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誰為為之?孰令致之?

近來的居民生活越來越感困難,一般收入有減無加,而物價猛漲,負擔日益增重。港英上月公布的生活指數,打破廿年來的最高紀錄。港英機構的華籍文員已在要求加薪。外籍文員也隨着提出要求。加薪意味着進一步的通貨膨脹。更多的人面對生活費用的高漲,更加焦灼不安了。

這些現象的造成,誰為為之?孰令致之?一句話,咎在港英。

這五個多月來,港英瘋狂反華,大舉格殺打捕港九愛國同胞,使整個港九籠罩在白色恐怖之下,各行各業遭受打擊,資金滾滾外流,港英本身也收入大減、開支大增,一味猛印鈔票,港幣流通數額一下子增多了六億多,物價怎能不漲?購買力怎能不減低?生活怎能不困難?

萬惡的港英統治是野蠻透頂,也虛偽透頂的,平時,裝出「關心居民福利」的樣子,最近港英的喉舌也在侈談什麼社會「改革」,實則它只知「刮龍」,那裡會顧及居民的生活。它這次進行民族大壓迫,悍然在居民生活必需品問題上,也大搞反華花樣,這就徹底揭開它的偽善面具,露出它的反動本相。

例如在大米問題上,港英一直歧視中國大米的輸入,諸多刁難限制,迫令居民吃貴米。它還吊銷了招商局等所經營的五個貨倉的儲米執照。這種無理措施,遭到抗議,迄未撤銷。

在它片面封鎖文錦渡邊境後,港九副食品供應奇缺,價格猛起,而蘇弼竟大發以「織布機主人」自居的謬論,並四出「另闢貨源」,企圖叫居民「節約」少吃或準備吃代價昂高的外來副食品,這一套可惡而又可笑的想法和做法,已被事實證明是永遠辦不到的。連三歲小孩都深知,沒有任何其他地方可以代替中國大陸在這方面的供應。它被迫把文錦渡邊境開放,居民以為可以舒一口氣了,怎知港英還在出術,出動軍警攔截國貨專車,搗毀貨品,並破壞貨場水源,造成牲口大量死亡。對於中國大陸凍肉的輸入,也橫加限制。有關方面日來分別向港英提出抗議,警告港英注意後果。

還有東江的供水。新的年度供水,這個月已經開始了。現在誰都看到,東江方面一向依照協議辦事,愛國社團在反英抗暴鬥爭中,也沒有提出過停止供水的意見。港英七、八、九三個月不肯買水,怕買多了不上算,而不是東江方面抓緊水管不放。港英胡說「東江不供水」,實行「政治制水」,「借水反華」,甚至後來存水多達百五十億加侖,還要限定每天只供水四小時,還要在水裡加入鹹水。在各界鬥委會等三團體發表聲明,指出東江即將供水後,港英仍要多制了幾天的水。這不是分明和居民過不去嗎?

我們一再指出,祖國主副食品和東江之水供應港九,便利了廣大同胞的生活,減輕了他們的負擔,同時也緩和了香港的經濟危機,有利於工商各業的經營。香港的工業品能夠以較低的成本向外推銷,完全與此有關。日前副食品漲價時,有些工業界人士立刻就公開表示焦慮。港英從我祖國對港九同胞的關切與照顧中,也揩了油,沾了光。它竟還要在這些地方反咬一口,進行反華,從事搗鬼,不惜造成工商業的困難,置廣大居民的生活於不顧,真是其行可鄙,其心可誅!

香港是中國的領土,港九同胞與祖國血肉相連,事實上香港也絕不可能離開中國大陸而生存。港英要在這個地方搞這種反華勾當,只能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從港英這些勾當中,人們更擦亮了眼睛,更加知道港英這個反動統治同廣大同胞的利益是水火不能相容的。光是為了生活,也非把它鬥垮鬥臭不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