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0月3日 星期二

由毛幫內潰看港共末路
--江青聲價正在急劇下跌了

由於「十.一」偽慶的來臨,使我們清楚看到北平毛幫內潰的發展,和港共面臨末路的事實。在我們過去評述有關毛幫的「文化革命」問題時,曾經估計江青與周恩來之間,最後將會形成尖銳的衝突。現有跡象顯示,他們衝突正由「暗鬥」轉到「明爭」了。這跡象之一是,在「十.一」天安門上的名次排列中,江青不是如外界忖測的「力爭上游」,而是「聲價大跌」。據「新華社」報道毛、林以下的「主席台」上名單是:周恩來、陳伯達、康生、朱德、李富春、陳雲、宋慶齡、董必武、陳毅、李先念、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謝富治、李雪峯、宋任窮、江青、劉寧一、楊成武、栗裕、戚本禹、葉群等(但昨天「新華社」把這份名單修正,取消了李雪峯、宋任窮和劉寧一的名字)。江青排在第十七名,比去年同一時期的類似場合都低了許多級。而最足顯示周恩來「斷然壓倒」江青的一點是,曾被江青一系「革命小將」鬥到聲名狼藉的幾個偽「國務院副總理」,除譚震林榜上無名外,其餘全「騎」在江青的頭上。以江青這個善妒而又愛出風頭的妖婦,若非被周恩來壓制得「貼貼服服」,她是誓不干休的。而那些「副總理」之能夠「黑而不倒」,當然是出自周恩來的大力撐腰。記得在幾個月之前,江青的「三司」人馬天天向「國務院」搗蛋,不是「揪」這個,就是「鬥」那個,大找周恩來麻煩,如今周恩來便利用調停各地流血武鬥的機會,向江青大舉反攻,報卻一箭之仇了。周恩來是個「笑面虎」,他不必出動人馬在大字報反鬥江青,祇要在「十.一」場合把她壓到透不過氣就夠了。

另外一個更明顯的跡象是,由周恩來親自主持招待各國共黨代表團的「國務院宴會」,那是一個「大場面」,但據「新華社」發表主方的名單,天安門上的一群人都有參加,獨江青不見出席,而在葉群以下,還多了郭沫若、張治中等幾個人。照常理推測,這個「盛大的晚會」,以周恩來為人的狡獪,不會不請江青的,但江青自覺在天安門上屈居卑下,面目無光,一時「氣炸了肺」,不願在周恩來下再公開出醜,不是惡聲拒絕,就是「託病婉辭」了。

但不管江青避席也好,或不被邀請也好,這都顯出周恩來對江青的鬥爭,已經到了公開決裂而絕無妥協的餘地。否則江青不參加這個「國務院大宴會」,在許多外賓面前「走來走去」,那是絕對沒有理由的。

周恩來反擊江青的力量從那裡來呢?主要是來自與謝富治的勾結,而周、謝勾結有為江青奈何不得的,是周恩來曾為謝富治的救命恩人,今年七月廿日的武漢軍變,若非周恩來大力奔走,謝富治將不會有「光榮返京」的一幕。根據他們這一點關係,足見這次周恩來之有意公開壓制江青,正是毛幫內爭激烈和內潰現象的表面化。同時,周恩來之敢於大滅江青雌威,儼然有恃無恐,與毛澤東的健康問題,可能也有關係。人們知道,毛澤東已經許久沒有在北平露面,但在不久以前,「新華社」突然傳出毛澤東曾經視察華中幾個省市,和返平以後又接見了「在京各省軍事幹部」的消息,到「十.一」那天,據說毛奸又在天安門上檢閱遊行群眾達兩小時,照理他的健康是應該沒有問題的,可是在這許多新聞報道中,「新華社」卻在「十.一」前夕發佈有一條本屬閒文,但極堪咀嚼的消息,這消息說:「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身體非常非常健康,精力非常非常充沛的最最振奮人心的特大喜訊傳出後,正在喜氣洋洋迎接國慶的北京、上海等地的人民解放軍和革命群眾,歡聲雷動,四出報喜。」「新華社」說,京滬地區的許多「革命群眾」,「就紛紛寫出大字報,舉行慶祝會、報喜會、座談會。廣大革命群眾和指戰員們說:毛主席身體非常非常健康,精力非常非常充沛,這是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最大幸福!」人們不妨想想,如果不是「新華社」記者的神經有毛病,和毛澤東在不久之前視察華中消息不是出於虛構,那是沒有理由用了幾個「非常非常」字樣來形容毛奸的「身體健康」和「精力充沛」的。試問世界上任何國家的政治領袖,那裡會有把個人身體健康看作「特大喜訊」的呢?正唯此項報道的違反常情,不可思議,這就適足反映毛澤東健康的大有問題。因此我們不妨假定,這次周恩來之有膽向毛澤東的枕邊人挑戰,說不定就是由於毛奸「身體不佳」引起的結果。

在這短短一年中,江青名位由暴起而暴跌,這正是毛幫內亂內潰自然發展的現象。江青是毛幫「文化革命」的實際主持人,這個妖婦一朝失勢,則港共黑幫之更將無人倚靠,已屬無可置疑。而目前事實正是這樣,那個屬於港共組織的「工人鬥委會」,現已放棄罷工「一罷到底」的論調,轉而號召失業工人為爭取復工復職而鬥爭。這種態度的轉變,正是港共黑幫面臨末路的哀鳴。因此這一事實的出現,對香港市民來說,也可說是個「大喜訊」,因為勝利正義都在我們掌握之中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