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鞏固我們抗暴努力的心理防線
--一片大好形勢,仍須我們提高警惕、加倍努力!

港九居民的抗暴形勢好得很,左派暴徒現已陷入重圍:政治上得不到中共的支持;經濟上經過橫徵暴歛之後,「鬥爭費」已接近枯竭;心理上由於他們的兇相畢露,失盡人心,受其煽惑參加罷工的產業工人,昨天發出聲明,為失業而悲鳴。這是我們半年抗暴努力後出現的一片大好形勢,也是左派暴徒日暮途窮的前景。不過,左派暴徒並沒有放棄困獸鬥的企圖,港九良善居民還要繼續努力,準備對他們予以更重的打擊,而後纔能贏得抗暴的最後成功。

過去半年的抗暴努力,不容諱言是相當艱苦,一方面要團結抗暴力量,克服種種潛存的牽制;一方面要全力注視左派暴徒的不同陰謀,隨時加以迎擊。現在,自由世界國家,對港九居民過去半年來堅苦卓絕的英勇抗暴事蹟,已一致喝采和歌頌。我們對此雖然覺得榮幸和自傲,但絕不能因此而鬆弛了抗暴努力。未徹底打敗左派暴徒之前,我們不但要繼續凝聚力量,而且要以如履薄冰的精神,提高警惕,爭取治安秩序的早日完全恢復。因此,我們願在當前這一重要關頭,提出抗暴鬥爭中的心理防綫問題,稍作檢討。

抗暴力量的根基,建立在港九百分之九十九居民的抗暴意志之上。所謂意志,也就是我們抗暴鬥爭的心理防綫。如果心理防綫不夠鞏固,直接或間接必會削弱了抗暴努力。以下的幾件事,就是我們鞏固抗暴心理防綫的原則性問題,必須有充分的認識:

一、是既得利益的保有問題。歷史上,任何衝突發生時,既得利益的保有,向是一部份社會人士權衡利害的標準。所謂既得利益,不一定指財富,它包括社會地位在內。港九四百萬居民之中,不能說無既得利益的一部分。深明大義的,肯定唯有抗暴到底,纔是保有既得利益的正當途徑。他們從五月迄今,竭其所能,投入抗暴行列;但也有不少人士,他們的想法偏差,認為與左派分子妥協,可以保全他們的既得利益。持有這種想法的人士,屬於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團,所謂財大勢大之輩。他們的錯誤觀念的產生,導源於兩項成因:一是對左派暴徒的陰謀,認識不徹底,把左派暴徒當做「可以談得攏」的人,以為祇要當局讓步,就可天下太平。二是他們與中共的做生意心切,追求利潤第一,以為非妥協就不能與中共繼續做生意(祇要觀察他們迄今未接到中共秋季交易會的請柬所表現的焦灼心情,就可理解)。這兩項錯誤觀念,可說是純屬自私的,置四百萬居民的安全於不顧,完全違背我們抗暴的共同利益。他們從今日起,必須把這種不正確的觀念拋棄,接受唯有抗暴到底、纔能在將來保全他們的既得利益的正確觀念,協力同心,一致抗暴。

二、是幸災樂禍的錯誤心理。抗暴工作,每一居民都有責任,因為這是關係每個居民的自身安全和社會的整體安全。五月迄今,左派暴徒由示威而滿街置彈擲彈,手無寸鐵的和平居民,遭其毒手殺死殺傷的,已有七、八十人,倖免於難的,精神上亦無時不受生命安全的威脅。不容否認,社會上仍有不少人,把左派暴徒的殺人放火行徑,當作一種與自身安全毫無干係的事情看待,對遭左派暴徒毒手的無辜居民,表示漠不關心。「炸彈陣」出現之處,或軍警圍搜左派巢穴之際,駐足佇觀,麋集街邊。類如這種現象,頗似幸災樂禍的心理,把左派分子的暴行,當作熱鬧觀看。這種心理是屬於社會病態心理,在抗暴努力分秒要加強之際,必須加以糾正。須知今日的形勢,已無個人的禍福安樂可言,四百萬居民休戚與共。左派暴徒是我們的公敵,任何居民遭其毒手,就是我們誓要報復的公仇。若不如此與左派分子劃清涇渭,我們抗暴的心理防綫就存在着一個缺口。

三、是粉飾太平的做法。最近一個時期,特別是九月杪到十月初的一段短短日子內,左派暴徒可能無錢缺彈,港九曾出現短暫的比較安靜的日子。一部份人士就以此奔走相告,認為太平經已在望。這是一種絕對自我陶醉的非非之想,過去十多天來的左派暴徒到處置彈擲彈,想已驚醒這班粉飾太平想法的人士。除了居民之外,官方似乎也犯了同樣錯誤的想法,例如教育司署發言人,竟謂港九左派學校都「遵守十三條通令」等等,無異是抹殺事實,有意無意粉飾太平。老實說:太平景象是每個居民所熱望的,但絕不能用「新潮派」或「印象派」的筆觸,粉飾成為太平景象。這種做法,祇有麻痺抗暴意志,削弱抗暴力量。

總而言之,半年來我們所付出的代價極巨,眼前的抗暴大好形勢,得之非易,今後必須在心理防綫方面,全力鞏固,使意志和力量集中,才能達成撥亂反治的最後鵠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