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9月18日 星期一 (2)

中秋節.副食品.經濟反華

大批副食品連日從祖國大陸運到,使港九同胞減除物價高漲的威脅,度過中秋節。日前副食品的漲風,其成因最主要的一個是港英在經濟上玩弄反華的一套把戲,對中國運來的主副食品諸多刁難,尤其是片面封鎖文錦渡邊境。中國人民「抓革命,促生產」,生產建設方面捷報頻傳,今年農業又是豐收在望,供應港九同胞所需要的各種產品,是不虞匱乏的。縱使由於文化大革命深入發展,交通運輸上局部出現脫節的情況,也是極其暫時的。

反動派前一陣為配合港英經濟方面的反華陰謀,大造謠言,企圖誣衊文化大革命。港英「工商處」官員帶頭叫嚷「另闢貨源」,想夾硬加重居民的生活負擔。自從港英被迫開放文錦渡邊境後,日來為了應節,副食品供應大增,價格回跌,連開工廠的、經營飲食等業的人也鬆了一口氣。這就沉重打擊了港英的陰謀和粉碎了美蔣報紙的種種叫囂。

事實擺明,祖國對港九同胞的生活一貫關切照顧,東江供水就是人所共知的。最初祖國曾表示免費供應,而港英要做買賣,買了水之後立刻向居民增收水費。在這次反華和對港九愛國同胞大鎮壓中,竟然還借水反華,一面「政治制水」,一面把責任推給中國。

副食品以及其他國產物品的供應也是一樣。港九廣大同胞獲得這些供應,生活費用顯著減低了,同時對於香港潛在的經濟危機也起了緩和的作用。一般勞動居民包括工人,生活負擔減輕,才提供了比較廉價的勞動力,使得香港能夠搞些工業,有可能向外推銷。可是港英只知剝削,從不顧工人的死活,此次還蓄意製造新蒲崗事件,展開了大迫害。它不去管那些訂定苛例壓迫工人的資方,卻用武力保護資方出貨,保護資方一道爛閘門,大打出手,把工人以至其他同胞又拉又打,血手亂伸,造成今天這個嚴重局勢。

港九居民平日向港英納了這麼多捐稅,解決居民生活上的問題,本是港英起碼應盡的責任。它不但不這樣做,反而從中國大陸對港九同胞的照顧中一意揩油沾光。還要反咬中國一口,真是豈有此理已極!

遠在中國大陸解放前,港英向華南進行種種滲透。在軍閥內戰時期,混水摸魚,並讓洋貨走私,泛濫中國市場,港幣成為內地經常流通的貨幣,對華南同胞敲骨吸髓,這百數十年來不知刮去多少財富,再加上它對港九同胞的剝削,才把它養得腦滿腸肥。大陸解放後,它當然不能對中國人民再彈舊調了,但是中國工農業的發展以及祖國對港九同胞的照顧仍然給香港帶來好處。它從中撿了不少便宜。

事實上,香港的生存是絕對離不開中國大陸的,何況香港是中國的領土,港九同胞與祖國血肉相連。港英以「織布機主人」自居,狂妄地叫囂不再依靠大陸,前一陣派人四出斟盤,採辦食物,白忙一輪,怪狀百出,證明毫無效果。反華反得自己頭腦發昏,十足一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蠢人。香港的命運和事務畢竟要由港九同胞和中國人民來決定的,你們這樣瘋狂反華,除了增加債務等待清算以外,決不可能達到任何其他目的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