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1月30日 星期四

「中華中學」被封閉以後
--港府當局還有許多急待解決的問題

左派學校之一的「中華中學」,因製造炸彈發生爆炸,一個學生被炸斷左手及其他部份,傷重垂危,另有一批學生負傷逃匿,正為警察當局追查中。港府當局為免再有類似事件發生,立即宣佈封閉「中華中學」,封閉期限至明年八月為止。在同一天內,警方復分別搜查了五家左派學校,又在「漢華中學」、「旺角勞校」等搜出了炸彈,隨拘去一批人。教育司署為封閉「中華中學」發出通告,如該校家長欲其子女轉讀其他學校者,可向教育司提出申請,俾資辦理。港府此項措施,是否即能根絕左派學校的非法活動,雖然還值得討論,但對窮途末路的港共黑幫,則可肯定是個沉重的打擊。

自從港共黑幫利用左派工人失敗,把兩三千萬港元「鬥爭費」散盡花光後,他們便轉以左校學生作為火中取栗的貓腳爪。在過去兩三個月來,這些左校學生在港共黑幫驅使下,不是遊行示威,就是投放炸彈,簡直沒有過着正常求學的生活。從他們這些非法行為看,他們在學校已經受着「紅衛兵」訓練,有了「紅衛兵」組織,誰也不表懷疑。而這些左派學校之變成暴亂機關,有甚於黑社會組織,更為有目共睹的事實。

可是在此以前,警方雖曾一再搜查過這些左派學校,並且搜出了煽動傳單和其他可供非法用途的武器,但除拘捕了一些教師、學生或校役等依法控告外,便再沒有採取其他消滅暴亂的有效措施。這一來,不僅使港共黑幫的暴亂「基地」獲得保障,也使那些正被蠱惑的左校學生在心理上有恃無恐,結果,法律取締不了這些左派學校的非法活動,反而學生「大鬧法庭」的活劇,層出不窮了。可能就是出於這點原因,港共黑幫認為左派學校是他們為非作歹的最佳「庇護所」,就更肆無忌憚的利用這些學校來製造炸彈,和不惜利用這些年青學生作為製造殺人武器的「技士」。這次「中華中學」之終因炸彈爆炸而弄出驚人血案,有關當局事前對此等左派學校之過度寬容,總不能說不是一種責任上的疏忽。語謂「曲突徙薪無恩澤,焦頭爛額為上客」,假如有關當局老早對此等左派學校採取嚴厲管制的措施,則像「中華中學」這種因製造炸彈而引起爆炸的事件,是應該可以避免的。

我們早就主張,對此等危害公安的左派學校,應該根據教育條例,予以解散或封閉,因為它們祇是掛着「學校」的招牌,實際卻是港共黑幫的「暴徒訓練營」,又是「地下兵工廠」,無論任何政府或國家,都不能容許有此等暴亂組織的存在。否則法律等如具文,市民更沒有安全的保障,這是港府可忍,而市民不可忍的。這一次,港府封閉了「中華中學」,雖不失為亡羊補牢之舉,但人們知道,左派學校並不止「中華」這一間,而港共黑幫的製炸彈機關,也不會除了「中華」之外便沒有第二所,假如港府當局沒有更大的制裁暴亂決心,誰也不能保證港共黑幫不「轉移陣地」,又假其他左派學校作為「炸彈製造場」。因此如何不讓此等暴亂組織苟延殘喘,死灰復燃,港府就不能不要就除暴安良而作出更大的決定。譬如那些左派學校的校長,有不少就是港共「鬥委會」中的「鬥委」,他們是製造暴徒的罪魁,又是殺害學生的兇手,這就必須儘速緝拿歸案,決不能容許其逍遙法外。還有那些左派學校的教師,他們是訓練暴徒的「教頭」,這亦應該撤銷其教師資格,使其在教育界中再無活動的餘地。而這些,都是港府當局需要儘速採取的行動,不應有所遲疑的。

在此,我們還要附帶一談「中華中學」學生會否轉學或轉學之後如何給以正常教育的問題。可以理解的是,假如港府祇是封閉「中華中學」而讓其他左校享有「治外法權」,則港共黑幫仍用運用其罪惡黑手,脅迫這些學生轉讀其他左校,而阻止其家長向教育司申請,因為這關係着他們的生死存亡,一定不惜悉力以赴,在這一方面,除非那些家長也有勇氣與左派斷絕關係,否則將是無能為力的。其次,假定有些「中華」學生受了這次血案教訓,不願再被無辜犧牲,決心轉學,那教育當局又將怎樣去為他們安排學位呢?就已知的事實,目前的官立或私立學校,為了避免惹來麻煩,都提心吊膽為左派學生所滲透,自更不願意接受這些由左校轉來的學生。而即令他們有接受的勇氣,但對如何物色優良教師,來教導這些一度思想中毒的學生,事實也有困難。譬如現在的一般中學教師,許多都不大清楚「紅衛兵」的組織和形態,有些還不知道「老三篇」是甚麼一回事。由於他們缺少這一方面的知識,那要了解這些學生心理進而予以矯正,那又談何容易呢?因此,教育當局如何對此加以補救,那就不能不要早為之所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