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港府應即發動居民自衛組織

廣泛發動港九居民的力量,自衛抗暴,這是我們從五月暴亂以來的一貫主張。我們曾對這一主張,數度陳述它的優點和需要,希望當局與居民採取適當步驟,予以實現,使它成為一種運動,全面抵抗左派暴徒的搗亂,保衛社會與居民的法治和安寧。迄今為止,我們的主張雖然獲得不少人士的贊同,但尚未見官民兩方對此採取任何方式的實踐行動,殊令人憾惜。最近幾天來,左派暴徒越發瘋狂,到處置彈擲彈,截至本星期一為止,官方統計謂已造成死傷逾二百人的流血屠殺。照這樣的情形發展下去,港九居民今後的日子,直似生存在一個恐怖之島,生命安全,分秒俱受威脅。如果港九居民仍不動員起來,展開自衛抗暴運動,豈不是坐等左派暴徒的殺害?因此,我們願重申前議,再度提出港九居民組織自衛機構的主張。

有關發揮民眾力量參與抗暴的歷史事實,不勝枚舉。港九居民今日所面臨的鬥爭,其性質與內容,是一種沒有前綫的抗暴作戰。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港九居民,為了自由和法治,舉正義之旗,支持港府,站在一條陣綫,同心協力,來打擊左派暴徒毀滅自由和破壞法治的陰謀,正如遠東英軍總司令賈華將軍所言,是站在抗暴的第一綫。如果站在第一綫的戰士不加以組織,又如何能制敵機先?港府當局和港九居民,對此應該深入細想一番。

本港當局從過去五個多月來的事實,現在應該對抗暴必勝的信念,愈趨堅定。此項信念的日益增強,不容否認是由於港九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居民,通力合作和一致支持所致。換句話說,當局雖有抗暴的決心,而居民給當局帶來了必勝的信念。此中的相互關係,祇有「休戚與共」四個字可以表達。當局與居民這種關係的維繫,有賴於當局對居民的安全保障和群力發揮,這是不可推卸的責任;但依目前的情形來看,當局對此顯然尚未加以充分重視,居民的抗暴力量因而無從作有組織的展開,仍處於個別的和分散的狀態之中,坐視左派暴徒不分晝夜,到處置彈擲彈來殺傷居民。軍警的力量究竟有限,終日疲於奔命,防不勝防,無形中使左派暴徒在大膽殺人傷人之後,得以逍遙法外。補救之道,就是當局應及時放手發動居民,組織起來,實行自衛。我們相信港九居民,為了自身的安居樂業與社會的共同安寧,無人不樂於參加自衛行列,與左派暴徒展開戰鬥!

港九居民對聯合自衛,我們認為自身也有主動發動的責任,不能以被動心理,等待當局的「動員令」。我們採取自衛,理由正當,因為左派暴徒的殺害對象,就是港九中國居民!從三歲小童到老弱居民,死傷於左派暴徒的炸彈之下,已有數百人!徙置區大廈、公眾聚散之地、學校和交通要道,都是左派暴徒置彈擲彈的「屠場」,證明這班滿手血腥的兇手,以殺害中國居民為快事!他們高喊「制死港英」,實際上則是制死港九中國人!左派暴徒磨刀霍霍朝我們頭上斫來,我們還不起而自衛?為了這一代的生存,為了下一代的幸福,我們也該聯合起來,實行自衛了。

港九各區街坊會,就是組織居民自衛的理想策動單位。我們過去曾說過,自衛的方式頗多,例如成立自衛隊,或者街坊巡邏隊等等,每個街坊會在其會區內,視地區的大小和居民的眾寡,分別組成一隊或數隊,晝夜輪值巡邏,密切了解區內居民的動態,對可疑的左派分子,加以監視或舉報。遇到發現炸彈時,執行安全隔離,勸告居民不要聚觀,同時協助軍警,監視附近屋宇的可能偷襲。如見有左派暴徒在附近大街小巷置彈,立即予以擒拿,交警處理。前幾天,若干位居民分在港九擒獲兩宗置彈事件的左派暴徒,就充分證明居民可以自衛之外,而且能補軍警人力的不足。

我們堅認組織港九居民,實行自衛,已為現階段抗暴的最迫切工作。現實的理由除已如上述的之外,另外還有兩項客觀理由:一是目前港九居民的抗暴意志,已進入新的高潮階段。在五月至六月這段期間,居民容或對左派暴徒的兇惡真面目,仍認識模糊,一部分居民可能採取觀望態度。到了現在,形勢大變,左派暴徒那一副殺人兇相,已暴露無遺,港九居民深知若不起而自衛,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就有遭毒手的可能。因此,人人自發的、自覺的站到抗暴陣綫的那一邊,準備竭盡所能,與左派暴徒從事生死存亡的戰鬥。這種空前旺盛的民意,正是組織起來實行自衛的良好時機。二是港共分子和所僱傭的暴徒,最畏懼的是群眾力量。這是一股無可匹敵的雄厚力量,可使共黨發抖,也可使共黨慘敗。港九百分之九十九的居民,就是這股無可匹敵力量的源泉,我們不能棄之不用,群眾力量所趨,就是戰勝一切邪惡勢力的保證。為了徹底擊敗左派暴徒殺人放火的陰謀和行徑,讓我們快快組織起來,堅守民眾崗位,實行自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