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11月5日 星期日

不容港英這樣殘害獄中同胞

赤柱黑獄中的大血案,情形比初步透露的還嚴重得多。在港英「監獄署長」那文親自策劃指揮下,港英四、五百名「防暴隊」在一天之內向獄中受難同胞進行兩次血腥鎮壓,第一倉內的受難同胞全部遭到毒打,受傷人數比昨天報道為多,據說重傷者都未得到治療,其中並有傷重垂危的。還有消息說,港英的毒手更有伸向其他監倉之勢。

這是世界監獄中罕見的駭人聽聞的大暴行,只有滅絕人性的法西斯劊子手才會幹得出來。這些受難同胞被港英無理地、非法地投入黑牢後,已經受盡磨折,他們食不足以充飢,衣不足以禦寒,有傷有病得不到治療,反而更遭虐待。因此提出改善伙食、增加衣被等要求,試問這有什麼不對?那文之流竟指他們犯「規」,要出動以百計的「防暴隊」去「懲罰」他們,一再血洗牢房,究竟這是什麼了不起的「規」,這樣地「不可侵犯」?原來這種「規」多至十多條,「絕食」、「叫口號」要禁止,「屢次申訴」要禁止,「發誓」要禁止,「失檢之言語」要禁止,甚至有所謂「令人討厭之事」也要禁止。受盡虐待為什麼不能「申訴」?什麼言語算是「失檢」?什麼事情算是「令人討厭」?在港英殖民主義分子看來,愛國同胞所做的一切事情他們都會覺得「討厭」。愛國同胞同殖民主義分子根本就沒有共同的語言,只要一開口,在殖民主義者聽來無不「失檢」。

港英這種「法規」,只是給予監獄的「官吏」隨時隨意加劇迫害受難同胞罷了。這算是什麼「法」?什麼「規」?本來這些受難同胞就是在港英實行的民族大迫害中,被濫用種種法西斯「法令」打入黑牢的,現在「獄中有獄」,「法外有法」,迫害之上又加迫害,這說明了港英實實在在是雙料法西斯。

在港英血洗黑牢之後,牢中仍不斷傳出歌聲。被關在其他監倉的受難同胞,對第一倉被害難友的鬥爭,表示堅決支持,高聲朗誦「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等語錄,充分顯示「在野獸面前,不可以表示絲毫的怯懦」的英勇氣概。

我們要向這些受難的同胞致以衷心的慰問和戰鬥的敬禮!

我們嚴重警告港英:你們這種暴行必須立即停止,必須完全接受獄中同胞家屬昨天所提出的四項正義要求,否則就必須準備承擔由此引起的一切後果。愛國是永遠沒有罪的,你們迫害愛國同胞,有罪的正是你們。立即釋放他們才是你們應該做的第一件事,在獄中對他們的任何迫害,都使你們罪上加罪。你們不要以為愛國同胞和中國人民會讓你們在香港這塊中國的領土上這樣胡作非為。這幾個月來,你們積累的罪孽已經太多、太重了,你們欠下的血債總要徹底清償的,當你們揮刀弄棒行兇施暴時,最好把頭腦放清醒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