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石寶德大可休矣!

石寶德昨天發表的公開談話,其內容同他剛到香港時所發表的,實質上並沒有什麼不同。這表明他來時帶着一個英殖民官僚的腦袋,回去還是這樣一個腦袋,裡面並沒有裝進任何一點新的東西。他對於港九愛國同胞反英抗暴的怒潮與烈火,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一味依照英殖民主義者主觀的願望來辦事。

愛國同胞從偉大領袖毛主席的教導中,深知「帝國主義分子決不肯放下屠刀,他們也決不能成佛,直至他們的滅亡」。誰也不能幻想英帝會有什麼改絃易轍、悔禍回頭的「明智」。石寶德一來,人們就肯定地指出:「來者不善」。石寶德來港後,港英繼續對我愛國同胞進行法西斯鎮壓。軍警特務不斷在打人捕人,並悍然襲擊愛國學校,印刷公司和國貨商店。港英宣傳工具要用什麼「死刑」或「合法殺人」等手段來對付抗暴同胞的叫嚷,顯得加倍囂張。

與此同時,港英頻頻在邊境挑釁。它架設重重鐵絲網,埋下地雷,使掃墓者受害;片面封鎖文錦渡邊境,不讓我農民依照傳統習慣過來耕種;在打鼓嶺方面,港英警探還公然綁架我羅坊村民。

這些日子來,石寶德馬不停蹄地逐個警署去訪問,再三公開表示稱讚,竭力加油打氣。他自己坐了直升機到邊境「視察」。可見他是很欣賞港英格殺打捕港九愛國同胞和向中國人民挑釁這套罪惡做法的。

他昨天的談話大部分是涉及勞工問題,裝出頗為關心工人福利的樣子。他不會不知道,港英向港九愛國同胞進行這場民族大壓迫,首先是向工人下毒手的。樹膠廠的資方突訂苛例加劇剝削工人,引起工人罷工,港英插手干涉,用武裝保護資方出貨,並借口保護工廠一道爛大門,出動軍警製造出新蒲崗血腥事件,故意把這件勞資糾紛做引子,推出了它的反華大陰謀。

香港的工人不但沒有罷工的權利,而且罷工被視同罪大惡極的行為。這幾個月罷工工人被打被捕被殺,根本不被當作人來對待。每一間愛國工會都被軍警襲擊搗亂,有些工會被襲擊搗亂至六七次之多。他們的生存都正在受着威脅,石寶德此時卻侈談什麼「改革」的末節,這不是存心耍弄工人嗎?

石寶德把廣大愛國同胞詆譭為「試圖破壞香港居民生活」的「一小撮人士」。在香港的每一個人都曾目擊這幾個月來所發生的事情。是港英在進行反華,妄圖阻遏毛澤東思想的影響,向愛國同胞展開鎮壓,濫用所有專政工具,頒佈種種法西斯「法令」,大開殺戒,大打出手,製造白色恐怖,實行警察統治與特務統治,把香港居民的生活破壞了,而且繼續在破壞着。凡是有骨氣的中國人都不能忍受這種迫害,所以爆發了這場反英抗暴的正義鬥爭。

在這場鬥爭中,站在港英一方的,並不是港英自吹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而只是一小撮賣身投靠港英的奴才,加上另一小撮幫兇作祟的漢奸賣國賊罷了。港英那一天不出動軍警搜查,就睡不着覺,平日圍繞着港英的一些大亨,都紛紛走頭。它靠手上這兩萬多軍警來壯膽,但是這些軍警的士氣如何,港英應該心知肚明。事實上港英的反動統治已經陷入愛國同胞的重重圍困之中。面對日益壯大的反英抗暴隊伍,它沒有後方,到處都是前方。它的處境實在危如纍卵。把七億中國人民做後盾的廣大港九愛國同胞指為「一小撮人士」,何異夜行人吹口哨?

毛主席指出,「帝國主義政府的反革命事業儘管每天都在做,但是在嘴上,在官方的文書上,卻總是滿篇的仁義道德,或者多少帶一些仁義道德,從來不說實話」。石寶德正是這樣。在港英這樣瘋狂殘害壓迫愛國同胞和蓄意敵視中國人民的時候,他和布朗、戴麟趾一樣,還在說什麼希望「恢復」中英之間的「良好的工作關係」。

北京早已莊嚴宣告,英帝妄想把在香港迫害愛國同胞的滔天罪行同中英關係問題分開來,是絕對辦不到的。

如果港英不立即縮回魔手,低頭認錯,港九愛國同胞同全中國人民就同你們周旋到底,不把你們的反動統治鬥臭鬥垮,決不收兵。

石寶德大可休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