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港幣再變幣值的意義
--兩度有關幣值的決定,說明了些甚麼?

此次港府當局對港幣貶值,在短短的三天之內,採取了兩次不同的決定,第一次(十一月十九日)是將港幣貶值百分之一四點三,與英鎊貶值的百分比完全相同;第二次(昨晨)採取了新的貶值百分比,將港幣貶值修改為百分之五點七。換句話說,把第一次貶值後的幣值,提高了百分之十。任何政府,對改變通貨幣值,都非常慎重,絕不能倉促決定。英鎊貶值的傳聞,在過去幾年來可說無時無之,但工黨政府苦撐了四年之後,纔下最後決心,加以貶值,可見得也是經過無數次慎重考慮之後而不得不採取的措施,可不貶值時一定不會貶值的。港府當局的第一次決定,顯然有點操之過急,以致在三天之內又須改變。

我們對於這次港幣兩度改值,有兩種假設。第一種是,港幣第一次的貶值決定(即一四點三),港府當局可能有其難言的苦衷和作用在。觀於財政司郭伯偉的聲明和談話,對此似已有所暗示。此即港幣與英鎊屬於「同根生」的貨幣,英鎊一旦決定貶值,港幣自然而然的會步其後塵。港府當局在英鎊已宣告貶值後,如不採取相應步驟,很可能造成人心波動和一次金融大災禍(擠提現鈔),居民因對港幣的幣值缺乏信心,自然搶購黃金美鈔,藉以保產。如果此項推想與事實相符,則港幣第一次貶值的作用,着重於人心的安定和防止另一次擠提風潮的發生,而靜中則向國際貨幣基金申請批准將港幣另定新匯率。這是屬於從好的一方面看法。第二種假設,則是港幣第一次的貶值決定,在公佈之日,輿論民意即異口同聲,一致指摘此舉的不明智,缺乏縝密考慮,將使香港招致重大危機。連日以來,人言鼎沸,僉指其非,而市場亦空前波動,對外貿易陷於停頓,升斗小民為未來生活而愁眉苦臉。凡此一切,都可反映這一決定的失策,未將大多數居民的利益,加以通盤的估計。尤其是這事對於本港安全的影響,更是關係重大的。港府鑒於各方反響之烈,不能不尊重輿情,毅然修正這一錯誤,向國際貨幣基金申請港幣改值,這是從壞的方面看法。

不論那一種假設合乎事實,第二次更改幣值的決定(即五點七)的產生,雖說仍屬港幣的貶值,但與第一次相較,差距達百分之十,影響自然仍有,尚不算很大。若就變更決定這一措施而論總,可反映港府當局的從善如流和知過能改。此舉一方面顯示對大多數居民的利益能加以重視,不犧牲多數而保護少數,一方面則以「奇兵突出」的姿態,向乘機展開惡毒宣傳的港共,當頭一棒。這點特別重要,因為港共自從港幣宣佈貶值開始,就對香港當局,展開最惡毒的「醜化」宣傳,這是因為港共在政治上「鬥垮港英」失敗後,早已改取經濟鬥爭的方式,企圖「拖垮」香港,港幣貶值的決定,無形中使港共有了宣傳「素材」。

回首過去三天時間,我們的確如渡航過一個驚風駭浪的大洋。在此驚魂甫定之際,我們願向本港居民提出兩點意見:

第一、經過這次事件,大家應充分了解,民意的不可侮和民意的絕對重要性。過去我們的習慣是崇尚「靜默是黃金」,對一切行政措施,輕易不表達意見。從今以後,凡遇到關係大眾利益的重大問題或措施,身為居民一分子,就有發言的權利和義務。緘默是消極的與無為的態度,法治社會需要民意來維護,民意是一切進步的動力。香港的報紙,從五月以來,已表現出它的「暮鼓晨鐘」的責任;而在此次港幣貶值的三天內,也表現了正確反映民意的責任。我們深望社會人士,今後能永遠保持這種態度。民主世紀的政府,一定會尊重民意,而民意的發揮,則有賴於個別居民的自動自發。

第二、在港幣第一次貶值時,百物齊漲,市場波動的幅度空前之大。這種現象,大部分是屬於人為的,所謂投機倒把的商業行為。現在,港幣第二次的貶值百分比祇有五點七,對物價的影響雖然不能完全抹殺,但幅度顯然極微,不論對英鎊區和美元區的生意,變動率甚小,而影響於市場的就不會大。此時此際,如果不顧及港幣的貶值百分比而把售價超額提高,在商業道德上和個人的良心上,都是違背大眾利益的不法行為,屬於混水摸魚的邪念,願各正當商人千萬避免有此行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