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11月9日 星期四 (2)

施暴之外,還想作偽

港英製造赤柱黑獄大血案後,掩飾罪行,迄未將真相公布。各界鬥委會曾具體提出,要港英立即將十一月一日以來赤柱監獄中受傷同胞的姓名及其受傷詳情,並作出安排,讓香港所有中英文報紙的記者和各國駐港記者到赤柱及其他監獄,進行採訪,調查事實。但是港英沒有答覆。我們幾家報紙曾用電話催促港英有關當局儘速作出此項安排,港英「監獄署長」那文通過「新聞處」表示:「在目前情況下,不能接受記者訪問監獄。」

所謂「目前情況」究竟是什麼情況?據最近出獄同胞所透露,近百人被打,數十人重傷,多人垂危。第一倉的受難同胞被再三毒打後,據說其他監倉也不斷有人被毒打。現在人們要調查了解的,正是這種情況。港英不讓記者去採訪,又不敢公布詳情,證明它理屈心虛。它有膽暗中作惡,沒有膽面對公眾。

在那文一面拒絕我們幾家報紙派人訪問的同時,他在「德臣西報」談話說,「赤柱監獄歡迎負責任的外國記者和本港報紙記者訪問」。這就更清楚了,港英只「歡迎」被它認為「負責任」的記者去訪問。什麼才算「負責任」呢?它雖然沒有解釋,但從過去五六個月來的事例看來,港英所「歡迎」的只是那些為它效力幫兇的反動報、漢奸報的記者。那些記者在港英行兇施暴鎮壓愛國同胞時,在現場指手劃腳,事後就製造誣衊愛國同胞的報道。愛國記者在同一場合進行正常的採訪,就要受到毒打濫捕和「判刑」,港英公然大讚這些反動報紙「公平」、「理智」。它們的「責任」就是天天幫同港英做反華和迫害愛國同胞的吹打手罷了。港英企圖叫一些這種漢奸敗類去給港英搽脂抹粉,欺瞞公眾,這是企圖用謊言掩蓋暴行。施暴之外,還要撒謊。

港英監獄的黑暗腐敗情況,早已引起人們的譴責。入了英籍的簡植東出獄提出控訴,要同港英有關負責人對質,港英就不敢接受挑戰。連英文「虎報」也主張進行「公正的調查」。各界鬥委會提出安排香港所有中英文報紙和各國駐港記者去採訪,不是很公平的嗎?港英若不是害怕真理,不敢面對輿論,為什麼要拒絕愛國報紙去採訪,又荒謬地把記者加以分類選擇,以對港英「負責任」的為標準呢?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港英把失去自由、失去自衛能力的無辜受難同胞,關起來亂下毒手,這種滅絕人性的暴行,是無法掩蓋得了的,是遲早要傳出來,要傳遍全世界的。這筆血債,將來也是在清算之列的。如果港英還不立即依照各界鬥委會的辦法辦理,而妄想玩弄作偽的手法,那只能更加證明它的心虛與怯懦,並將更加激動公憤和增重它自己的罪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