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9月22日 星期五

工商界的處境和出路

戴麟趾在倫敦侈談發展香港貿易,粉飾內在的困難,表示需要「外在的信心」。從他的話看來,連他自己的信心也是有限的。

這幾個月來,據估計,香港的存款減少了十一億,外流資金達十五億,濫發鈔票六億多。建築地產、對外貿易、旅遊各業均告衰退。許多工廠商號宣告倒閉。一般中小工商業都為了皮費在掙扎,整個商場是暗淡的。嚴重的是這種經濟困難,正與日俱深。手上有資金的都在另找出路,連平日專給港英捧場的蔣幫商人也在考慮到台灣「投資」。工商界中一片「走」聲。港英當局對外製造什麼「繁榮」、「安定」的虛偽報道,首先就被擺在眼前的事實和工商界切身所受的痛苦所否定了。

目前,工商界的處境,的確引起大家深切的同情和關注。

誰都看到,這種經濟的局面是港英一手造成的。反動派顛倒是非,胡說「左派暴亂」影響了工商業,還誣衊愛國同胞幸災樂禍,以工商蕭條為得意,大力附和港英「採取強硬態度」,主張把愛國同胞打盡捉盡殺盡,認為如此一來,就「天下太平」了。這當然是永遠辦不到的喪心病狂的想法。

四個多月來港英一連串法西斯暴行充分說明,它從新蒲崗開始的血腥鎮壓,絕非偶然的。在今天帝修反到處搞反華勾當的時候,港英所製造的種種事件,也絕非孤立的。它追隨美帝蘇修,一意反對中國,敵視中國文化大革命,遏阻光焰無際的毛澤東思想的傳播,完全是不計後果和不擇手段的。在它的「緊急法令」和白色恐怖之下,任何一個社團或個人,只要愛國就受迫害。殺人越來越多;捉人打人成了家常便飯;幾千人挨打被囚;血債纍纍,仇深似海。愛國同胞不甘做走狗,當「順民」,怎能不奮起反抗?抗暴的活動包括罷工等等,無疑影響到商場,愛國同胞本身也同樣遭到損失。如果不是為了民族大義,為了本身的生存,愛國同胞誰願犧牲業務上的利益和停止自己的工作,冒着港英迫害,堅決投入鬥爭呢?

照港英目前的做法,恢復和發展工商業都是廢話。警察「防暴隊」終日在路上橫衝直撞,任伺行人車輛都被搜查,任何一件東西都可被疑作假炸彈,打人捉人既不講道理也不必講任何「法律」,說話一不小心就被指為「煽動」,三人行也可當作「非法集會」,對付幾家民居可以海陸空三軍出齊。港英的殖民地統治發展到如此恐怖的地步,市面怎麼可能活躍起來?

還有,香港不但是中國的領土,而且它的生存也離不開中國大陸。前幾天我們就指出過,近年中國工農業發展,物品大量供應港九同胞,減輕了廣大同胞生活的負擔,緩和了香港的經濟危機,並使香港工業可以較低廉的成本,包括勞動力,向外推銷成品。事實更證明,除了祖國大陸供應之外,港九的副食品問題決難解決。港英為了反華,不但大舉圍搜國貨公司和土產商店,迫害愛國商人,而且故意歧視中國白米入口,甚至片面封鎖邊境,阻撓副食品的輸入。蘇弼之流狂叫「另闢來源」,不顧居民生活,更沒有為工商業打算。

港英這樣殘暴地迫害港九同胞和向中國人民挑釁,它是注定了沒有好結局的了。

面對港英這場民族大壓迫,中國工商業者應該把目前局勢的成因及其趨向分析清楚。讓港英這樣瘋狂壓迫下去,什麼工商業的發展固不必談,連每一個人的生活和生存的權利也被剝奪掉。日前一群愛國工商業人士在報上發表的公開信說得不錯,整個世界形勢是「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盪風雷激」,工商業人士靠「走」不是辦法,只有「丟掉幻想,準備鬥爭」,響應祖國對英帝「三視」、「三擊」的號召,粉碎港英的迫害措施及其一切反華的陰謀,然後才有安居樂業的可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