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1月27日 星期一

大馬流血衝突是共黨幕後策動
--希望大馬當局今後採取更堅定的反共措施

倫敦宣佈英鎊貶值後,英鎊集團各地,空前波動。馬來西亞的檳城等處,連日發生流血衝突,且有傷亡。在衝突持續聲中,規模漸見擴大,以反對舊叻幣貶值為肇因的騷動,現在已變成了種族衝突,華巫兩族俱有死傷。當地政府鑒於情勢惡化,宣佈戒嚴。馬來西亞建國不久,像現在的流血衝突,尚屬初見,值得檢討。在某種意義上而言,這事不啻是要新興國家時時保持高度警惕,凡百措施,俱要謹之慎之。

馬來西亞的騷動,最初發生於檳城,導火綫是舊叻幣貶值,當地人民不甘損失,遊行示威反對。如果僅僅為此動機而發生騷動,則事情並不複雜,祇能把它當作民意表達的另一種方式看待,疏導民情之後,,就可平息下來。但是,問題並不如此簡單,潛伏在馬來西亞的共黨分子和左翼勞工黨,一向在等待時機,煽動人民,企圖顛覆馬來西亞政府,這次反對舊叻幣貶值示威,正是他們的絕好機會。擴大衝突,造成混亂局面,他們就可以從中混水摸魚,增加力量。華巫流血格鬥,我們相信就是他們在幕後挑撥而起的。馬來西亞副總理拉昔,對此也不否認。他在電視中公開指摘左派分子,煽動示威;並謂他手中掌握有確實情報,左翼分子正在有計劃的發展全面騷動。至此,我們就可了解舊叻幣貶值,雖然是此次馬來西亞動亂的起因,但若無共黨分子從中興風作浪,衝突就不會擴大,華巫之間也不會發生不幸的流血事件。在港九,港共用的是「以華制華」毒計,迫害中國人。在馬來西亞,共黨分子則用「以華制巫」和「以巫制華」的毒計,使兩族人民互相仇恨,演成衝突。我們在上面說各新與國家要提高警惕,寓意在此。

中共近年來在海外到處碰壁之後,對東南亞各國的政治滲透和顛覆活動,在技術上已有徹底「修正」。它利用一群左翼政治黨派或民間社團,作為活動工具。「左翼」兩字,一般人以為與共黨有別,其實這是陳舊概念。今天的「左翼」分子,其實就是不折不扣的共黨分子,祇不過用「左翼」兩字來掩飾真實身份而己。中共利用他們對當地情況的具體了解,與當地人民之間的歷史關係,在展開滲透和顛覆活動時,可以獲得種種便利;而中共祇須派遣一小撮頭目,在幕後發號施令,便可以避免公開露面,暴露弱點。不久以前,仰光所發生的騷動,就是中共這一新滲透和顛覆技巧的嘗試。馬來西亞目前的華巫衝突,可能就是北平的故技重演。

無論是馬來西亞的總理拉曼和副總理拉昔,到如今為止,對中共新的滲透和顛覆技術,祇知一半而未有通盤認識,這可從他們祇指摘當地左翼分子搗亂而不指摘搗亂的禍首是中共一節,可以設想而知。他們不知隱身在幕後的敵人纔是最兇險的敵人,而中共就是隱身於馬來西亞騷動幕後的主敵,當地左翼分子,祇是北平所利用的走卒而已。印尼與馬來西亞接鄰而處,兩年前印尼所發生的事,拉曼和拉昔一定沒有忘懷,那就是中共幕後策動的流血行動,殷鑑猶新,能不記取。

從拉曼過去所發表的意見綜合觀察,我們所得的印象就是,他對共黨的陰謀,並沒有明確認識。前些時,他曾對與中共建交問題,發表了簡短談話,竟鼓吹荒謬的「兩個中國」主張,公開提出「大陸中國」和「台灣中國」的名稱。即此一事,就可證明他雖然是東南亞新興的政治領袖,但政治認識和眼光尚屬有限,似乎與日本政治家的「目光如豆」情形大同小異,一味祇顧現實私益而不顧自由世界的整體利益。不但此也,他對中共政權危害人類的本質,似乎毫無所知。另一件事是馬來西亞新近正式宣佈,與蘇俄建交,雙方將互派大使。這一決定,得的一方是蘇俄,失的一方是馬來西亞,凡是對蘇俄政策有認識的人士,對此無不同意。在雙方未正式建交之前,蘇俄已在吉隆坡設有貿易團,證明馬來西亞早已準備蘇俄打開大門。拉曼對此事也發表過談話,他說:「馬來西亞獨居太久了,應該向外結交朋友。」此話不能算說錯,但擇友必須有一定的原則,不能朱墨不分。蘇俄是個甚麼國家,拉曼無不知之理。它與中共是一丘之貉,雖然兩者之間存有「歧見」,但共黨政權具有先天的侵略黷武本質,蘇俄的侵略方式容或與中共的稍有出入,但其顛覆企圖則完全相同。中共和蘇俄,兩者都是嗜殺政權,無兩害相權取其輕的區別存在。拉曼為了馬來西亞廣結朋友,所結交的應該是諍友和益友,而不是開門揖盜,結交了歹徒!

馬來西亞的衝突,目前尚未平息,且有可能進一步擴大,想想前因後果,馬來西亞當局應該憬悟過去在國內對共黨分子的寬容和在海外對共黨政權的姑息,鑄成了今天的悲劇。我們但願大馬從今以後,能發現過去的錯誤,堅決的站在反共立場上,執行徹底的反共措施,使這一新國能趨於強大繁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