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港幣貶值是不智之舉!

英鎊貶值,消息突如其來,立即引起香港金鈔波動,也立即引起人心的不安,但當人們疑惑不安中,香港政府又隨着宣佈港幣與英鎊同樣貶值,這對香港整個經濟影響如何,目前雖然不易遽下定論,但對大眾人心,卻無可諱言是個不小的打擊。我們知道,英鎊的貶值,是由於英國本身經濟的困難,這包括貿易逆差,無法加入歐洲共同市場等等,迫使工黨政府不能不來一次孤注一擲的政治大賭博,這也可說是為形勢所迫,事非得已,但英國困難並不等於香港的困難,香港對外沒有負債,也沒有受到歐洲共同市場的多大影響,而近年出口貿易還在不斷進展中,在這種條件之下,香港幣值應該可以繼續維持,而不必受英鎊貶值所「牽累」,是則港府這次匆匆宣佈港幣貶值這一重大決定,是否真正經過週詳考慮,恐怕也很值得研究。

從直覺上看,港幣追隨英鎊貶值,主要理由祇有兩點:一是香港為英國的屬土,亦為英鎊集團的一員,港幣與英鎊同時貶值,可以保持香港對英國和若干英鎊集團國家貿易的平衡,可以維持彼此經濟關係的不變。二是香港有發行鈔票權的銀行,全部儲備基金均屬英鎊,由於英鎊貶值,儲備打了折扣,如果港幣不隨之貶值,就無法補償這種損失。但從另一方面看,這種理由卻不易成立,因為第一,香港對外貿易並不全以英國或英鎊國家為主。港幣貶值無補於英國經濟的困難,但有可能首先使到香港經濟和「幣信」等等,蒙受不利,而對非英鎊集團國家的輸出是否會比前增加,足以「抵消」這種不利的因素,目前還看不出有這種跡象,事實亦無把握(這點我們容後再說)。其次是,由於香港與世界各國都有貿易關係,我們有理由相信,那些有權發行鈔票的銀行,其儲備基金不會全都是英鎊,假定是美元或黃金與英鎊各一半,則英鎊貶值,而美元、黃金相對漲價,這些銀行就可說並無損失。準此而言,港幣追隨英鎊貶值的措施,理由何在,就很值得商榷。

港幣貶值理由既不容易成立,而我們現在就可以看到的:

一、香港工業原料並不完全來自英國,那些由非英鎊區輸入的原料,都需要用美元支付,這就工業成本上,依比例增加了百分之一四點三,如此成本增加的結果,是否還能夠爭取更多海外市場,不無疑問。

二、在輸入方面,許多來自非英鎊區域的貨物,主要如美國、歐洲、日本等,起碼要漲價一成至二成,結果一定是「百物騰貴」,影響了香港市民生活的安定,而導致各業工人非調整工資不可。

也許有人說,那些來自美國、歐洲和日本的貨物,有許多是消費品或者奢侈品,類如香煙、洋酒(英國的除外)、化粧品、鐘表、雪櫃、電視機、洗衣機、西藥、文房用具等,這都可以用「少吃、少用」的節約辦法去對付,祇要副食品價格不波動,這種困難還是可以慢慢渡過的。但我們以為,問題不會如此簡單,因為經濟本來就有連鎖性,而香港是個國際的通商口岸,既沒有可能實施「經濟統制」,又不容許「閉關自守」,如果大家被迫「節約」而使這許多洋貨行業大吹淡風,陷於不景,則到底受害的仍是香港經濟和香港市民。同時我們還會想到,過去中共對英國和歐洲貿易,皆以英鎊計算,所存外匯,亦以英鎊為主,這次英鎊貶值,中共的外匯損失,一定為數不菲,可是,中共並非「善男信女」,它受了損失不會不謀報復,而「報復」之法,最直截了當的,當是提高副食品輸出的價格,以為補償,如此一來,最先受到此項影響的,當然是香港,而香港市民的生活指數,便雖欲不隨之高漲而不可得,這種事實可能不久就會出現,這是我們不能加以忽視的。

然而,問題還不止此,由於港幣的不應貶值而貶值,這亦足以大大削弱港幣的「幣信」。最簡單的理由,是那些擁有港幣存款的戶口,現在一夜之間損失了七分之一,無論在工商企業或私人,都勢必引起強烈的反應,而我們需要特別指出的一點,最近年各大銀行積極鼓勵市民儲蓄的結果,此項儲蓄存款,起碼超過十億港元,這些存款的主人,紀大部份都是小商人和受薪階級,以一萬數千元的為佔最多數,如今他們人人受了意外損失。由於懲前毖後的心理影響,是否會使他們把這種存款改為購買黃金或美鈔,這也不能說不是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像諸如此類的問題,都會因港幣貶值而隨之發生,而非要港府當局善為應付和設法補救不可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