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傲慢與偏見
--一個必須糾正的觀念

昨日是「重陽」,不到一個月就是「立冬」,港九左派暴徒開始搗亂之時,適在五個多月前的「立夏」,論時序,由夏而秋,轉眼冬屆,韶光倏忽,將近半年。在這一段日子裡,香港可說是震撼世界的地方,世人的視綫僉集中於這一蕞爾小島,關懷香港居民的命運和福祉。經過五個多月來本港居民英勇和堅定的抗暴努力,現在大家都可同意一項鐵般的事實,此即左派暴徒不僅已遭擊敗,而且敗得非常悽慘;香港居民不但仍可享受自由和法治的生活,而且正為恢復被破壞了的繁榮和安定而加緊努力。這是當前自由與極權思想鬥爭史上最輝煌的一頁,香港居民永生難忘的經歷。同時也再次證明邪不勝正,真理站在我們這一邊。

若問擊敗左派暴徒毒辣陰謀的主力何來,我們可以毫不思索的回答:來自港九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國居民!此話並非我們自誇,而是無可辯駁的事實,在在都有佐證。香港當局對付左派暴徒的堅定和強硬態度,無可否認自是擊敗港共陰謀的基本因素之一,但是如果加以進一步分析,香港當局若無港九百分之九十九中國居民全力支持和協同行動,則堅定和強硬的態度,也就無法發生作用了。此即中國古人所說「得民者昌」的具體含義,不僅適用於此時此地,而且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政治哲理。

港九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國居民與香港當局站在一條陣綫,是因為他們愛好自由和法治,對破壞他們生活制度的暴徒,決予抗拒,不容暴徒用殺人放火的邪惡手段,把他們推落黑暗地獄。除了這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國居民同心抗暴外,在本港人口上佔絕對少數的非中國居民,在過去五個多月以來,對於支持港府維持治安上,雖然也作了某種限度的貢獻;但若從抗暴力量的總和比例上來說,他們的貢獻不能不說是微不足道。他們其中甚至有一小撮人還失去抗暴必勝的信心,散播妥協的「媾和」空氣,削弱抗暴力量。對於這種現象,我們祇能說是為親痛仇快,思想上屬於缺乏自信心的投機主義者,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之輩。

我們提出上述意見的動機,就是深覺時至今日,在一部分非中國居民之中,不但未對港九絕大多數中國居民的抗暴貢獻,加以適當的評價,反仍存有一種荒謬的傲慢與偏見心理,已遭人類唾棄的優越感,仍在作祟。祇要大家留心觀察,便可發現這種現象的存在。舉一個具體例子來說:香港希爾頓酒店歧視中國居民,就是這種傲慢與偏見心理的泛現。本港一家英文晚報新近曾先後刊出一封中國讀者投書與該酒店副經理的答覆(「工商晚報」於十月十一日,已將該兩信原文譯登),顯然反映港九中國居民,對於這種反常現象,已觸發極大的反感。

根據這位中國讀者的投書所述,講希爾頓酒店對進入該酒店的中國人,實施搜查手提物件,對歐籍人士則一概免除。該讀者詢問何以歐籍人士免搜時,該酒店的安全人員答以「所有的中國人都要被搜查」。據稱這是該酒店經理部命令,他祇是奉命行事。希爾頓酒店的副經理,在其覆信中,除了說些不着邊際的話外,謂搜查中國人的手提物件的理由,因為「近日的事件都是由中國人造成的……」。怹的覆信,至少證明了該酒店指定專搜查中國人的措施,確有其事;至於歐籍人士免搜的理由,就是歐籍人士不會携帶肇致危險的東西。其傲慢與偏見的心理,躍然紙上。

我們願代表本港中國居民聲明的,就是「近日的事件都是由中國人造成的」這句話,根本是偏見。左派暴徒祇是港九中國居民中絕對少數的敗類,他們無良知和人性可言,港九百分之九十九中國居民恥與他們為伍,纔協力同心的展開壯烈的反擊。天下的是與非,絕對不能以少論多,籠統概括的不加區別。凡是生存於太陽之下的人,不分種族和國家,良莠不齊,美國亦有不良分子,難道我們便把美國的一億五千多萬人民,個個都認為是「歹徒」?如果港九的中國人個個都如該酒店心目中的居民,試問香港那能有今天?這是就大的一方面來分析。小的一方面,希爾頓酒店是世界性的組織,對香港的旅遊事業,自有其責任,應該大門暢開,遠悅近來,賓至如歸。難道說中國人登門,就用一種歧視心理接待?試想香港的中國居民對於這種傲慢與偏見怎能接受?退一步從營業觀點來看,該酒店的華人顧客讀了這封顯然未經深思熟慮的覆信,腦海裡會不會泛出如果携有包裹、皮包之類,便很可能受着嫌疑罪犯的對待,遭遇搜查的疑念,因而裹足不前呢?該酒店的這種態度,祇能造成本港中外居民間的隔閡,徒為左派利用來作宣傳口實,對於本港當前局勢既無裨補,反從而害之,我們深為該酒店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