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港英的迫害又在升級

港英法西斯對港九愛國同胞的迫害顯然又在升級了。它一面推出「一九六七年公共秩序法案」和規定可以亂拉人亂開槍等「法令」,一面在擴大種種迫害行動。最近它血洗赤柱黑牢後,既不公布真相,又拒絕記者前往採訪,而獄中繼續傳出受難同胞被打的消息。學生和書店職工大批被捕。它又在荔枝角道胡亂槍殺路人,在旺角嚴重槍傷學生。在東區劃地搞變相宵禁;在「新界」大埔、沙田、西貢等區十條村以及旺角、銅鑼灣、鰂魚涌等地肆行搜查和拉人。特別嚴重的是,各界鬥委常委、新聯影業公司董事長廖一原和各界鬥委常委、鳳凰影業公司導演任意之昨晨竟亦被綁架。這是繼黃建立、湯秉達、鄧全等各界鬥委常委被綁之後,港英又一次綁架港九愛國同胞所擁護的代表人物,是又一次嚴重而猖狂的挑釁。這不能不激起廣大愛國同胞更大的憤慨。

這半年來,港英對愛國同胞的迫害,早已花樣出齊,蔚為瘋狂殘酷的大觀了。但是它的黑手,從不收歛。

毛主席的教導提到人民的民主勢力要同反動勢力針鋒相對進行鬥爭時指出,「反動勢力對於人民的民主勢力的原則,是能夠消滅者一定消滅之,暫時不能消滅者準備將來消滅之。」港英法西斯這半年來的做法,顯然就是這樣。因此,人們對於港英不能存任何幻想,在鬥爭中必須經常保持警惕,來同它周旋到底。

毛主席的教導又指出,「一切反動派的企圖是想用屠殺的辦法消滅革命,他們以為殺人越多革命就會越小。但是和這種反動的主觀願望相反,事實是反動派殺人越多,革命的力量就越大,反動派就越接近於滅亡。」反動派總是不願相信這一條不可抗拒的法則的。這半年來,港英格殺打捕了這麼多愛國同胞,妄想用暴力撲滅反英抗暴鬥爭的熊熊烈火,結果只是加速了它自己的政治破產和經濟危機,加深了廣大愛國同胞對它的階級仇、民族恨,並大大加重了它對中國人民和愛國同胞所欠的血債。

港英法西斯的迫害越大,愛國同胞的反抗就越廣泛,越激烈。目前反英抗暴的陣容,比起半年前是更加壯大、更加堅強了。各個地區各個階層的同胞投入鬥爭的洪流是一天比一天多了。面對這種無可否認的事實,港英還要濫施暴力,大力散播仇恨種子,這不是抱薪救火、引火自焚是什麼?這說明了港英反動統治者頑固死硬,本性難移;也說明了它除了依靠這點暴力來做救命的最後法責之外,再沒有其他指望了。

在港英擴大迫害港九同胞的同時,英外次羅渣士在英議院又有這種表示:「我們與中國關係的現有情形仍很不令人滿意,……我們準備竭盡一切可能,以改善彼此關係,如果中國方面亦準備對此合作的話。」香港局勢搞到這麼嚴重,中英關係變成這個樣子,還不是英帝在港竭盡一切可能進行反華和瘋狂迫害愛國同胞所造成的嗎?到了今天,英帝還希望中國「對此合作」,難道它希望中國同它「合作」反華,同它「合作」迫害港九同胞?

中國政府清楚講明,英帝企圖把中英關係問題同它鎮壓港九同胞的滔天罪行分開,是萬萬辦不到的。英國官員由布朗到戴麟趾以往已經不止一次談過這一類希望「改善」關係的「好話」。往往就是在他們作出這種空洞的表示時,港英就變本加厲地向港九愛國同胞揮舞屠刀。這些表示分明就是企圖為它的暴行打掩護的煙幕。

英帝國主義分子無論玩弄什麼手法,都是白費心機。在毛澤東時代,在香港這塊中國的領土上,讓港英像以前在非洲那樣為所欲為地魚肉中國同胞,而又不引起愛國同胞和全中國人民的反擊和懲罰,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港英大可不必癡心妄想。港英法西斯目前擴大迫害的一切行徑,無非給它自己增加罪孽,加快它不投降就滅亡的日子的到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