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10月27日 星期五

銀行放寬貸款協助工商各業

恒生銀行昨日宣佈推進全面放款業務,反映了社會局面改觀與經濟金融界對香港遠大前途之堅強信心。我們預料其他中外銀行,勢必與恒生銀行採取相同之措施,發揮銀行業務對促進本港生產,靈活資金,增加貿易之積極作用,無疑是當前急切之任務,此舉必能獲得預期效果,及獲得各界人士之讚揚者,可以斷言。

過去數月中外銀行放款收縮,甚至陷於停滯或半停滯狀態,不必諱言,中外銀行適應實在情勢,對本身業務作有限度之調整者,亦係理所當然。因為銀行業務本身之穩健不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改變的,更因為銀行對整個社會經濟活動所必須擔當的責任,不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改變的。香港中外銀行,固然做到了上述兩點之要求,而今天工商各業急待發展,恒生銀行及其他中外銀行迅速採取行動,推進全面放款業務,足見經濟金融界人士之熱心與責任感是如何深切,也是值得我們感佩的。

全面放款業務包括工業、股票、租購、買樓、貨物及進出口貿易等多種,我們希望中外銀行,就上述多種放款業務中,應選擇更富於積極作用者,對繁榮經濟,促進生產有積極貢獻者作為放款業務之優先者,這樣才可以收事半而功倍之實效。基於這個天經地義之原則,我們建議恒生銀行及其他中外銀行,特別重視工業放款,進出口貿易放款,這是當前最急切的。促進生產,增加貿易所必要的。其次是一般市民為了解決居住問題,實現「居者有其屋」之理想,而進行的普遍的買樓放款。在這個要求下,如果銀行貸款二十萬元給一人購買別墅或豪華住宅,當然比不上將二十萬元貸給十人或二十人購買低價樓宇來居住更富於社會的、經濟的積極意義了

至於放款利息問題,在英倫銀行提高利率,而香港外匯銀行又決定提高存款利息當中,銀行對利息支出的負擔增加了,若硬性要求銀行放款不增加利息,實在欠缺理由。但在增加放款利息當中,我們仍然要求銀行盡可能不要增加得太多,特別是對工業放款與進出口貿易放款,尤以暫時不增加利息為宜。這樣才可以使到工商各業,真正受到銀行推動全面放款業務之實惠,而銀行界人士今天的熱心與責任感,才可以產生積極的作用。

最後,我們論及資金外流問題,在過去數月來,銀行存款有限度的減少,並非意味香港資金外流,而近日銀行存款繼續作有限度的增加,則可以證明香港資金外流之可能性今後仍然不會很大的。我們可以從英倫銀行日前提高利率一事觀之,當時若干經濟金融界人士以為香港資金勢必逃去倫敦,但事實證明此種憂慮是多餘的。香港資金一如平時的在香港靈活運用,並沒有外流。而在銀行推進全面放款業務當中,深信更能吸收香港流動資金,更能集中市民的資金作靈活的運用,打開香港遠大前途,在銀行業務之發展及經濟金融之發展諸方面盡最大的努力。

中東新危機與有關各國

以色列驅逐艦伊拉斯號上週被埃及巡邏艇發射飛彈擊沉,並有六十一人喪生。三天後,埃及年產五百五十萬噸的兩間大煉油廠被大炮摧毀,儲油槽亦起火燃燒,埃及百分八十的煉油和儲備慘遭破壞,供應軍需民用燃料的能力大受打擊。埃及則宣稱擊落以色列飛機一架,坦克四輛;中東局勢又突趨險惡。

埃及指以色列軍艦侵入領海;以色列則謂其軍艦乃航行公海之上。埃及在慘敗之後,一大片土地迄仍處於淪陷狀態,聲望一落千丈;利用蘇聯所供飛彈,企圖打擊以色列,作為示威;或許是事實。

至於以色列聲稱:「埃及煉油廠被擊中,乃因處於炮位附近」;大概是一種詭辯。伊拉斯號驅逐艦及六十餘各官兵的損失,以色列輿論沸騰,要求報復,軍方亦強調「以色列人的血不能白流」:於是發炮轟擊埃及煉油廠,也是很可能的。

現在,一方面,蘇聯國防部長轍卡洛夫率領軍事代表團訪問開羅:其任務究竟是為埃及策劃反攻或某種行動,抑或勸告埃及忍耐,尚未可知。如係前者,則頗可慮。

另一方面,美國過去對中東禁運武器,作為釜底抽薪之計;原屬甚善。現卻宣佈局部撤銷禁令,俾能派遣戰鬥機前往以色列、利比亞、摩洛哥,並以較少配備供給沙地阿拉伯、黎巴嫩、突尼西亞。雖顯然旨在平衡中東各國的軍備,免致埃及、敘利亞、阿爾及利亞□□因獲蘇援而躍居優勢;但是此□□□□可能激成可怕的發展。

埃及以色列都向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控訴,互相指責對方;安理會已召開緊急會議。同時,美國代表提出草案□□求聯合國譴責所有違反蘇彝士運河區停火協議者;並非針對任何一方。比較觀。蘇聯代表籲請安理會譴責以色列在運河區實施的暴行,要求以色列賠償埃及的損失和遵守停火協議云。明白偏袒埃及,殊難獲得多數支持,達成合理解決。

埃及可從蘇聯獲得大量新式武器,但是要想能夠有效運用,卻需相當時間。何況,除了核子強國之外,一般國家決定戰爭的勝負,乃以陸空軍為主。埃及陸空軍人才缺乏,官兵質素甚差;如欲使其強化,需要的時間頗長。

還要注意:埃及喪失西奈半島之後,以色列在戰略地理上已佔有莫大的便宜。它在防禦方面,由於擁有廣闊的空間,已不像從前那樣容易遭受襲擊。至於進攻方面,空軍固可更迅速地予埃及以致命打擊,長程砲的火力亦可達到埃及的重要地區。此一優劣之勢,開羅必須特別重視。

安理會現正處理埃以的控訴;英、加兩國提出的辦法,已成為各方妥協的焦點;經過幕後談判之後,預料即可派出特使。目前最重要的一點,是埃以均不可再有挑釁行動,免致局勢愈趨複雜嚴重,難以收拾。

最後再說一說蘇聯,傳蘇聯又派軍艦訪問埃及。果屬事實,固可在精神上鼓舞埃及,惟實際上並無多大作用。另一方面,對蘇聯目前在安理會活動的誠意,卻難免使人懷疑;這是不能不考慮的。

(□□:文字丟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