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9月19日 星期二

中國人民一定回擊一切挑釁者

美帝軍用無人駕駛的諜機,前天又侵入我廣西領空,進行偵察挑釁,當即被我空軍打下來。這是五個月來,連同有人駕駛的美機被我擊落的第十架了。這是挑釁者唯一的下場。

隨着中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深入發展,帝修反向中國進行偵察、試探、挑釁等勾當也在加劇。美帝強盜飛機入侵頻頻,說明了這一點。蘇修頭子勃列日湼夫赤膊上陣,在匈牙利咒罵中國文化大革命,攻擊光焰無際的毛澤東思想,並公然對已被中國人民唾棄的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表示同情支持,也說明了這一點。

它們在中國周圍收買嘍囉走卒,大搞反華勾當,除了在宣傳上歪曲真相,肆意把中國的現狀描繪得非常糟糕之外,還一再投石問路,試探虛實,找尋罅隙,妄想徼幸於萬一。

澳葡是最早給它們辦這一件骯髒的差事的。嘉樂庇揮起螳臂迫害澳門同胞,結果在祖國人民支援下,澳門同胞一下子就把澳葡的反動統治打到低頭認罪。帝修反對於這次試探的失敗仍不甘心,跟着又在香港更大規模地搞起來。最近印度也在中印邊境動手。連龜縮台灣的蔣匪幫也狂妄地在唱「反攻」的濫調,裝出蠢蠢欲動的樣子。

印度最近侵犯我邊境,遭受我邊防部隊的還擊,日前已被迫打起紅十字旗,到我方邊境領回被殲印軍屍體,領回被繳槍械,並簽字承認侵犯了我方。

蔣匪幫自己也知道所謂「反攻」是徹頭徹尾的鬼話。他們現在只能騙點美元來度日,什麼地方反華,不管是印尼的反動派也好,緬甸的反動派也好,香港的英國殖民主義者也好,他們就指派一些人馬去搞特務工作,幫助這些反動統治者充當宣傳走卒和打手,專門殘害中國同胞。如果蔣匪幫真的敢於多送一些什麼「游擊司令」之類到大陸去,那倒是祖國軍民十分「歡迎」的,保證像以前一樣照單全收。蔣匪幫要是有種的,就來試試吧。

目前試探與挑釁以港英最為瘋狂。它格殺打捕香港同胞,並在黑牢裡用盡非人待遇來折磨被濫囚的同胞,不惜向全世界大大暴露出它法西斯本質;不顧中國政府和人民兩次三番的嚴重警告,血手越伸越長;甚至頻頻在邊境挑釁;在在表明它要同中國人民為敵到底。這四個多月來它又欠下中國人民和港九同胞算也算不清的血債了。事情就能這樣了結嗎?讓港英自己想想好了,它憑什麼能夠「過骨」?

港英和它所糾集的美蔣分子一直叫嚷中國忙於文化大革命,說什麼「中共不支持港共」,甚至自造謠言,作自我安慰。我駐深圳解放軍部隊近來連續進行夜間軍事演習,聲明「時刻準備給帝國主義者以沉重的回擊」,而反動派硬要宣傳這是國內革命派在「火併」,又說這是解放軍向什麼逃亡者開火,真是不知死活,自欺欺人。

帝修反這次把賭注押在它們對中國文化大革命的主觀假設上,都是輸定了的。中國文化大革命從帝修反的瘋狂的反對中更顯出其意義重大,威力無窮。現在黨內一小撮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已經被揪了出來,整個革命正朝着偉大領袖毛主席所指引的大方向和所作的全面部署,勝利進行。全國革命軍民既「抓革命,促生產」,又「促戰備」。更加革命化了的全國軍民在任何方面都更加強有力了。

在這個時候,任何反華的行徑,無非「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嗡嗡叫,幾聲淒厲,幾聲抽泣」,別想動中國一根毫毛。像港英這種不知自量的挑釁,就更不必幻想能逃掉最後的懲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