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1月5日 星期日

粉碎港共投放「炸彈」陰謀的兩點建議
--鼓勵正義居民協捕暴徒,處置炸彈的方式設法改善

這幾天來,港共暴徒又在偷偷摸摸的到處投放「炸彈」。根據官方所發表的數字,僅僅大前天和前天兩日之內,左派暴徒在港九各街道所放置的「炸彈」,數達二百一十枚,其中真彈祇二十九枚,其餘俱是假彈。這說明了兩件事:㊀港共暴徒「彈源」漸告匱乏,不得已用以假亂真的伎倆,企圖擾亂人心之外,復可阻礙交通和殺傷居民;㊁左派暴徒正陷末路窮途,「打垮本港中國人」的原形已全部畢露,再無法繼續偽裝下去,故不惜把港九中國居民,當做了用炸彈殺傷和困擾的對象。因此,我們在認清港共的毒計之後,對他們在各處放置的炸彈,就不能因為假比真多而鬆弛戒心。這點祇要看一看發現炸彈時的現場情形,就可明白。凡遭左派暴徒放置炸彈之處,在真假未判明之前,警方為策安全起見,都把周圍隔離,交通遮斷。對左派暴徒而言,此正中了他們的奸計,因為他們放置炸彈的陰謀,就是假假真真,一方面使軍火專家疲於奔命,一方面擾亂治安,癱瘓市區交通。炸彈雖有真和假,然其作用則一。例如前天清早筲箕灣區交通,曾因多處發現炸彈而阻斷達三小時之久。該區人口稠密,多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勤勞居民,因交通阻斷而所受精神和物質的損失,可想而知。左派暴徒迫害中國居民的毒辣手段,於此又獲一鐵證。這是我們想說明的第一件事,就是港九居民以及警方人員,對待左派暴徒所放置的炸彈,不論真假,都應視為港共危害本港居民的陰謀。

第二件想說明的事,就是正義居民應該大家互相鼓勵,隨時隨地拘捕左派暴徒,不論他們是在放置炸彈或從事其他危害勾當。例如大前天與前天當左派暴徒亂放炸彈之時,先後就有五名左派暴徒,被居民擒拿送警;而在此之前,港府新聞處曾發表統計,從七月尾至十月中旬,曾有十八名左派放彈暴徒,因正義居民的協助而就捕。正義居民之中,包括工人、教師、公司職員、公務人員和家庭主婦,代表港九居民主要成員,於此可見港九居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無不認識左派暴徒是居民公敵,而且深知確保治安,人人有責。治安當局為酬庸正義居民的義舉,曾加獎賞,藉示鼓勵之意。我們願進一步呼籲港九正義居民,今後應該人人挺身而出,負起協捕左派暴徒的責任。須知確保港九社會的安定,不能單純依賴軍警的努力,居民本身亦須盡其在我,人人出力,協助治安人員,共同粉碎左派暴徒的陰謀。安危與共,不能稍存「自掃門前雪」之心。同舟共濟,始能結成抗暴長城,不容港共殺人放火的暴行得逞。

第三件想說明的事,就是對左派暴徒放置的炸彈,處置的方式與效率似須加強。警方負責人在三天前宣稱:警方現正考慮自組炸彈爆破小組,處置左派暴徒放置的炸彈。此因目前是項工作,胥賴英軍軍火專家執行,彼等每日出動各處,引爆炸彈,備極辛勞,但因人數無多,顧此失彼,無法做到炸彈一旦發現,立即趕抵現場,執行工作,往往須等待若干小時後始能抵達。警方如自設爆破小組,可補軍方人手的不敷,調度可更機動靈活,縮短處置炸彈時間,使現場能迅速恢復秩序。

目前的處置炸彈方式,似乎是警方在發現炸彈地區,僅負安全隔離任務,劃定危險區域,禁止人車通過,然後等待軍方專家到達。像上面所述,軍方專家如正出動他處,則惟有靜待。類似方式,似嫌過於刻板,未能做到靈活,其結果使發現炸彈之處,交通中斷時間拖長,附近居民所受心理威脅增加。根據一般常識,區別真彈假彈,用「探雷器」探索,當可分曉,警員若先將真彈假彈加以區別,既可減少軍方專家的精力,也可因地制宜把已經鑑別的假彈,自行他移,或集中於一處,最後由軍方專家分別加以引爆。這一方式如果在技術上並無困難,警方一旦實施之後,不但可以粉碎左派暴徒以假彈「靠害」居民的毒計,而且亦可使交通不受阻斷。

總而言之,五月迄今,軍警人員為了履行保護港九居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為了維持法治社會的公眾安寧,晝夜匪懈,廢寢忘餐的辛勤工作,已贏得港九居民的同聲讚譽。左派暴徒現已身陷重圍,末日已近,他們是無半點人性的惡獸,在眼看來日無多之時,他們會使用一切最惡毒的手段和奸計,向港九中國居民實行最殘酷的迫害。最近的到處放置炸彈,就是明證。因此,針對窮兇極惡的港共暴徒的暴行,我們必頭以最大的警惕精神,最靈活的方法,隨時隨地適應環境,官民互相配合行動,使左派暴徒不能得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