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安理會決議XXXX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日前召開緊急會議,討論中東問題,全體一致通過了一個決議案,包括由聯合國秘書長派遣特使前往中東,以色列軍隊自佔領地撤退等根本解決中東糾紛的原則。中東戰爭自六月中結束,迄今將近半年;聯合國為了解決戰後問題,曾經舉行緊急大會及安全理事會議,惟均徒勞無功;這次通過了上述決議案,總算有了成果。

然而,正如聯合國以往通過的許多決議案那樣,有關國家並不一定遵照執行。單從埃及總統那塞二十三日的演說看來,中東糾紛顯然沒有立即解決的希望。現在要注意的,是各當事國今後的動向。

安理會此次通過的決議案,是由英國提出的。英國案可說是「強調以色列軍隊應由全部佔領地撤退的亞非三國(印度、馬里、奈及利亞)案」和「強調國際水道自由航行以及以色列生存權的美國案」的折衷產物。此案把阿拉伯諸國的要求與以色列的要求一併容納進去;避免使用太過切實的字句及解釋。但是另一方面,這正反映出解決中東問題的困難。

中東當事國的態度,首先要注意者是以色列的。此次戰爭的結果,以色列佔了許多地區,計有:敘利亞高地,約旦河西岸,耶路撒冷舊市區,西奈半島,加薩地區,及阿卡巴灣。以色列佔領後,立即致力於經濟上的開發,確立由阿卡巴灣運輸物資的路線,並向阿拉伯人實施教育。以色列當局迭次宣言:「除與阿拉伯首腦直接談判之外,別無其他解決途徑。」在本月八日召開的緊急內閣會議上,還決定了一項方針:「絕不放棄耶路撒冷」,及「如不宣言終結一九四八年以來的戰爭狀態,不進行任何談判。」簡單地說,乃以確認以色列的生存權及締結和平條約為第一要義。並且縱使如此,以色列仍不放棄耶路撒冷;以色列態度是強硬明確的。

阿拉伯的立場又如何呢?業已表示承認以色列生存權的約旦王固不用說;即沙地阿拉伯、科威特、黎巴嫩、利比亞等保守派的王國,大概也無可奈何,只好接受安理會的決議。但是,敘利亞內XXXX說,□□□□□□□□□□□安理會的決議□□□□□□□□□□□□可能性,大概是不能□□□□□□□□,環繞埃及戰敗以來的內外情勢,極為嚴重。其中最主要的是:在政治軍事經濟方面,作為埃及最大靠山的蘇聯,也贊成安理會的決議,承認以色列的生存權。在經濟方面,埃及封鎖蘇彝士運河,每年約損失一億埃鎊,旅遊事業減少收入三千萬埃鎊,西奈油田損失二千萬埃鎊,單單這三宗,共計一億五千萬埃鎊,約合三億五千萬美元。最近除了仰賴蘇聯支持之外,是靠沙地阿拉伯弍千XXXX意義甚大,我們希望當事國□□□□□着眼,乘安理會決議及聯合國秘書長特使前來中東調解的機會,權衡利害得失,互相切實讓步,成立妥協。如其不然,長此拖延下去,大家都沒有好處。就中尤其是埃及,既然困難重重,怎麼可以堅持不承認主義呢?這是必須審慎考慮的。

香港應多發行新郵票

香港旅遊協會最近發行一套國際旅遊年紀念郵票,供居民黏在國際郵件信封之背,目的在促進香港旅遊事業。這套紀念郵票共有八種,均以香港所製的手工藝術品為圖案,彩色奪目,古意盎然,富有東方色彩。

這是香港旅遊協會繼柬報平安的又一向外宣傳運動,由於極吸引市民的興趣,料可獲致預期的效果。但鑑於旅遊協會此舉的成就,反映出香港郵政當局的失敗,因它們如由郵政局改為正式郵票發行,不特收效更宏,增加府庫收入,且可節省納稅人一筆金錢。

這種紀念性郵票純是一種宣傳品,不能作為郵資收據的代表,故流行當然不能如正式郵票的廣泛,宣傳效力亦打個折扣。

香港郵政當局為甚麼不能陸續推出富有香港代表性的郵票?這是一個老早使人費解的問題。雖然香港在近年已比前較有興趣發行新郵票,但比起許多國家和地區仍然望塵不及,即前年連續發行兩種不同紀念性質的正式郵票,一種紀念國際電訊百週年;另一種紀念聯合國廿週年,似已是創舉。但這仍不過受外力影響,不是自動自發的。

去年發行了一套地方性特別郵票,慶祝農曆羊年新年,纔多少改變了作風。須知郵票的作用,不祇作為郵資的收據,還包括吸收外匯、宣傳產品、推行政策、獲致國際瞭解,招引遊客。它的功用無一而非香港所亟需的。香港旅遊協會現在發行的一套紀念郵票,用途不過限於吸引遊客與宣傳產品,祇這兩種用途已有發行的價值,倘由郵政局作為正式郵票發出,更可兼及其他一切作用,何必讓旅遊協會獨負其責。

香港近年所發行的新郵票,實不能兼具上述的作用,因它們的設計,多是陳陳相因,殊欠想像力與藝術性,更談不到有地方獨特的風格,即去年所發行的羊年郵票,亦殊欠理想,比起旅遊協會最近出的一套,無論設計與彩色,均大為遜色。

香港現既努力發展旅遊業,積極向外推銷產品,同時又力謀國際瞭解,正該借助流傳最廣最速的郵票,宣揚當地的風景、特點、習俗、產品與建設,以吸引集郵家與遊客的興趣。世界不少國家以郵票為主要財源,香港何必甘自菲薄。

(XXXX/□□:文字丟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