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石寶德來港幹什麼?

在港英繼續對港九愛國同胞進行法西斯鎮壓的時候,倫敦官員頻頻來港活動。駐遠東英軍司令賈華走了未久,英空軍副參謀長符利昨天又來了一趟。連英下院議員來到也要到邊境窺伺一番,對香港局勢大放厥詞。賈華、符利等人更與港英軍政人員頻頻密斟,發表談話為港英竭力打氣壯膽。今天,英聯邦事務部次官石寶德也來了,預定逗留八天之多,除了將與戴麟趾等「討論當前問題」,還安排了種種節目同港英控制下的機構和社團接觸。

記得五月間英聯邦事務部次官高爾斯沃西、香港司長卡特和遠東司長博蘭等來港,與港英當局策劃的結果,就立即製造了花園道和鐵崗的血腥事件,步步展開了對我愛國同胞的大鎮壓、大迫害、大圍搜,同時一再向中國人民挑釁。

人們又看到,戴麟趾從英國「休假」回來以後,繼續採用格殺打捕的法西斯手段,破壞我愛國同胞慶祝國慶的活動,海陸空三路出動向我國泊駐香港的船舶進行威脅,並出動英軍撕奪我國國旗。非法圍搜和非法逮捕等事情,幾乎無日無之。尤其嚴重的是,港英要把這幾個月來對愛國同胞進行民族大壓迫的那套「緊急法令」變成經常化,企圖叫愛國同胞長期忍受它的法西斯統治。

在這個時候,石寶德又溜到香港來,人們可以斷言:「來者不善。」他將與港英官員密斟怎樣對付港九愛國同胞以及怎樣維繫英帝在港的搖搖欲墜的反動統治,都在人們意料之中。

我們可以預先告訴石寶德:不管你們搞什麼鬼花樣,都是白費心機。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同胞是英國殖民主義者所對付不了的,你們企圖用法西斯的暴力來維持港英這種反動統治,完全是玩火自焚。

這五個多月的事實清楚擺明,港英海陸空三軍出齊,「法庭」、「監獄」、「緊急法令」,加上捏造罪名、插贓陷害等等手法,殺了二十多人,打了捉了近四千人,現在還在黑牢裡磨折着兩千多人,無惡不作,窮兇極惡。到底達到了什麼目的呢?與港英的主觀想法剛剛相反,反英抗暴的烈火燒得更加熾烈了,愛國同胞的團結更加鞏固了,隊伍更加擴大了,辦法更多了。港英妄想遏制毛澤東思想的傳播,結果是毛澤東思想空前深入人心。愛國同胞就是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來堅持鬥爭,爭取勝利,一定要港英在光焰無際的毛澤東思想這個精神原子彈之下粉身碎骨。

毛主席的教導指出:「我們要有清醒的頭腦,這裡包括不相信帝國主義的『好話』和不害怕帝國主義的恐嚇。」又指出:「帝國主義者就會嚇人的那一套,殖民地有許多人也就是怕嚇。他們以為所有殖民地的人都怕嚇,但是不知道中國有這麼一些人是不怕那一套的。」港九愛國同胞就是不怕港英那一套,由小孩到老翁,在「法庭」也好,在監獄也好,面對着港英的軍警也好,人人一致報之以仇視、鄙視、蔑視。

在愛國同胞這麼英勇的鬥爭下,港英在政治上陷於破產,經濟上出現百孔千瘡,文化上被抨擊得醜態畢露。不僅如此,它在百年舊恨上添上無限新仇,它欠下了港九同胞和中國人民更多更大的血債了。北京早經指出:這些血債總清算的日子是快要到來的。

目前港英再瘋狂掙扎,也不過再格殺打捕多一些人罷了,這只能更激起更大的反抗與憎恨,更增加它自己的滔天罪行。香港愛國同胞同全中國人民已下定決心,把這場鬥爭進行到底,不要說港英區區這點兒軍警力量,即使把英帝的全部力量傾巢開來,也不放在港九同胞和中國人民眼裡。老實說,港英十八路板斧已差不多要齊了,港九愛國同胞無比雄厚的潛力還未動用,而中國人民更是連手指尾都還未動一動。英帝的文武官員跑到香港來,大搖大擺,指手劃腳,神氣活現,在港九同胞看來,只當紙老虎活現形。任何陰謀都休想倖逞。

讓我們再一次提醒他們:香港是中國的領土,香港的命運由港九同胞和中國人民掌握,香港的事務由港九同胞和中國人民決定。香港的局勢被你們搞到這麼嚴重,你們還要繼續為非作歹,真是自尋死路。如果你們還不低頭,就趁早準備後事可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