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港共黑幫為何反對遞解返大陸?
--中共能夠放過這些「賣國漢奸」嗎?

照香港左報長期以來的說法,大陸無論如何是個「幸福的天堂」,人人「豐衣足食」,「意氣風發」,決非香港的「殖民地生活」所能比擬。因此那些以「愛國」自命的左派分子,就應該嚮往「新中國」之不暇,決無視為「畏途」之理。但現在事實證明,港共黑幫對於自稱「幸福無邊」的大陸,不僅不願回去「享福」,而且一聞有被解返大陸的消息,就驚惶失惜,「怕得要死」,甚至不惜透過左報宣傳,表示「反對」。尤其是那些因「抗暴」入獄的「獄中戰士」,他們已經失去自由,而反對遞解則最烈,俗語有謂「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進來」,這不是咄咄怪事嗎?

據昨天「大公報」刊登的一則消息說:「被港英法西斯當局囚禁在赤柱監獄的反英抗暴戰士,正在獄中展開一場反對港英強迫受難同胞簽字遞解出境的鬥爭。獄中的同胞不論個人或集體,都堅決拒絕簽字,堅決反對遞解。受難同胞嚴正指出:香港是中國的神聖領土,中國同胞居住在香港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同一消息又說:「受難同胞的家屬,對港英監獄當局以強迫簽字遞解的法西斯手法來迫害獄中親人,感到非常憤怒(其實是「惶恐」)。家屬們堅決表示支持獄中親人的鬥爭,時刻注視事態的發展。」

除了發表消息外,「大公報」又寫了一篇「支持獄中戰友英勇鬥爭」的短評,表示它對「反對遞解」具有同感。這短評中有說:「目前天氣已屆深秋,被迫以地為床的戰友,至今仍穿短褲,終夜縮瑟於寒風之中;尤其是令人憤慨的,最近又攪其強迫簽字遞解的可恥陰謀。港英黑獄當局這些可惡行為,適足以暴露其法西斯的猙獰面目,激起獄中的戰友更堅強的反抗。」

「大公報」如此氣急敗壞的反對「港英」將他們的「獄中戰友」解返大陸,我們不禁要問:「大公報」這種態度,究竟算是「愛國」抑或「賣國」?如果說「愛國」,那他們就必須清楚答覆下面這幾個問題,不要空言「反對」,給人以「香港遠勝大陸」的印象。

第一、「大公報」等一直把赤柱監獄說成為「黑獄」,那些「獄中戰友」能有機會解返大陸,也就是脫離「黑暗」,重見「光明」,你們反對港英這樣做,豈不等於說,即使是個「法西斯監獄」,也要勝過大陸許多嗎?你們如此唾棄「新中國」,究竟為的是甚麼?

第二、「目前天氣已屆深秋」,你們的「獄中戰友」們,「至今仍穿短褲,終夜縮瑟於寒風之中」,撇開他們的罪、罰是否相抵不談,你們的表示「關懷」是應有之義。但是,你們既無力救助他們,又不願他們回去大陸享受「天堂生活」,硬要他們在香港「黑獄」中「受難」,如此心腸,真是「何其毒也」!

第三、左報平日常言,大陸充滿「毛澤東思想的光輝」,如果「大公報」不否認這些「獄中戰友」為毛澤東信徒,叫過不少「毛主席萬歲」的口號,則他們回去大陸,也就是所謂「回到毛主席身邊」,這樣「光榮」的事,為甚麼你們也要公開反對,你們是否「打着紅旗反紅旗」?

第四、這些「獄中戰友」們,刑期短的幾個月,長的八、九年。但一旦出境就將恢復自由,亦可稱為「光榮的出獄」。以前那些被解出境的左派分子,不是都說回去大陸就「非常非常的幸福」嗎?為甚麼你們寧願在香港坐監也反對解回大陸去?你們如此「三視(輕視、蔑視、仇視)新中國」,究竟打的甚麼鬼主意?

第五、你們常說要「堂堂正正的做個中國人」,而香港則是個「腐化不堪的殖民地」,照理,你們和那些「獄中戰友」們,早就不必等待港英遞解,也要回去大陸作個「中國人」的,但你們不僅滿足於這種「殖民地」生活,而且還以承認「港英法律」、能在「黑獄受難」為得計,你們這種意識形態,豈不等於承認自己是「賣國漢奸」嗎?

上述這幾個問題,如果「大公報」等不想託詞規避,他們是應該提出答覆的,否則,他們這種反對就未免太無意義和過於洩氣了。但我們知道,港共黑幫反對遞解出境的原因,事實卻有許多難言之隱,而不是如他們所說的有「居留香港」的權利。其中之一是,較早以前傳說曾有一批左派暴徒被解返大陸,但在抵達廣州後,他們不僅未受到「英雄凱旋」式的歡迎,而且還被視為「工棍」、「黑幫」,全部解到「勞改營」裡去。這種可怕的遭遇,那正是任何香港左派分子所要盡力避免的。其次是,港共黑幫的所謂反英鬥爭,根本沒有得到中共的支持,抑以目前大陸亂作一團,誰也不會照顧他們,新界有些受港共黑幫蠱惑的鄉民,犯事之後逃到華界去,結果不是被疲勞審訊,就是處處遭人白眼。港共黑幫本來就是牛鬼蛇神的一群,他們又怎會不對被解出境聞報失驚,亟於提出「反對」之不暇呢?

由前所說,港共黑幫以反港英為名,反「新中國」為實,雖欲不承認為「賣國漢奸」,不可得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