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有關中共目前情勢的三個問題
--「文革」已結束否?劉是否被鬥垮?紅衛兵命運如何?

中共大陸的情勢,仍然是遍地亂鬥亂殺。目前從表面上觀察,亂的程度似不如一兩個月前那樣全面化,個別地區已靜止下來;但這是表面現象,局部靜止並不是大混亂的結束,祇是更新的和更大規模的混亂在醞釀中。毛澤東與世界其他共黨頭目,深諳列寧所說的「革命漲潮與革命退潮」的理論,以此應用於目前大陸的情勢,可以說就是所謂「文化大革命」的「退潮期」,也是毛、林一夥在準備新整肅的階級。我們如果不把握這一觀點而誤認大陸現已回復到去年八月以前的情況,那就會上了中共宣傳的圈套。

要了解上述論點,不妨從三個大問題加以分析:

第一個問題是「文革」是否已經結束?「文革」是毛、林過去一年多以來整肅異己的殺人武器,大陸上死於「文革」之下的,不知凡幾!最近,毛澤東發表了「大陸目前形勢,不是好,而是大好」的談話後,中共宣傳機器就大聲附和,高喊「文革」已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如果毛的話句句是真,中共的宣傳值得相信,則「文革」應該告一段落,毛、林大可「乘勝收兵」。對於毛的話和中共宣傳辭令,世人俱知是不值分文,從來對它不加相信,上述的話,自然也完全不可信。它不但不可信,而且對我們提供了相反的事實,這即「文革」經過一年多的瘋狂推動,現時已遭遇到無法克服的挫折,大陸形勢不祇壞,而且大壞特壞,空前之壞!毛、林一夥不能公開承認「文革」失敗,欲罷不能,因此毛祇有厚顏無恥,發表欺人之言,藉此遮羞。若把毛的話遽下判斷,認為「文革」已告收場,那就過於重視表面現象而忽視實際了。

列寧所說的「革命退潮」,指的是當自身力量脆弱,敵人實力龐大之際,「革命」運動就要採取戰略性的暫時撤退。毛現在所運用的策略,就是如此。他深知目前的客觀形勢,不利於「文革」,因而暫時撤退,伺機再攪。因此,我們對第一個問題的結論,就是「文革」並未結束。

第二個問題是劉少奇是否已徹底被鬥垮?事實上,劉並未被毛、林徹底鬥垮。由於中共宣傳工具現在悉操諸毛、林派之手,劉在精神上和「威望」上,的確已被打擊得體無完膚,但是毛、林所能打擊劉的,祇能「鬥臭」,但不能把他鬥垮。劉難道是「不倒翁」?這一點殊難確定,但根據一年多來的種種發展,至少證明了:(一)劉在中共黨內和一般行政幹部之中,潛力不可低估。有擁毛分子之處,同時也有擁劉力量的存在,從「中央」到地方,處處恃然。這點說明毛、劉的敵對力量的對比,相當平均。(二)劉雖然失去「中央」權力,但迄今為止,毛還不敢公開罷黜他的官職,而且在過去一年多來,中共任何有關「文革」的宣傳,從無隻字提到劉的官職如何處置的問題,這證明毛、林內心,存有某種顧忌。這種顧忌必然是劉的實力,不容毛、林輕率妄動。

迄至最近,毛、林仍在繼續「鬥臭」劉少奇。林彪控制的「解放軍報」,新近就一連發表了兩篇文章,攻擊劉少奇提倡「絕對服從論」和「憲政」,指劉自從加入中共之後,就以反毛為「職志」。如果劉已被徹底鬥垮,此時何需還發表這些目的在「鬥臭」他的文章?

從各方面觀察,劉不但未遭徹底鬥垮,而且大陸各地擁劉的力量,與時俱增,這種力量的來源,一是過去始終支持劉的黨員和幹部,二是從前隸屬於不同派系的反毛和反林分子,經過了一年多時間抵抗毛、林壓力,逐漸匯流,把分散的力量變成團結的力量。這股新的反毛力量,現時顯然站於劉的旗下,一致反毛。因此,我們對第二個問題的結論,就是劉並未被鬥垮。

第三個問題是「紅衛兵」的今後命運。「紅衛兵」出籠之初,世人俱知是毛、林滅絕人性的最大陰謀,企圖利用大陸無知的青少年,為毛澤東獨裁統治賣命。熟知中共從瑞金「長征」到膚施(延安)的人們,總該記得共軍在「長征」途中如何利用「小鬼」,為共軍刺探情報,暗器殺人,兼理「茶僮」之事,侍候共軍將領。毛採用「紅衛兵」的毒計,其實是脫胎自「小鬼隊」,現在祇不過把它擴大而已。「紅衛兵」從開始的時候,先天上就註定它是短命的,毛、林等到他們的利用價值完了,一定把他們解散,或者對他們進行勞改(最近就有不少的「紅衛兵」,放逐到內蒙落籍,參加「公社」)。最近「紅衛兵」突然不見動靜,甚至連「紅衛兵」三個字也極少提及,「紅衛兵」臂章棄如垃圾,在在都是「紅衛兵」這班無知青少年的利用價值,已告不存,毛、林現在已動手從小至大,從個別至全體,把他們打發。去年八月是「紅衛兵」的「呼來」階段,現在輪到「揮去」的時候了。對於這班無知青少年的遭遇,其實也是今日被港共利用的學生青年的殷鑑,他們繼續為港共賣命,未來的前途將與大陸的「紅衛兵」完全相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