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1月4日 星期六

大陸大學變作「勞動集中營」!
--對上海同濟大學改為「五.七公社」方案的剖析

北平「人民日報」昨日發表有所謂「關於教育革命的幾個初步方案」,據說這些改革原則是根據毛澤東所作的「指示」。提出此項「革命方案」的有三所大學,其中之一的上海「同濟大學」,要改名為「五.七公社」。據「人民日報」介紹同濟大學改為「公社」組織的內容說:「五.七公社」廢除系和教研室,設置若干專業委員會,委員會由學校、生產單位和設計單位的人員共同組成。專業委員會下設若干教學班,教學班裡有教師、學生、工人、工程技術人員,並進行軍事編組。「五.七」公社實行兩個「三結合」,一是「革命領導幹部」、「革命群眾組織」負責人和民兵的三結合,二是教學、設計和施工的三結合。「五.七公社」的部分教學人員,將實行定期輪換,使幹部在生產實踐中得到鍛鍊和改造。「五.七公社」各級建立政治工作部門,各專業委員會設政治指導員,各班配備政治幹事。

關於課程方面的改革,同濟大學改為「公社」後,「學制」縮短為三年。課程除毛澤東思想和軍事課外,每個學生都要參加生產實踐。第一年以二分之一時間參加建設工程施工。第二年以三分之二的時間,在有關技術人員或教員的指導下,通過參加設計實踐,學習設計的基本知識。第三年突出重點,加深專業課程學習,繼續以部分時間參加生產勞動」。「人民日報」說:「同濟大學革命師生對這個方案進行了熱烈討論,認為『五.七』公社是在工科學校裡執行毛主席『五.七』指示的具體方案」,可以把「學校的領導權牢牢地掌握在無產階級革命派手裡,改變了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統治學校的現象」。同時,也「有利於知識分子的思想改造,有利於消滅三大差別」。據稱:「上海革命委員會對這個設想(方案)甚為重視,派人一道參觀研究,並準備抽調同濟大學一百五十名師生員工和華東工業設計院一起去復興島二〇五號工地進行試驗。」

這個被毛共作為宣傳中心的同濟大學教育改革方案,它的內容很清楚的告訴人們,經過「革命」以後的大陸大學,就要變成軍事管理化的「勞動集中營」,所有教師和學生,也都成為「集中營」裡的「勞改犯」。學生們如果幸運的話,也許經過三年「勞改」就可出「獄」,但教師們是否有此機會,卻很有疑問。而無論教師和學生,他們既成為「公社」中的一員,那就得要被迫作長期勞動和備受各種精神的磨折,因為裡面的「軍事編組」和「軍事課」是一個大枷鎖,可以嚴格管制每一個人的思想和行動,令到他們身體和腦袋都沒有時間休息。但毛幫還恐百密一疏,於是還有各種「杜漸防微」的辦法:一是以「三結合」為名,派出「工人」、「工程技術人員」乃至「民兵」等,對這些「公社」師生作嚴密監視;二是以實施「教學人員定期輪換」為名,使教師與學生情感無法建立,俾有利於毛幫特務的控制。這可想見,大陸大學一變而為「公社」,這就是如假包換的「勞動集中營」,不折不扣的「法西斯黑獄」,這些「革命師生」所過的生活,不知還要惡劣過香港赤柱監獄多少千百倍。

毛共這種要把大學改為「公社」的教育「改革」方案,雖說是一種「初步」設想,但它必然不顧一切的予以實施,卻無疑問。最低限度,凡是毛幫有力控制的學校,這都一定要作為「實驗」的場所,以求達到毛幫「改革」的要求。由這個荒謬絕頂的「革命方案」可以看出,毛共所以要把大陸大學變作「集中營」,所以要把學生迫作「勞改犯」,這完全是由「文化革命」引起的結果,亦即是對知識青年所作的「報復」。如所週知,自去年八月毛共掀起了紅衛兵風暴後,大陸千萬青年被迫捲入漩渦,有些青年雖被利用為政爭工具,但許多反毛分子卻也不斷由此產生,如北平的「聯動」、「五.一六兵團」,廣州的「主義兵」等,都屬於此類組織,結果劉、鄧一系的反毛勢力尚未被鬥倒,而毛幫本身已陷於四面楚歌、風雨飄搖的局面。由於這個局面的無可收拾,所以最近北平先來一個命令大陸學校全面「復課」,繼而來一個大學教育徹底改革,使那些知識青年沒有反毛活動的餘地。因為在毛幫看來,大陸知識分子殺不勝殺,除了將學校變成「監獄」予以奴役管制外,再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但是,毛幫儘管有此狂妄方案的提出,但它能否消滅許多知識分子的反毛思想,卻大有問題。如有關該同清大學改革方案的調查報告中,它就這樣的指出:「對參加過保守組織的同學,對運動中犯有錯誤的同志,各級領導有責任多做深入細緻的政治思想工作,開展談心運動,團結他們一起戰鬥。」這就等於說明,毛幫要一舉推毀大陸的整個大學教育,這是一種政治大賭博,它的成敗未可知,但對目前正被港共黑幫蠱惑的香港左派學生們,倒卻有它的「教育」意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