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對港共黑幫還有「談判」餘地嗎?
--由文錦渡一歐籍警官被擄走引起的問題

在英聯邦事務部次官石寶德勳爵訪問香港的期間,出現有這樣的一種情況,一方面是石寶德在記者招待會上發表談話說:「英國政府是願意支持香港,不但是現在,將來亦復如此」;但又聲稱:「無論是政治或經濟問題,若以暴力去謀求解決,是永遠不能得逞的。對香港目前的情況,若依循正常的途徑,我相信港督是願意商量解決的;而我本人在港期內,同樣願意商討這事。」就石氏的談話語意看,他似乎是向港共分子伸出「友誼之手」,希望他們不要用「暴力」去解決問題,而應該依循「正常途徑」。甚麼是「正常途徑」呢?石氏對此沒有說明,但許多人認為,這可能是指甚麼「談判」之類。因為離開暴力而找正當途徑,除了「談判」也幾乎別無所指的。同時,石氏談話還有值得注意的一點,是他招待記者時,可能還沒有與港督戴麟趾爵士交換過意見,但他卻先說「我相信」港督願意依正當途徑解決問題,和「我本人」也同樣願意商討這事。這兩句話給予人們的印象,好像是石氏此來的最大目的,是要與港共分子打開「談判之門」。而所謂「我相信港督願意」云云,其中有無「先入為主」之意,尤覺耐人尋味。

但在另一方面,就在石寶德勳爵「在港期內」,港共黑幫不僅無意放棄「暴力」,還在港九各區如瘋如狂的大佈「炸彈陣」,造成了六十人以上的重大死傷。這是否為港共黑幫作為對石氏「正當途徑」的答覆,我們不願在此加以忖測,但前天的消息傳來,在文錦渡邊界的一名歐籍警官,因與華界的共方「農民」「談判」鐵絲網問題,結果問題還沒有解決,該警官便給這些「農民」強擄入華界,再次造成一宗新邊界事件。為了這事,港府當局昨天宣佈將文錦渡重行封鎖,港府發言人說:該項措施的執行,是由於無法抵受共方人士的不法行為。港方希望共方負責的有關當局,明瞭該等行動的嚴重性,才可以避免該等事件的再次發生。

由於上述情況的出現,它清楚說明了一項事實,即是不管石寶德勳爵如何「相信」或者熱心與港共黑幫舉行所謂「正當途徑」的談判,而事實證明是此路不通,一切無從「談」起。對於這次事件的發生,我們覺得有三點意見必須在此表示:

第一、有種種理由可以相信,過去邊界一再發生共方人員越境挑釁和劫持港府官員、軍警等事件,是出自港共黑幫從中策動(以金錢賄賂)的卑鄙陰謀,港府有過不止一次的教訓,那個前天被他們擄走的歐籍警官,實在沒有隨便輕身與這些華界暴民舉行「談判」之理。因為一項已經公開的事實,駐防邊界的英方軍警,非奉有特殊命令不准向越境滋事的共方人員開槍,姑勿論此項政策的利弊何若,至少已給予共方人員一項「保證」,不管他們如何行為「不法」,也不會發生「危險」之虞。在這種環境之下,任何港府官員與他們接觸「談判」,他們都可憑藉暴力而把該等官員劫走。像這樣一個基本存在的不利因素,而該歐籍警官依然無所戒備,實在未免使人感覺驚奇。因此,對於這一事件的發生,我們不能不認為是港府有關官員的疏忽,而必須加以切實檢討。否則長此以往,同樣事故是必防不勝防的。

第二、我們不知道香港英國「財團」對港府的影響力量究有多少,但這些財團之中有一部份人主張與港共黑幫舉行「談判」,這已近於公開的秘密。因此幾個月來港府當局對港共暴亂的極力容忍,始終不肯採取大刀闊斧的除暴安良的措施,這是否受了某些「鴿派」人士的從中掣肘,也不能使人無疑。但現在的無情事實擺在眼前,港共黑幫祇要「暴力」,不要「談判」,港府愈對他們容忍,他們暴亂便愈益變本加厲。而日來軍警市民所受的重大死傷,更無可否認正是這種「容忍」所產生的結果。但我們卻要提醒港府當局和一切香港英國人士不要忘記,遠東英軍總司令賈華將軍曾經一再說過,要香港安定無虞,必須全港居民能夠守住「第一線」,目前香港居民的一致支持政府,正是他們守住「第一線」的事實表現。可是,他們支持政府有一不易原則,就是不能對港共黑幫作無條件妥協,這是民意的基礎,如果港府不想失去「民心」,那是沒有甚麼徘徊瞻顧餘地的。

第三、我們也想有所告於石寶德勳爵,用「談判」方式解決政治問題,雖為英國人之所長,但對滅絕人性的港共分子卻毫不適用。歷史告訴我們,當年張伯倫在慕尼黑會議出賣捷克,用意原在避免戰爭,希圖「自保」,但結果卻是促成戰爭加速爆發,並幾乎使英國陷於萬劫不復的深淵。石氏此次來港訪問,我們但願他不要忘記慕尼黑教訓,而對香港有深入的了解,否則他是將會一無所得,虛負其行的。

總括說來,香港居民對港共暴亂無不深惡痛絕,忍無可忍,港府拿出更大勇氣來消除共亂,再也不應有所躊躇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