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11月26日 星期日

就港幣貶值之前因後果說一句公道話

港幣貶值問題之討論事實上已到了結束階段了。今天將這個問題作一個總結,相信有助於市民明白內情,減少不必要之誤解。最重要者,是在市民明白內情之後,不必要之誤解減少之後,更有助於對香港政府措施之正確認識,及鞏固其一貫的對香港政府之信心與支持

香港政府最初為什麼要決定將港幣跟隨英鎊貶值呢?我們應注意下列之原因:

第一、英國在決定英鎊貶值之時間過於匆迫,英國在香港時間十九日(星期日)宣佈英鎊貶值,但十九日之前,英國政府或倫敦半官方或私人商業機構完全沒有消息,換言之,是香港政府在十九日之前毫無所知,亦無從獲得消息。直到十九日凌晨一時半,香港政府才接到英國政府電報。電報一如財政司所宣佈的,香港可以自由決定是否將港幣跟隨英鎊貶值,英國政府沒有決定性之指示或建議,香港政府只能自己決定。但我們要注意,接到電報的時間是十九日(星期日)凌晨一時半,香港政府要在二十日(星期一)上午七時之前便要決定港幣是否跟隨英鎊貶值,在如此匆迫的時間內,香港政府要決定這個重大的問題,實在是太困難,抑且是太辛苦了。

第二、香港政府在決定港幣應否貶值這個問題的短短時間內,負責首長當然經過重大的討論甚至發生不同的意見。他們日以繼夜的開會,研究與採取世界性之經濟情報,他們事實上已盡了最大的努力。而此種努力,純然是為了香港遠大之前途與利益,絕對不是為私人或集團利益的。

第三、當時有主張港幣不應跟隨英鎊貶值,理由是目前局勢動盪不安,恐怕一旦宣佈貶值之後,影響人心,加深局勢之困難。當然,這完全是側重於政治的或一般的看法,至於站在經濟立場或長遠之經濟利益着想。當然又有另外一種看法。

第四、當時當然有主張港幣應跟隨英鎊貶值的,那是完全站在經濟立場及為香港長遠利益打算的,其主要的理由是:(一)港幣發行係以英鎊作準備基金,如果不跟隨英鎊貶值,則香港政府歷年續存之盈餘及發行港幣的匯豐、有利、渣打三銀行,連同全港外匯銀行存貯法定流動資金之英鎊非擔當損失不可。損失多少呢?大約八億港元左右。(二)如果港幣不貶值,二十日銀行開市(既然不貶值,銀行便不停業一天了),外匯市場便無法控制,甚至可能發生銀行擠提之危險。(三)如果大多數國家都跟隨英鎊貶值,而香港幣不貶值,勢將影響今後香港貨品出口,削減香港貨品在海外市場競銷的優越性,真正之損失有多少?對香港長遠的利益影響為如何?更難估計。

第五、香港現在究竟有多少盈餘呢?據可靠的統計,香港政府存放於倫敦的盈餘約六億餘元,外匯基金盈餘存放於倫敦的約四億餘元,兩柱合計大約十一億元。即是說,我們所保有的僅係十一億元而已,如果港幣不跟隨英鎊貶值,馬上便要損失八億元。所剩不過三億元,不要說以後的情形是好是壞,很難預料,就在目前,亦很容易引起一個新的經濟風暴,削減世界人士甚至本港市民對本港經濟前途之信心,促成資金外流,增加外資輸港之障礙,香港今後所面對的真正困難,亦難預料矣。

第六、香港政府深信四百萬市民一貫的信賴與支持政府,一貫的愛護香港及不惜為香港之遠大前途而付出代價的。因之,有關方面在決定港幣應否跟隨英鎊貶值的時候,深信大局不會有多大變化,而特別重視經濟利益,遂在匆迫時間內宣佈港幣跟隨英鎊貶值。

以上六點事實,就是香港政府最初決定港幣跟隨英鎊貶值的經過,由於政府這一決定,有形的,可以見到的是保持了十一億元的盈餘不變,避免損失八億元,我們必須要明白,十一億元並不是屬於香港政府的,更非屬於匯豐、有利、渣打三大銀行的,而是屬於香港的,屬於香港四百萬市民的。香港政府最初基於保持十一億存款不變,亦非為了香港政府或匯豐、有利、渣打三大銀行之利益,而是為了香港之利益。我們必須明白,這十一億元之存款,不過是通過三大銀行與香港政府存放於倫敦而已。

現在我們又返過頭來說,為什麼香港政府三日之後又改變政策,將港幣價值提高百分之十呢?

第一、一如香港政府所預料,四百萬市民並不因港幣貶值而動搖對香港政府之信心,市場,物價之變動,並未超出政府之預料或失卻控制。

第二、資金、美鈔,股票市價之波動亦一如預料的在有效控制之範圍內。

第三、至云工業生產所受到之損失,如何重大,可能係忖測之詞,因為工業生產所受到之損失與今後出口貿易可能得到之利益應該如何計算,一時尚未能確定也。

第四、社會人士之評論,報章雜誌之評論都是在支持政府,愛護香港之大前題下發揮其真知卓見的,並非對政府施任何壓力。尤其是平時對香港政府施政多所評論之革新會與公民協會此次亦力表支持,可以證明。

第五、英國政府或英聯邦政府並未反對香港政府之決定。

第六、世界市場之反應對香港尚保持有利。

在上述這內外情勢下,港幣價值什麼要改為變?我們必須研究其他原因了:

第一、我們的鄰邦中共改變人民幣與港幣匯率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在決定港幣貶值的時候有一部份人士不相信中共立即改變人民幣與港幣匯率。我們要明白,港幣與人民幣之匯兌數字十分龐大,華僑匯款數字固然可觀,大陸與香港貿易之數字更大。在中共改變人民幣與港幣匯率之後,香港之損失當然很大,而且以後很難控制,為了今後之長遠利益,不得不重行估計。上述一切支持港幣跟隨英鎊貶值之理由或利益,在重新估計之後,顯得有疑問了。因為更大之理由與為了更大的利益,還是在於應付中共迅速的改變人民幣與港幣匯率,香港政府再度權衡利害之後,遂截然宣佈提高港幣百分之十。

第二、三天之後發現局部物價高漲已不能控制。

第三、大陸貨品起價不但不能控制,甚至無可預料,我們必須承認,大陸貨品在香港市場,佔重要地位,在香港轉口站重要地位,對四百萬市民生活之影響亦站重要地位。

由此我們可以明白,香港政府三日內對港幣貶值之兩次決定,我們不能視之為兒戲的,或純然錯誤之決定。而是在匆迫的,為了香港利益,為了香港遠大前途而無可奈何的,忍痛的決定。香港政府此種苦心與處境之困難,我們認為應該獲得香港四百萬市民之諒解和同情的。

誠然,在政府三日內對港幣貶值之兩次決定中,社會各界人士,報章雜誌之評論,不管是同意政府的或是反對政府的決定,都是善意的,好意的,都是為了愛護香港,為了維護香港利益的。爭論愈是激烈,愈顯出我們對香港之信心與愛護之深切。這決非任何力量所能動搖的。是故在香港政府而言,對四百萬市民此次所付出之代價,所表達之意見,應該重視和感謝,經此一役之後,深信香港官民合作,更深入和更可靠了。

話又說回來了,港幣提高百分之十後,損失約五億元,這五億元當然在存放倫敦的十一億元支付。即是說,為了保障市民之利益,保障本港之利益,我們已支付了約五億元,今後經濟情勢如何,當然不易預料,但我們希望全港四百萬市民,經過此役之後,在明白前□□□之後,今後更加了解政府的決策。更加諒解政府之處境,全力支持,加強官民合作,共同應付艱難。因為我們□□□定香港的金融經濟,已損失的五億元必須□□賺回來,必須適應今後的□□經濟情勢,改良香港的工業生產和□□出入口貿易。凡此都是重大的,複雜的計劃,並非說說這麼容易的。而國際經濟之變化如何?我們不知道,我們鄰邦中共的經濟政策如何?我們更不知道,(甚至人民幣與港幣匯率是否再改我們也不易知道)。一切在不可知,不可料的危險情勢下,我們更要作萬全的準備,更應作最壞的打算,一貫初衷,熬苦奮鬥,庶幾我們可以應付不斷發生之困難,而置香港於磐石之安。

總而言之,政府在經過再三研究,與衡量整個局勢之後,確定港幣之新價值,對經濟前途當然有較好的影響,因為今後港幣保持穩定,工業原料入口雖然□□多少增價,但對香港貨品出口貿易,仍有刺激作用。只要我們的出口貿易不斷增加,只要我們的生產額不斷提高,□□港幣穩定,我們的經濟前途仍然是樂觀的。各界人士及香港四百萬市民,一貫的支持政府與擁護政府之決策,對於此次財政措施,容或未符理想,□□□□□香港,為了支持政府,各界人士及全港四百萬市民,在明白內情之後,應諒解政府處境之困難,與當政者決定之不是,以忠恕之態度協助政府作□□之善後工作,以免影響大局,動搖人心,這是我們懇切之期望。

(XXXX/□□:文字丟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