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10月30日 星期一

香港週開幕

首次舉行的香港週今天開幕了。這是香港的大事,也是喜事。我們希望全體市民,經過香港週之宣傳與體驗,今後更加樂用香港貨,對香港工業生產更有信心,更愛護香港和為香港服務。

香港週籌備時間有限,工作人員有限,經費有限,種種條件限制,也許尚有許多地方是需要檢討的。但這無損於香港週的偉大,我們認為香港週之籌備、成長、展出已經達到理想,我們很滿意了。對於負責此項龐大工作的香港工業總會,該會全體同人,各有關機構,贊助人員、廠家、商行等等,我們都表示深切之讚揚,他們分工合作,夙夜匪懈,他們完成了一件大事,一件喜事。

香港週的意義並不限於提倡香港人用香港貨,而且擔當促進工業生產,促進貿易之雙重任務的。為了全面的完成這重大任務,我們建議:

第一、今後定期舉行香港週,一年舉行一次實在太少了,我們可以一年舉行兩次或三次。最理想的時間,是春季,秋季及冬季。

第二、每次籌備時間必須充裕,不可太匆迫,一定要有充裕時間,方能把事情辦得更好。

第三、負責籌備的機構,應選聘更多工商人士參加,特別是那些實幹的,一向熱心志願服務的工商人士,以加強工作力量。

第四、香港週的節目在可能範圍內盡量加多,而且可以增加娛樂成份,以吸引市民及遊客。通過娛樂,許多時候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教育與宣傳作用的。

第五、陳列香港貨的商行應盡量加多,大公司是需要的,小商行同樣是需要的。事實上,小商行平時已經是出售香港貨之商店了。

第六、陳列香港貨的種類要擴大,紡織品、皮製品、塑膠、籐器、食品、刺繡……林林種種,凡是香港工業、手工業、家庭工業的產品,都要應有盡有的陳列,以顯示我們香港的生產力量與成果。

第七、香港週的裝飾或宣傳範圍要擴大,在尖沙咀區、銀行區裝飾是需要的,但灣仔、旺角、九龍城、中環、北角、銅鑼灣乃至新界,香港仔同樣是需要的。只有將範圍擴大,才顯出我們的香港週是偉大的,是全體市民所歡迎的。

誠然,上述意見是否可行,有待於有關方面之研究,我們是希望大家研究的,如果將來因為實行上述建議而有困難,例如經費不足,工作人員不夠等等,同樣是應該提出來公開討論,以求解決的。

英中會考改制建議的先決問題

自教育司簡乃傑在電台先後發表兩篇關於修改現行英中會考制度之演講後,即受到全港人士普遍的注視,各界的評論見諸報章上,無日無之,可見得教育司此次的徵求民意的措施,是如何明智,所獲得的反應是如何熱烈,所提供的意見是如何豐富,這是本港教育史中鮮見的良好現象。

綜合一般評論與提議,英中會考改制是獲得大多數人士的贊同,其中有許多值得研究的改善細則,當會由會考委員會縝密研討,希望將來在改良會考制度條文中,能夠發表對社會意見居捨的詳細報告。

在目前階段,我們見到有幾個重大問題必須澄清,然後才能決定將來中學會考制度的政策。第一點是中學會考在未能找到更圓滿的衡量學生成績及知識程度的辦法之前,是不能廢除的。其實表示中學會考應該廢除的意見的人士,亦為數不多,而贊成中學會考制度存在的人數卻是十分普遍。但我們要特別指出:中中會考改制而不與英中會考同時,是一個最嚴重的錯誤,這將產生無可挽救的後果,這是等於扼殺中文中學的教育。至於有人提及中英文中學會考應予合併的建議,是值得重新的慎重研討。

第二、採用現代化客觀考試方式及以電算機改卷及計分的辦法,是無可避免的一種省節人力及公平的方法。但如教育司指出:考核考生把獲得的知識在討論、分析、或解決難題各方面運用的能力,必需要許多熟練和有經驗的公正無私的閱卷者。如此,則補考問題就產生相當的困難,補考是否因此而受到限制,是要作重新的估計。

第三、本港教育人士所提出的通才教育問題,是要特別注重。我們首先要提出,中等教育不能太過側重功利主義,也不能過於受限於大學入學試的標準,而需要取得合乎中道的目的,那就是通才教育,俾能最低限制造就一班品格良好,身心康健,知識充實,明辨是非及有作有為的標準公民。學生對學科的選擇,應有合理的限制和適當的指導,不能過於狹窄亦不能過於廣泛。這是將來中學行政人員的困難問題。

第四、為考試而教學,為考試而讀書,為考試成績而判定學校的優劣,這些弊漏是無法清除,除非本港的社會環境能夠改善,社會人士觀念有所改變,否則這些垢病是仍然存在。然而公佈成績的方式若能加以改良,這些不良的問題,可以大為減少。

第五、中學會考改制,如是根據教育司的建議原則去實行,我們認為首先要注重一件非常合理的提議,即全港學校的課程統一,課本相同,那樣才能夠產生一個公正的考試制度,那樣中學學科程度才能劃一,而能保持國際上的標準。

任何制度的改進,當然力求完善,此次教育司能夠先向社會人士公開其意圖,廣集意見,是值得讚揚的。我們更希望教育司能再進一步推行這一種的措施,即在搜集意見之後,在擬就改制細則辦法之時,先將其詳細條文公諸社會,俾社會人士再有機會來詳盡研究一下,再次接受社會人士的評論與提供,然後才作最後的決定。這樣不獨改制獲得完善,且在將來改制的任何措施發生困難之時,社會人士亦不能有所誹謗,因為這一切的改制,是全港人士的意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