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和平日」談和平
--求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必須消滅共黨威脅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束,距今已有四十九年,差一年就夠半個世紀。那次大戰歷時四年又四個月(一九一四--一九一八),參戰國家達卅個,「同盟國」與「協約國」雙方動員了六千五百萬士兵,戰爭結束之日,死傷的人數達三千七百萬,財產損失,簡直似天文數字。德國是最後投降的國家,在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與「協約國」簽訂休戰書,英聯邦國家就把此日取名為「大戰和平日」,而在翌日舉行紀念儀式。本港方面,今天上午亦有同樣的儀式舉行。

此時此際,放眼世局和港九情勢,「大戰和平日」所帶給我們的啟示與感觸,實在太大和太多了。半個世紀前所建立起來的和平,如今安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廿一年,又爆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平遭受徹底的破壞。第二次大戰結束迄今,又逾二十餘年,在這段時間內,大規模的戰爭雖然不見於世,但地球上各處,仍是烽煙遍起,除歐洲一隅之外,無論是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都是槍砲聲震耳,血肉橫飛。當代著名歷史學家湯比說:第二次世界大戰並未結束,允是的論。於此可見和平締造的艱難,人類如想實現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若無大智大勇與前仆後繼的毅力,和平祇是可望而不可即!

我們在談論和平的時候,最重要是對「和平」兩字,先有基本的概念。因為當今之世,和平亦有真與假之分,不加區別而籠統談論和平,自由世界人士所期待的和平將愈離愈遠。甚麼是假和平?它就是共黨口中的「和平」。世界共黨在第二次大戰後,就是利用「和平」這兩個字,作為他們侵略擴張的代名詞,企圖藉此掩飾他們的侵略野心。各國共黨(特別是蘇俄和中共)深知全世界人民盼望和平之心,超過一切,因此,他們就用「和平」兩字來麻醉全世界人民,爭取他們的同情和支持。莫斯科的「和平共處」與北平的「友好和平」,祇是用字不同,其企圖則一,用意都是掩飾黷武侵略。自由世界受莫斯科和北平迷惑的人士,便是因為他們對和平不分真假,而盲信共黨口中的「和平」是真的和平,結果成了共黨的應聲蟲。如果我們對此不加區別,不但真正的、持久的和平可能永遠不會建立起來,反使共黨的侵略陰謀,一步一步獲得實現。

甚麼是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答案非常簡單,就是實現一個永遠不受戰爭威脅的人類大社會。為此目的,我們必須團結,消滅共產主義的邪惡思想,推翻共黨政權。以亞洲來說,中共政權存在一日,侵略的威脅就不會消除,亞洲人民就永遠不能擺脫災禍,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也就無法享受了。中共繼侵韓之後,現在正以其全力,支持北越南侵。北平對外所發出的宣傳,無時不在喊殺喊打,一副窮兇極惡的蠻橫面貌,正面向人類挑戰。自由世界如果不群策群力加以反擊,亞洲將遭其蠶食鯨吞。推翻共黨暴政,就是揭穿它們假和平的詭計;不如此,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的曙光,將難照寰宇。

在實現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努力中,我們認為聯合國必須徹底發揮它的作用。一九四五年六月廿六日在美國舊金山訂立的「聯合國憲章」,它的宗旨是「維持國際和平及安全,並為此目的,採取有效集體辦法,以防止且消除對於和平之威脅,制止侵略行為或其他和平之破壞」。廿二年來,「聯合國」是否百分之百的履行了這一神聖的宗旨呢?不!它不但沒有盡到應盡的責任,而且面對共黨侵略,姑息遷就,孱弱無能!在一小撮所謂「大國」操縱之下,正義焉能伸張?國際和平與安全,分秒俱在被不斷的破壞和不斷的嚴重威脅。中東問題和越戰問題,就是具體事例。「聯合國」本為人類和平希望所寄,可是現在它似乎正步四十七年前的「國際聯盟」後塵,無疾而終。一百廿二個「聯合國」會員國,面對如此每下愈況的情勢,應該猛醒,共下決心,為貫徹「聯合國憲章」的神聖宗旨,為實現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把「聯合國」全力加強;否則,這個被稱為「國際大家庭」的組織,終將難逃分崩離析的一天。

對於港九善良居民來說,我們盼望和平之心,既切且殷。姑不論世界其他地方的和平遭受破壞,現在祇要看看我們這個社會的和平,從五月迄今被港共暴徒破壞到了甚麼程度,就可了解共黨是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的敵人,有共黨就沒有和平!港九居民如果想享受和平生活,非把港共暴徒肅清不可。這是義無返顧的大是大非問題,不容我們猶豫瞻顧。前此,一部分人士曾發出「妥協」怪論,不論他們的出發點為何,都是對共黨騙人的假和平缺乏認識所致。與共黨妥協,等於出賣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把港九居民推入極權地獄,「澳門事件」不就是一項生動的教訓嗎?

和平雖然渺無音踪,我們願大家牢記美國故總統甘迺迪在六年前所說的一段話:「縱然我們有時似乎是臨近黑暗和末日的深淵,和平與自由的人卻不必灰心,因為他們並不是孤獨存在的。如果我們都能夠強毅,如果我們在每一國家和每一職位中,都試向我們自己的海岸和願望的彼方瞻顧,無疑,這時代即將來到,彼時強者公正,弱者安全,並且和平卒之保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