團之貿易時常獲得英國及集團國家合作與協助之利。而英國或集團國家基於對香港利益之一致,香港在整個國際市場上之貿易事實上同樣得到英國與集團國家之關注的。如果港幣與英鎊脫離關係,則此種貿易上互相利賴之關係能否繼續維持,將成為問題之二。

在現代國際貿易之劇烈競爭中,任何一個國家或地區都不可能單獨發展的,即使是極權國家或是落後地區亦必須參加國際經濟集團,香港成為英鎊集團之一員,已有百數十年歷史,一旦脫離,我們參加美元集團乎?或是單獨在世界市場上與各國競爭乎?非求得正確的答案及確實可靠之辦法不可,此乃必須解決問題之三。

港幣與英鎊保持正常關係,兌換基金以英鎊存儲於倫敦,照目前可獲利息八厘,要是以美元作為基金存儲,可獲利息不過五六厘強,要是以黃金作為基金之存儲,更無利息可言,三者比較,我們每年損失若干?正是有數可計,此乃必須解決問題之四。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是在港幣與英鎊保持傳統關係之情形下,我們不必獨自冒國際經濟或政治危機之風險。當然,在正常局面下,此種風險是不必重視的,但時局之變化,許多時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我們與英國分擔此種風險是不是比較穩健呢?此乃必須注意問題之五。

有此種種原因或顧慮,是值得主張港幣與英鎊脫離關係者之注意及精密研究的。

至於將港幣與英鎊脫離關係,可能獲得的好處又如何?首先,我們不知道英鎊將來是否再遭遇困難,我們更不知道英鎊將來是否再來一次貶值。這是直接影響港幣乃至整個香港經濟利益者。如果我們及早將港幣與英鎊脫離關係,將來我們可以避免有如現在的損失。

其次,憑了我們四百萬市民之勤奮工作,節約生活,我們可望每年獲得更多的盈餘,社會財富與市民收入,亦可望繼續增加,漸漸培養香港經濟更穩固之基礎,港幣亦成為穩固之獨立貨幣,一如今日之星洲、馬來西亞。

再其次,香港今後與美元集團或其他地區之貿易,亦可減少英鎊匯價可能發生波動之影響。

以上之可能性,無疑是使到主張港幣與英鎊脫離關係的人士深受鼓舞的。

上述兩方面的意見,在理論言均非萬全的,沒有漏洞的。在事實言,我們不可忘記時間與客觀形勢之因素。是故我們認為將港幣與英鎊脫離關係,或是保持港幣與英鎊的傳統關係,都可能有困難,都可能不容易決定,因之,非審慎研究,多方面研究及正確的、作萬全的決定不可。為了達到上述要求,為了使到各界人士都有發表意見的機會,為了使到全港四百萬市民對這個重大的問題,關係香港經濟前途,甚至關係香港安危的重大問題,有真正認識起見,我們衷心的向香港政府建議,從速設立一個專門委員會,負責研究這個問題,希望通過這個委員會之努力,對這個問題尋求正確的結論,作成報告書,一方面以備政府參考,一方面公開宣佈俾得全港四百萬市民明白真相,及認識正確的處理辦法。政府苟能如此做法,不但是符合民主政治的原則,抑且可以冰釋群疑,使到許多謠言不攻自破,實為一舉而數得者,希望政府重視我們的建議。

關於這個專門委員會之設立,我們提供數點意見如次,以備政府參考:

第一、專門委員會向香港總督戴麟趾爵士負責。

第二、財政司為專門委員會當然主席。

第三、由香港總督戴麟趾爵士聘請銀行界、工業界、出入口商、勞工界、財經專家、及華洋百貨普益商會、中華廠商會等純然中國商人組織機構之首腦或代表為委員。

總而言之,由上述各方面具有代表性之人士組織之委員會,對這個問題,作審慎之研究,作成報告書,公諸社會,俾得全港四百萬市民有明白認識,才顯出香港政府對這個問題如何的表示公平的、正確的態度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