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11月7日 星期二

必須公布真相 允許進行採訪

港英在赤柱黑獄製造的大血案,是它的法西斯本相的又一次大暴露。它又欠下愛國同胞一筆新的大血債。

血案的全部真相,至今還未清楚。據初步獲悉,港英的「監獄署長」那文一日親自指揮數百武裝獄警多次毒打第一倉被非法囚禁的同胞,打傷近百人,重傷數十人,生命垂危者數人。受傷的是那些人,重傷和垂危的情況現在怎樣,究竟有沒有予以醫療……等等,港英在各方強烈指責下,迄未作出應有的交代。

這次血案的經手人那文,事後還揚言繼續採取「更為嚴厲」的措施,來對付獄中受難同胞。那文實行強迫「遷倉」時,曾再一次把第一倉的同胞加以毒毆,隨即拒絕探監,封鎖消息,妄圖掩蓋罪行。

獄中同胞沒有在港英法西斯的兇焰下屈服,受盡迫害,仍然堅持鬥爭。語錄聲、口號聲不斷從黑獄中傳出。他們表現出中國人是硬骨頭。光焰無際的毛澤東思想始終使他們提高信心,增加力量,無所畏懼地奮戰下去。廣大愛國同胞一致聲援他們,日來反英抗暴戰士紛紛用具體行動反擊港英,決不容港英這樣為所欲為地殘害他們。

昨天港英雖被迫開始恢復獄中同胞的家屬探監,並接受獄中同胞發給冬衣的正當要求;但是那文還是兇神惡煞地表示,發給冬衣並不是接受獄中同胞的要求。探監也採用新辦法,用一張長長的桌子把獄中同胞同家屬隔開,在露天的地方會見,並由獄警在附近監視。監倉仍然封閉,不准獄中同胞回到工場,「直到他們願意同我們(港英)合作為止。」

請看那文之流是多麼其勢洶洶-試問港英打算要這些受難的愛國同胞同他們怎樣「合作」?這些同胞是被港英濫捉濫審濫判而投入黑獄的,在獄中飢寒交迫,有傷有病得不到治療,還要強加勞役,那文訂定十多條「監規」,規定什麼不許「做令人討厭之事」,不許有「失檢之言語」,甚至不許「發誓」,不許「申訴」,內容荒謬絕倫,使受難同胞動輒得「罪」,動輒受「罰」。依照這種法西斯的「監規」,任何人要同港英「合作」,除非不把他自己當作一個人,更不要說是堂堂的中國人了。

港英的監獄本來就黑幕重重,暗無天日。前些時候,英籍華人簡植東從獄中出來就曾以三年多親身的經歷,公開揭出不少內幕。連英文「虎報」也承認「對於獄中情況的嘖有煩言,這已經不是首次聽到的了」,並主張對此加以「檢查」。為了加劇民族壓迫,港英對獄中愛國同胞就更加兇殘暴戾了。

港英一面作惡,一面還要作偽。例如平日叫獄中的受難者吃不飽飯,但偶爾有什麼「官紳」去參觀,獄中廚房就準備好一份份的「樣本」,以供「欣賞」。在受到指責後,那文居然還為黑獄狡辯一番。現在製造了大血案,他還想靠對內逞兇對外蒙騙了事,這是廣大愛國同胞所絕對不能容忍的。

港英一天不釋放這些被非法囚禁的愛國同胞,它所欠這筆血債就要加息計算。現在它首先要停止對他們的迫害,接受他們家屬所提出的一切合理要求,保證不再發生這類滅絕人性的獄中血腥事件。港九各界同胞鬥委會發言人昨日發表談話,嚴正要求港英必須對於這次血案的真相作出全面交代,切實做到兩點:

一、把製造這次血案的全部經過,如實公布;

二、允許中外記者到赤柱監獄進行採訪,以明真相。

我們完全擁護、支持各界鬥委會發言人的談話,要求港英必須切實遵照辦理,並立即為各報記者的採訪作出安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