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1月6日 星期一

「被整者辱」、「自拔者榮」!
--由王力、關鋒被犧牲與湯少文投奔自由說明的事實

在歷時一年以上的大陸「文化革命」中,許多中共高級幹部和「學術權威」都被打入九層地獄,其中被鬥爭至死或被迫自殺的也不少,但也另有一批所謂「毛澤東的戰士」,突然飛黃騰達的成了毛朝新貴,當中風頭甚勁的是充任陳伯遠、江青「政治打手」的幾個「文革成員」,他們是王力、姚文元、戚本禹、張春橋、關鋒、穆欣、謝鏜忠等。等而下之,又有幾個「革命小將」,藉追隨這些「打手」搖旗吶喊而成為紅衛兵領袖,計有「北大」的聶元梓、「清大」的蒯大富、「師大」的譚厚蘭、「北航」的韓愛晶等,這幾個寶貝,地位權力雖然比不上那些「文革成員」,但他(她)們是江青的「御林軍」,也儼然呼風喚雨,不可一世。可是時至今日,由於毛幫的「文化革命」走入了「死胡同」,為了避免內部更大的分裂,那些靠「整人」起家的毛派「打手」,現正開始倒霉了。

首先被整的是王力,王力是陳伯達「死黨」,原任「紅旗」雜誌副總編輯,在陸定一、陶鑄這兩個劉派「宣傳部長」垮台後,他就作了「代部長」,對外則稱「宣傳部負責人」。今年七月廿日武漢發生「百萬雄師」的反毛大事件,謝富治和王力兩人代表毛共「中央」前去調停,一度為「武漢軍區司令」陳再道部下所扣留,險些「人頭落地」,賴周恩來奔走營救而得脫。當謝、王兩人獲釋返平時,以周恩來為首的文武官員親赴機場迎接,「新華社」稱之為「光榮回京」,極盡吹捧的能事。但到最近,王力忽被毛派指為「國民黨特務」,受到公開清算,現在可能已受看管中。王力如此「暴起暴跌」,雖不值得我們引為驚奇,但卻必然大出他本人意料之外。其次被整的是關鋒,關鋒罪名雖然未見宣佈,但據說在最近毛澤東的一項內部指示中,王力被稱為「壞人」,並把關鋒與王力相提並論,可見他的罪嫌也不小。

這次王力、關鋒之由毛派紅員一變而為「反黨黑幫」,據說是起因於鬥爭陳毅闖了禍,而這個導火綫,則係由毛共前駐印尼「代辦」姚登山被逐返國之後所引起。原來,姚登山在王力支持下,曾以「外交革命戰士」的姿態,對陳毅猛烈攻擊,企圖「奪權」,陳毅被鬥到焦頭爛額,曾有半年以上不敢在外交場合公開露面。因為這事,使周恩來與江青的關係非常惡劣,亦即是使毛共高層陷於分裂狀態。但是,由於毛幫的「文化革命」愈革愈糟,唯一尚能支撐危局的,祇有周恩來,而周恩來無論在情在理都必須庇護陳毅,決不能讓這些「文革打手」打到自己頭上來。在這種情形下,毛澤東既無法左袒江青,那就祇有犧牲了江青的走卒,作為籠略周恩來的手段。可憐王力、關鋒等既不了解毛澤東性格,並未熟知中共歷史,結果落得如此下場,可謂自取其咎。古人說得好,小人祇可「小知」,不可「大受」,王力等小人得志,根本沒有「大受」的條件,則其今天終於吃到了「整人者人亦整之」的苦果,這都是中共歷來權力鬥爭的常見現象,不足為怪的。

這次王力、關鋒、姚登山等人的被整,對那些熱心「文革」分子可說是個無情棒喝,他們現已看到,當毛幫有所利用他們時,可以給予「毛澤東好戰士」的榮冠,但如形勢不能不要犧牲他們時,他們就要變成「壞人」或者是「國民黨特務」了。因此也可想見,這些「文革成員」之由昨日「加膝」而今日「墮淵」,也許還是個開始,而不是個結束,假如繼續有人被開刀,那就將會落到聶元梓、蒯大富這些小頭目身上。因為這兩個江青手下的「哼哈二將」,久已成為眾矢之的,被反毛派目為「小牛鬼蛇神」,如今江青日漸失勢,則王力、關鋒也可以犧牲,那是更不會有愛於這些小嘍囉的。

前面的事實說明,在毛共「文化革命」一敗塗地中,無論是毛澤東、江青或林彪,他們為了自存,都將無所愛於那些自以為忠心不二的擁毛分子,反之,如果他們能夠認清利害,棄暗投明,其榮奪禍福卻相去不可以道里計。譬如最近決心投奔自由到了台灣的前香港「中南銀行」灣仔區辦事處「副主任」湯少文,他就是靠着脫離共黨魔掌而把個人榮奪禍福完全轉變的一個。正如湯少文在招待記者時指出:自本年五月港共策動暴亂以來,暴徒無惡不作,放炸彈、放蛇、放火,所有受害的都是自己的同胞。所謂「抗暴有理,愛國無罪」,無非是假「愛國」之名,陷害青年。試想想,湯少文有一妻六兒女,兒女大部皆在稚年,在他未去台灣前,一家大小命運都操在港共黑幫的魔手,如果他沒有勇氣,選擇自由,那就遲早也不免會為那些無恥無良的港共所陷害。如果說,這兩個事實可以代表兩個不同命運的例子,則前者可說是「被整者辱」,而後者則是「自拔者榮」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