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9月28日 星期四

檢討香港的教育問題
--由左派學校的許多非法活動說起

香港教育本來就有不少問題,自「五月暴動」以後,由於左派學校學生受到港共黑幫的操縱,其中問題被發現得更多,也更有必要儘速尋求治本治標的各種解決辦法。就已知的事實,港共黑幫利用左校學生從事的非法活動,計有:(一)驅使左校學生作騷擾性的示威遊行,塗寫標語,高呼口號,向香港法律公開挑戰;(二)利用學生的好奇心理,要他們出版各種油印「蚊型報」,藉此擴大暴亂的宣傳;(三)有些左校貧苦學生,被港共黑幫利誘出來放置炸彈,構成為社會公安的威脅;(四)據港府軍火專家表示,若干製造粗劣的土製炸彈,有理由懷疑係出自左派中學「化學實驗室」的產品,軍火專家們指出,高中四、五年級學生都懂得某種化學物質足以引起爆炸的公式,而此項物質又可隨時向出售化工原料的商店買到;(五)有一名左校學生,因携帶煽動性標語在法庭受審,法官檢閱被告的調查報告後,傳他父母上庭,准予簽保,但該學生高聲反對,結果法官祇好判他入獄。所有這些事實,都是直接涉及港府當局能否有效維持法律秩序的問題,而不單單是香港教育本身的問題。

又據最近左派報紙迭次報導,教育司署曾經分別派出有視學官到幾家左派學校視察,這些左校有意與視學官為難,首先要檢查他的證明文件,經「核對名單」之後才讓他進去,跟着便提出許多反質問,據說問到這些視學官「口啞啞」。這些左報繪形繪聲,把左校師生這種囂張態度稱之為是「藐視教育司的臭法令」,「要視學官們上大課」。但迄今為止,教育當局對此毫無表示,左報宣傳是真是假,更無可詰究,這又不能說不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

照現有的情況觀察,我們有理由相信,港共黑幫的非法活動將成強弩之末,如果他們還要攪甚麼「鬥爭」,就必以左派學校為「基地」,利用這些左校學生為貓腳爪。這原因約有三點:一是港共黑幫對罷工工人需要按月發給「慰問金」,數目不菲,也是「無底深潭」,港共黑幫現已財源不繼,遲早將要被迫停止這種「支付」。二是收買流氓地痞投擲炸彈也要金錢,但效果不大,也不合「經濟原則」,此項恐怖行動現已有趨向「尾聲」之勢。三是港共製造炸彈的炸藥和信管,在經過一輪瘋狂「炸彈攻勢」後,估計現在應已所餘無幾,復以警方嚴加搜緝,並對爆炸物品如爆竹煙花等嚴加管制,這亦足使港共黑幫的炸彈原料來源,減少至最低限度。在這三項原因影響下,港共黑幫要繼續從事非法「鬥爭」,或作有計劃的「長鬥」,就祇有利用左派學校的一着。因為一般左校學生都年青幼稚,容易接受毒素宣傳,祇要港共黑幫有了那些左校作「訓練基地」,就可源源製造出許多左派小暴徒,以供港共黑幫的驅策。這亦即是說,如果教育當局對此問題沒有適當對策,則港共分子對香港的威脅便始終存在。

關於這些問題的形成,我們以為過去港府教育當局對這些左派學校的長期採取容忍和放任態度,不能不說是一大失策,到了這個學期開始前,有些左校學生意圖轉學,而教育當局沒有計劃予以收容,其他私校因有所顧忌,率皆閉門不納,結果又使這些學生回到原校就讀,這更使香港教育本身的各種破綻,在此暴露無遺。語謂「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假如港府教育當局有意亡羊補牢,這就不能不要正視下述的事實和尋求應有的對策:

一、過去港府當局考取公務人員,大抵以所謂「不左不右」的為主,現任教育司署的視學官,他們對「共產主義」和有關學說,是否有足夠了解,我們所知不多,不便忖測,但左校的中文教育必以共產理論為主,這卻可以肯定。因此我們認為,要想有效監察這些左派學校,和應付這些左校師生的刁難,則這些視學官人選,就必須要對共產主義和有關學說有足夠認識,和懂得共產「辯證」這一套,才可以勝任,否則一旦面對他們的「理論鬥爭」,就必唯唯否否而束手無策。

二、現任官立中學或津貼學校的中英文教師,大抵皆出身大學教育系,由於他們本身所受教育的限制,求其能對現代的各種政治學說融會貫通,恐怕為數不夠,他們亦必視為無此需要。這次教育當局無法對這些意圖轉校的左派學生予以收容,恐怕就因格於此項教師人才之不足。目前有些官校給少數左派學生潛伏活動,想亦與此有關。這自非要有充分的「政治教師」,不能作有效的補救。

三、目前由羅、葛、柏三所師範學校訓練出來的小學教師,一般的政治認識都甚淺薄,自更談不到應付高年級左派學生的問題。而現時的中小學公民課本,對香港學生應如何善盡其對個人、對社會的義務與責任,也缺乏足夠的教育性和啟發性。這自非要速謀補救,當不足為防止左派「學運」滲透的張本。

上述三點不過是隨便列舉,但對香港教育問題的癥結,卻已值得有關當局詳予檢討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