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加緊發表青年工作

下(十一)月二十一日在本港開始兩項關於青年的重大會議是由香港社會服務協會主辦,並獲得政府的資助,邀請澳洲、紐西蘭、伊朗及亞洲十九國的青年代表參加第二次的青年節及地區青年工作會議,為期五天,其目的為使其他國家的青年明瞭本港的青年狀況,青年節的目的是表現香港青年本身的活動,而地區青年工作會議是討論一個重大的問題--「在迅速轉變世界中的青年地位」。這是本港對青年工作的空前創舉。

前日在社會志願工作者的訓練營中,本港社會福利處處長陶雅禮對出席的六十三個志願工作者發表演說,陶氏提出,香港青年問題的最根本困難,是有訓練及沒有訓練的青年領袖的缺乏。使青年解決消閒的問題,並不是在於供給更多的娛樂中心或會社場所,而是要有更多青年領袖去指示領導他們。陶氏承認香港社會對青年的培育與其實際目標為何兩問題之間,是存有大的距離。陶氏認為需要採取一現實的看法,即需要尋找適當的場地及有為的領袖,需要聘請有志向有才能人士去主持發展的計劃,及需要尋求一種方法去確實接觸到那些對己及對社會有最大危險性的青年。陶氏更透露,青年活動的前途甚令人興奮。童軍運動將大事擴充,工作訓練中心將會成立,社會服務協會將加強研究關於青年工作之問題、需要及資源。

這兩段消息表示香港對青年問題已有加強重視的趨勢,其所側重的是青年領袖及社會工作者的訓練,這是非常合理的。香港對青年工作的展開,以前都是由義務團體所擔負;但目前政府已經感覺到義務團體的努力不足以應付龐大人口的青年的需要,而須加強推進青年福利,政府的資助和支持是理所當然的。

陶雅禮處長說得非常清楚,現實的問題是怎樣找到合適的場地及人材,如何保留有志有才的工作人員去發展工作,及如何接觸到最需要領導的青年。我們知道由政府領頭的任何事業是常犯一個重大的毛病,就是變成一種官式的機構,而缺乏了原動力及彈性,所以這種工作必須交回義務團體去執行。政府可能有助的,是訓練領袖的機構和龐大經費的補助。然而義務團體擔任工作亦有其弊的,就是工作過於狹隘而多時互相重覆,不能普及到整個地方。因此社會服務協會就是一個解決這種弊病的機構。

不錯,青年工作缺乏領袖人材,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志願工作者只能有限度去填補一時的缺乏,但不能永久使用志願工作者去擔當重大的責任。基督教青年會的經驗是值得我們去借鏡的,他們發現志願工作者雖有其價值,但有訓練而全時間獻身的工作人員才是他們主要的幹部。發展青年工作必須造就一班職業工作人員,一如其他自由職業,使工作人員有同樣的保障和合理的待遇。

本港快將有地區青年工作會議的舉行,我們要請教其各國代表,他國在其國家的青年工作者是否大多數屬於職業性的,我們亦要清楚其國家是否有政府設立的青年部門。據我們所知,有許多亞洲國家的政府,在其文教部內,設有青年訓育的一部。香港是否能學效怎樣的制度,是我們不能預言的問題,是需要繼續研討的。但政府的龐大資助是不能避免的責任,要將青年工作做得圓滿,沒有經濟後盾是全無可能的。

至於設備與場地的供給,香港是最落後,我們不能忽視這個缺陷。目前我們或許急需領導人材的訓練和造就,但設備與場所在將來是極度的必需品,政府方面應有長遠增添場地及設備的計劃。最後我們不能不提及青年問題是與教育制度有緊密的關係,兩個問題應予同時檢討,不能單靠社會服務的機構去改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