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破落戶進一步沒落

威爾遜政府終於宣布英鎊貶值百分之十四點三,並將銀行利息再提高到八厘,同時向國際貨幣基金要求借款十四億美元。這是英工黨政府的政策全部失敗的表現,更是英國財政經濟危機進一步惡化的證明。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英鎊一直在風雨飄搖之中,平均不到兩年就要出現一次顯著的危機,一九四九年曾一度被迫貶值,引起三十多個國家的貨幣隨而貶值。維持英鎊成為英國歷屆政府一項重大任務,其辦法不外是對內實行緊縮,加劇向老百姓的荷包進攻;對外一味伸手,接受附帶條件,無非在泥沼裡打滾,總是站不起來。工黨上台曾夸夸其談,要實現什麼「沒有通貨膨脹的、沒有國際收支危機的增長」,並揚言要在今年做到收支平衡,而且要有盈餘。但是現實無情,工黨向英國人民所開的是空頭支票,真正「增長」了只是英國財政經濟的危機。

今年以來,威爾遜政府三次改組,自己親目出馬,掌理經濟,出盡吃奶之力,也挽不回既倒的狂瀾。面對着無可避免的政治大風暴,只能忍痛宣布英鎊再度貶值。

提高銀行利息,也許可能吸收一些資金,不過最近英國已經不止一次提高銀行利息了,成效並未見佳。況且利息提高意味着緊縮政策的加緊。在工資被凍結和失業大軍日見擴大的情況下,連工黨內部都強烈不滿緊縮政策的持續施行了。在上次英國全國職工大會和工黨年會中就清楚反映出這一點。

再說到借債,這更不是什麼解決問題的辦法。因為所借的債只是用來應付燃眉之急,暫求度過難關,而不是在積極方面派上用場的。在勾心鬥角的西方集團中間,借債不會沒有條件,每借一次債,就給自己增加一些羈束。這次英國向國際貨幣基金申請借貸,歐洲五國就顯得不熱心。據說威爾遜希望借到三十億,就不必把英鎊貶值;如果借不到,就貶值三成;此次借款談判遲遲未作出決定,顯然與所談條件有關。現在傳出十四億美元這個數字,表示出國際貨幣基金各國既不讓英鎊維持其原有的身價,也不願讓它貶落得太離譜,以免引起太大的連鎖反應。這種「當中落墨」的手法,就是給英國打一支強心針,讓它不斷氣拖下去再說。因此,有人推測英鎊不久還可能再行貶值。

今天整個資本主義世界的經濟情況都不妙。以前世界上很大一部分黃金落在美帝手中,目前美帝存有的黃金卻已經不夠填還外債了。這次英帝向國際貨幣基金借款,美國只答應分擔五億元,就是為了怕黃金外流太多之故,英鎊的地位本來僅次於美元,現在又一貶再貶其值。這就反映出整個西方集團金融貨幣問題之嚴重。

英帝的情況比別的西方國家尤其悲慘,簡直是「王小二過年」。它既不能像西德、日本那樣有過一段所謂恢復的時期;又不能像法國那樣擺脫美國一些控制,稍有振作。它的經濟基礎主要建立在對殖民地的壓榨剝削之上。戰後許多殖民利益已被美帝所取代,亞、非、拉三洲人民反帝反殖的鬥爭又風起雲湧,它就不能不淪為正牌的破落戶,捉襟見肘,並且投靠到美帝的門下,乞求美帝在經濟上和維持其殘餘的殖民利益方面加以援手;而代價就是進一步受到美帝的控制,把它自己縛在美國「全球戰略」的戰車上。助美侵越,追隨美帝支持以色列侵略阿拉伯國家,在香港發動反華和鎮壓香港愛國同胞,都是英帝這種自殺政策的典型之作。今年初,倫敦曾自稱財經方面有了起色,但蘇伊士運河一封鎖,香港又掀起反英抗暴鬥爭,英鎊拋售之風就一直盛熾,匯率頻跌,貿易更加不振,終於黯然吃下這次貶值的苦果了。

英鎊貶值對香港的影響當然是嚴重的。港英昨晚宣布,港幣維持十六元兌一英鎊的比率,就是說香港存在倫敦的六、七十億元一夜之間在價值上損失了百分之十四點七。我們香港同胞手上拿着的港幣以及薪水工資收入一律被打了折扣,這簡直是變相的掠奪。郭伯偉說什麼「不致有極嚴重的影響」,分明是鬼話。更嚴重的影響還在後頭呢。香港近年的經濟情形並不好。英美各國對香港棉織品諸多限制,銀行發生過擠兌風潮,地產業又垮了台,失業人數大增,物價紛紛告漲;在這個時候,港英悍然推出反華陰謀,血腥鎮壓愛國同胞,肆意製造白色恐怖,所有「繁榮」、「安定」的迷夢。固徹底地破滅,連它的所謂「法律」、「秩序」也由它一手破壞無遺。到現在,它還加緊在行兇施暴,唯恐亂子闖得不大。這樣瘋狂的搞法,工商百業怎能不更加蕭條?在港幣貶值之後,物價勢必波動,工資勢須調整,通貨自必更加膨脹,港英既不能增加生產,又不能增進輸出,這個經濟的攤子怎能不更加爛下去?受害的當然又是香港中國同胞。

毛主席的教導指出,「這個敵人的基礎是虛弱的,它的內部分崩離析,它脫離人民,它有無法解脫的經濟危機,因此,它是能夠被戰勝的。」在港英反動統治最後被戰勝的時候,它欠下中國同胞這一筆經濟上的賬也要連同清算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