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10月27日 星期五

一面吹噓「徙置」 一面無理拆遷

港英一向把它的「徙置計劃」作為對外宣傳的一種得意貨色,表示港英好像還有這樣的一項「德政」似的。它昨天在石排灣新區搞所謂「第一百萬名徙置居民入伙紀念」,戴麟趾前往主持儀式,居然自吹自擂什麼「對於反映我們近年來改進我們社會環境的重大進展的措施,香港人也許可以引以為榮。」

毛主席的教導指出,「帝國主義政府的反革命事業儘管每天都在做,但是在嘴上,在官方文書上,卻總是滿篇的仁義道德,或者多少帶一些仁義道德,從來不說實話。」對於港英吹捧它的「徙置計劃」的話,也只能作如是觀。

凡是住在香港的人都知道,港英的徙置大廈都是建立在貧苦居民的血淚酸辛之上的。港英官員曾公開說過,港英的徙置計劃「推行的是一石二鳥的政策,一方面供給木屋居民『較好』的住所,另方面,『整個社會』又可從拆除木屋來興建大廈的措施中得益。」港英的官方報告還說什麼,「每當有關當局計劃興建一座新建築物時,所需用的地盤常常已被『僭建』木屋所佔」。天下就有這麼「巧合」的事情,那些「所需用的地盤」就先後發生了大火災。一九五三年石硤尾木屋區一夜之間燒燬,六萬人傾家蕩產,流離失所。數天之後,災場餘燼未熄,港英即出動大批推土機進行平整地盤工作。在「徙置事務處」成立一年後,九龍大坑東木屋區又發生大火,近三萬人無家可歸。這些所謂「被『僭建』木屋所佔」的地盤上,很快就有多層徙置大廈興建起來。

此外還有許多木屋區被強拆,被掃蕩,木屋居民開山拓地辛苦平整的土地被掠去。徙置大廈就是這樣搞出來的。那些入住「較好」住所的居民每年向港英繳納數千萬元租金,租金已經逐步增加。港英當局透露,大部份徙置工作要「自給自足」,租項的計算是準備將港英以年息三厘半借出的款項全部清償。這就說明,徙置計劃等於港英一項投資。港英設立「徙置事務處」,所僱用職員,包括如狼似虎地對付木屋居民的「寮仔部」三千多人在內,共達四千人以上,這筆費用試問又是出在誰的身上?戴麟趾認為「可以引以為榮」的「重大進展的措施」,其黑幕一揭出,就是這麼一回事。這種措施不過是欺騙加剝削,不過是改良主義花樣中惡劣不堪的一項罷了。

就在港英煞有介事地在石排灣新區搞紀念儀式的同時,港英又在大窩口把千多木屋居民迫遷。這些居民不少是失業和半失業的工人,他們到那裡搭蓋木屋不過兩三個月,其中有些得到「徙置事務處」的許可,並繳交租金的。港英前天一紙「通令」,限他們二十四小時內拆遷,另行劃地重建,否則實行強拆。這些居民東張西羅弄到一點錢把木屋搭好,現在忽然又要換個地方重新蓋搭,他們那裡負擔得起?港英昨天又玩弄暴力,出動大批「防暴隊」去監視和恫嚇這些居民。港英這一手,正好更徹底戳穿它所謂「徙置百萬居民」的鬼把戲。在這個反英抗暴的鬥爭中,港英的「好話」早已騙不了人,暴力也嚇不倒人。如果港英用暴力強行拆遷,只能激起居民更大的憤怒,增加它自己的罪行。大窩口木屋居民要求先行安置,是完全合理的,港英必須立即接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