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愛國學運的高潮在形成中

港英法西斯當局襲擊中華中學綁架十五位師生後,還有五位未放回。他們的家屬去警署探詢,竟亦被扣留起來。在港英自訂的種種法西斯法令中,似乎還沒有這麼一條,連家人被非法逮捕後問一聲都「有罪」的。這是港英法西斯行徑中又一新的項目。

還有新僑中學的學生和校友七人,分別在回家或回校途中被港英軍警截攔毆打和綁架。

被反動校方無理開除的皇仁書院愛國學生李繼潘,也被港英特務在校門綁架而去。

福建中學學生林家平在街上一度被港英特務毆打後綁走,並撕毀他他所攜帶的「毛主席語錄」,強迫他一片片地吞吃。

培僑中學被人放置一件用蔣幫廢旗包着的可疑物品,隨即出現兩名反動報記者在附近鬼鬼祟祟地拍攝照片,被該校師生查問後,自行拆除菲林,慌忙逃遁,事後竟誣衊該校師生「毆擊」了他們,引帶幾輛警車到校門挑釁。

這些暴行,首先進一步揭露出港英的法西斯面目多麼猙獰。港英這樣胡作非為,這樣不擇手段地對付愛國青年學生,連希特勒、墨索里尼、東條和蔣介石都不能不甘拜下風了。正如卅三間學校的聯合聲明所指出,「這是什麼『法律』?這是什麼世界?這是不折不扣的法西斯法律!這是百分之百的法西斯世界!」

這些暴行,也說明它在文化上受到巨大衝擊,心臟裡燃起的反抗的星火,使它坐立不安,還要作無望的掙扎。

這些暴行,更表明它對愛國學校和愛國青年學生又怕又恨,魔手亂伸,是不會自動收歛的。

偉大領袖毛主席的教導說,「希望勸說帝國主義者和中國反動派發出善心,回頭是岸,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辦法是組織力量和他們鬥爭」。面對港英的迫害,教育界鬥委會聲明,「我們決心以更大的戰鬥行動來反擊港英帝國主義的任何挑釁,保衛我們在自己領土上進行愛國教育的神聖權利。」各界鬥委會更號召,「必須提高革命的警惕性,必須堅決衝破簡乃傑的十三條臭法例,衝破港英當局勾結學棍鎮壓學生運動,必須更加放手發動和組織全港青年學生,更加堅決地和廣大的工農群眾相結合,更加勇敢、更加頑強地投入反英抗暴的戰鬥!把愛國學生運動推向一個新的高潮」!

在港英的暴力壓迫下,愛國學生運動只會更蓬勃地向前發展,這是必然的規律。「從來的頑固派,所得的結果,總是和他們的願望相反」。港英以為揮舞籐牌槍棒,使用「法庭」、牢獄,就可以把愛國教育摧毀,就可以把青年學生腦海裡的毛澤東思想嚇跑,那完全是白日作夢。

毛澤東思想是對付帝修反無比強有力的武器。有了毛澤東思想的青年學生是什麼都不怕的。「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他們有決心,有勇氣,要粉碎奴化教育的枷鎖,無論什麼黑暗勢力都阻擋不住他們前進的。愛國青年學生在抗議港英迫害時莊嚴宣告,誓把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更高地舉起來。他們在鬥爭中邊學邊用、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一方面把港英的法西斯暴行作為學習上反面的參考資料,同時也不怕在港英的暴行之下讓他們自己受鍛鍊,經考驗。過去幾個月來的事實證明,他們是經受得起考驗的,在學用毛主席著作上是成績良好的。

隨着鬥爭的深入發展,青年學生一定會更把毛澤東思想學好用好,這就是鬥爭必定勝利的最大保證。

在毛澤東思想光輝照耀下,愛國教育事業是誰也摧殘不了的,愛國青年學生是誰也嚇不倒的。愛國學生運動正逐漸形成高潮,將必以千軍萬馬的聲勢向前推進!

(訂正:昨天社評第九段「對愛國青年學生的迫害還算少嗎?」句內,「還」字誤作「不」字。段末問號應作句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