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我們都有愛護香港的義務
--誰來破壞「香港週」,就該滾出香港去!

「香港週」由昨天開始,這是香港一件有意義的大事。港督戴麟趾爵士在主持香港週揭幕禮時有說:「我們知道香港是一個愉快的、有活力的城市,富有進取心和魄力,並且像已有的表現一樣,具有能力去克服那些會使世界上別的城市感到手足無措的困難,而我們的市民能對困難處之泰然和加以克服,這是我們的福氣。」港督又指出,香港週其中的一個主要目的,是要引起香港和外來遊客對我們在工業上的成就的注意。因此港督認為,香港的工業產品,固應注意向世界各地推銷,但多介紹本港出品與本港的銷費者,並且鼓勵他們多購用本港貨,這也是零售商們應有的義務。「香港週」的主要意義,差不多都包括在港督這些演詞之中了。

但除此之外,「香港週」對於香港的每一個居民,究竟還有甚麼意義呢?據該委員會主席周錫年爵士在開幕典禮中指出:「這個問題的答覆,是香港居民可以享受自由幸福。生活在自由社會裡面,個人的權利受到尊重,可以在法律與秩序的範圍內,自由行動而不受恐懼的威脅,可以隨意談話,並且可以憑自己的良心做事。這是我們香港居民一向珍視的以及必須保護的寶貴權利。」周爵士此言,對「香港週」與香港居民的關係,也提供了明確的意見。

由前所說,作為一個香港居民,我們衣於斯,食於斯,住於斯,行於斯,許多青年,更生長於斯,受教育於斯,香港就是我們大家共同生活的城市,人人都有愛護的義務,今天香港經濟能有如此可觀的成就,亦正由於獲得廣大居民同心愛護的結果。而香港有的是自由,假如在部份居民中,有人認為別的地方更能適應他們的生活,更有利於他們事業的發展,這也可以隨時離開,而不會受到任何的限制。因此不管香港將來的地位如何,每一居民都必須加以愛護,才有其生存的憑藉,要是不加愛護反而存心加以破壞,這就是我們香港居民無可寬恕的內奸和敵人。

但在過去五月來,本來和平安定的香港,就曾受到一小撮「內奸」的破壞,我們廣大的居民,也要面對此等少數「敵人」的挑戰,這些醜惡的一群,就是以香港為衣食父母的港共黑幫分子。他們公開聲言要「攪垮」香港,更不惜製造暴亂和使用殺人武器來危害香港居民,直至昨天「香港週」開始,他們還在港島通衢大道到處放置炸彈,其存心與香港居民作對,蓄意危害社會大眾的安全,可謂無所不用其極。這事實表明,對於此等無惡不作的「內奸」,我們香港居民是非要「認真對付」不可的。這亦即是說,為了我們的生活,為了我們的自由,為了我們享有各種應享的權利,這都必須把港共黑幫這些內奸分子徹底肅清,然後我們廣大居民才有真正和平安定的保障。

我們同意港督戴麟趾所說:香港充滿了活力,能夠克服任何的困難,目前情形正是這樣。今天香港能夠舉行多采多姿的「香港週」,就是全體市民擊敗了港共暴亂的勝利標誌。但也應該指出,這不是甚麼幸運的「福氣」,而是大家智慧加上勇敢的結果。惟其我們有智慧,所以能夠洞悉港共黑幫的陰謀,使他們無所施其技;惟其我們能勇敢,所以即使面對暴亂分子的恐怖威脅,也絲毫動搖不了我們的信心,正確的說,這是「勇氣」而非「福氣」。而這勇氣之所自出,就是人人皆覺香港和平生活之可愛,祇有港共黑幫的一小撮例外。可是,我們贏得這種勝利也非毫無代價,我們有不少居民,在港共暴徒的炸彈之下或死或傷,大部份至今含恨未伸,沉冤未雪,我們的工商百業,也因港共搗亂而備蒙損失,使香港經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因此,我們要使香港工業繼續發展,要使居民生活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要使外來遊客不致對香港懷有不必要的疑慮,這就得要香港政府採取鐵腕措施,把那些宣稱「三視」香港的左派敗類,特別是那些指揮暴亂的港共「頭頭」,嚴予緝捕,驅逐出境,徹底清除了我們之中的內奸、敵人,然後才能適應廣大市民的要求,和盡了港府應有的責任。

同時,我們還要告訴那些事事與香港居民為敵的港共分子,「香港週」並沒有損害到你們,但你們卻要胡扯到甚麼「香港國」問題,作為卑鄙破壞的口實,但人們要問,你們每人都領有香港政府發給的居民身份證,你們是否也可說是「香港國人」?如說不是,那你們為甚麼不把這種身份證銷毀,又為甚麼自己作了香港居民還要破壞「香港週」?如果你們不敢公開回答這問題,那就證實你們是香港的內奸,市民的公敵,我們誰也不要你們這些「人渣」,如今你們受到千夫所指,為甚麼還不滾出香港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