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0月9日 星期一

向站在「第一綫」的香港居民致敬
--由賈華將軍談話說到「中巴」勞資糾紛問題

遠東英軍總司令賈華將軍再度訪問香港,在前天記者招待會上談及有關香港局勢的問題。據賈華將軍表示,他對本港目前的情況,比較他在七月訪港時,已改善得令人滿意;而香港能夠成功地應付這次騷亂,他認為主要的原因是政府及市民都能認清實況,團結合作所致。在答覆記者詢問如港九及新界各地同時發生騷動,英軍是否能勝任應忖的問題時,賈華將軍肯定地表示,「維持香港安定的第一道防綫是香港人民,第二道防綫是警察,第三道防綫則是軍隊。」賈華將軍是遠東英軍的統帥,他認為維護香港安全的三道防綫,站在第一綫的是全體居民,其次才輪到警察和軍隊,這正是一個軍事家的內行人說話,足以闡明香港安全與香港居民意志的重要。記得在賈華將軍七月訪港時,他也曾經表達過這種觀點,現是再度陳明,益見其對此項信念的始終如一,絕無改變。

如所了解,共黨暴亂是一種內部顛覆,各國情況,都是一樣,故要壓制這種顛覆活動,軍隊祇能居於輔助地位,主要力量則在於人民。也就是說,如果人民沒有應付共黨暴亂的勇氣,壓制他們顛覆活動的信心,則軍隊便將無能為力。而香港情況正是如此,由過去四個月來的事實表明,港共黑幫之所以一敗再敗,以至今天的萎靡不振,這都是由於香港居民信心堅定,消極的不受他們蠱惑,積極的給以各種打擊的結果。也因此,今日香港局勢的大為改觀,事實也未動用到多少軍隊的力量。

人民力量之所以強大,主要在「民心」,無論任何政府,也不能缺少這種民心的榰柱。港共暴亂洶洶而來,我們不能說它全無力量,但因它事事與群眾為敵,失盡民心,這便註定了必然「沒有好下場」。過去的不說,姑以眼前為例,港共黑幫在炸彈攻勢失靈後,又說要由昨天開始,威脅漁民作三天的「罷市」,但也正如全港居民有目所共睹,昨天各區市場的魚類供應,祇有增加,並無減少,部份售價且有下跌的趨勢。港共黑幫發出這個號召,顯然認為多少有點把握,但事實勝於雄辯,他們是「欲罷不能」,可說全軍盡墨了。

為甚麼港共黑幫會敗得那麼悲慘呢!道理就在他們存心害人,以香港居民為鬥爭目標,根本與「港英」無涉。一般漁民儘管知識不多,但他們明白,「罷市」祇有使他們先受其害,同時也會令到一般香港「同胞」受到影響,港共可以與香港「同胞」為敵,但漁民是沒有理由要作它的鬥爭工具的。就因漁民明白了這點簡單的道理,所以港共黑幫的「鬼話」,就無人理睬了。

正如賈華將軍所說,決定香港安全的是香港居民,不僅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亦必如此。這對香港居民,無疑是一種極有意義的鼓勵。但我們知道,「居民」祇是一個籠統的名詞,並無階級之分,也無貧富之別。這是否就可以說,今天所有香港居民都已經站在「第一綫」呢?如果不是,那些對港共暴亂好像無所容心的居民,又當如何呢?就目前來說,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因為假如香港居民也有「前綫」與「後方」之分,這就不能說沒有給港共黑幫以尋隙抵瑕的機會。根據現有的事實,香港居民至少有兩種,一種是對共黨鬥爭始終站在第一綫的,他們是水陸交通工人,維持副食品正常供應的各區攤販,與及許多堅守工作崗位的勞苦大眾,由於他們的支持政府,各安本職,已經成為維持香港安定的有力因素。另外一種是躲在「後方」無所作為的,他們包括有若干社會名流、大商人、大資本家等等,他們雖然也厭惡共黨暴亂,但出力最少,而自視至高,這就與「前綫」居民,不僅利害不能一致,且亦不能無所隔閡。譬如此刻「中巴」發生勞資爭執的問題,就是一個顯著的例子。

說起中巴勞資的糾紛,任何人也不能無所感慨,更不能不予注視。因為在這四個月來,中巴的正義工人為了維持公共交通的服務,他們曾被左派分子罵為「漢奸」、「工賊」,辱罵之不足,更出以行動的威脅,有幾個正義工人,就在他們行車時間內,被暴徒攔途截擊,予以毆傷,但他們並未給暴力嚇阻,依然奮不顧身,為維持公共交通而工作。這種無視港共黑幫威迫利誘的大無畏精神,誰也不能否認了他們對香港安全作出的貢獻。最近中巴工人為了行車輪次增加,用膳與在站的休息時間減少,要求公司當局照增時加工辦法予以補貼,不料公司當局對此嚴詞拒絕,並以「執行風紀」為詞,對工人領袖作出咄咄迫人的恫嚇。昨據消息傳來,工人方面已向中巴當局提出「哀的美敦書」,限資方在今天下午五時前,就要答覆過時補薪的問題。事情本來很容易解決,但竟鬧到這般田地,那人們不禁要問,像中巴當局之所為,究竟是以香港的公共利益為前提,抑或是把本身利益置於香港安全之上呢?

因此,我們必須在此正告那些祇知唯利是視的資本家們,在你們重視本身利益的同時,可不要忘記了本身對香港安全那一份責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