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9月11日 星期一

更多的群眾動起來了

港英為了反華,向港九愛國同胞大舉進行民族壓迫,已經四個月了。

這四個月來,港英出動陸軍、航艦直升機以及所有警察「防暴隊」和特務;使用了警棍、催淚彈、燃燒彈、毒性液體、老虎槍;由「法庭」、監獄等專政工具全面配合;在製造了幾次大血案之後,揚言「爭取主動」,把迫害一再升級,實行了大鎮壓、大圍搜,狂拉亂打,已清楚知道被殺害的至少已近廿人,被打或被捕以及被打又被捕的均以千計,大批愛國同胞還被關在黑牢中受磨折。

直到現在,港英的魔手還在亂伸,伸向愛國學校,伸向愛國工會,伸向愛國報紙,更伸向廣大港九同胞。對愛國學校一方面發出十三條臭「法令」,同時不斷出動鷹犬向愛國師生無理搜查,毆打濫捕,並威脅家長;對愛國工會頻頻搜查,若干工會的負責人橫遭逮捕;對愛國報紙,除已非法迫令「香港夜報」等三報「停刊」及將其五負責人「判囚」外,仍在非法「審訊」被綁的愛國記者,對愛國報紙的非法「訴訟」,最近還增加上了文匯報。「緊急法令」推出越來越多,任何居民的生活權利與安全已受盡威脅。

這短短四個月內,在港九這麼小一個地區,港英搞出這樣多的迫害花樣,手段如此殘酷,在法西斯暴行史上也是罕見的、驚人的。

但是,被港英這些暴行掀起來的反英抗暴怒潮是否壓下了呢?剛剛相反,起來反抗的人是更多了,隊伍更壯大了,鬥志更堅強了。正如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所指出,「一切反動派的企圖是想用屠殺的辦法消滅革命,他們以為殺人越多革命就會越小。但是和這種反動的主觀願望相反,事實是反動派殺人越多,革命的力量就越大,反動派就越接近於滅亡。

前天一千五百愛國學生,包括大專、官、津、補、私的學生在內,在九龍示威遊行,堅決抗議十三條臭「法令」,雄赳赳,氣昂昂,浩浩蕩蕩,對港英實行「三視」,顯示出先鋒隊鬥爭的勇氣和決心。教育界提出六項正義要求,獲得所有愛國同胞的堅決支持。反英抗暴的主力軍工人兄弟堅持罷工,正給予港英在經濟上日益重大的打擊。無論港英怎樣威迫利誘,都動搖不了他們抗暴到底的立場。六百罷工工人昨天又走上街頭,在九龍鬧市舉行了聲勢浩大的示威遊行。愛國報紙及其工作人員聲明與迫害者周旋到底,決不容港英扼殺愛國新聞事業的毒謀獲逞。愛國的讀者辦起幾百種小型報,多采多姿,鋒利潑辣,突出政治,宣傳抗暴,作為對港英一種還擊。

更值得注意的是,廣大群眾在港英迫害之下進一步動起來了。各種抗暴組織如「戰鬥隊」等,如雨後春筍,數字究竟幾多,巳無法估計,還有抗暴捐款,早已達到三千多萬元,近來仍不斷在增加,在在表示出愛國同胞同仇敵愾。經過這幾個月的鍛鍊,愛國同胞眼更亮了,心更紅了,膽更壯了,鬥爭的辦法更多了。他們對港英的暴力完全不怕。港英出動海陸空三軍去圍搜烏蛟騰村,村裡的婦女和小孩,就鄙視他們,嚴止地斥責他們。學生工人遊行或文工團表演,處處博得歡呼,警察特務趕到,觀眾往往報以「噓」聲。遇到特務搗鬼,群眾還會齊叫「打狗」。港英公布禁止「假炸彈」,「假炸彈」還是到處出現,禁止爆竹的「緊急法令」剛公佈,從港九到「新界」,許多地區的群眾就大放爆竹,響聲不停,聲聲都表示了反抗。

港英四個月來進行的民族大壓迫,大大教育了每一個有血性的中國同胞,激起了他們反抗的情緒。越來越多的同胞不怕挨打,不怕坐牢,甚至不怕犧牲,奮起同港英進行針鋒相對的鬥爭。愛國主義的精神是更加發揚了,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更加廣泛傳播,深入人心,被愛國同胞在鬥爭中邊學邊用、大學大用了。這就是這場鬥爭勝利的保證。

北京曾經發出這樣的號召:「不管英帝國主義目前在香港多麼囂張,多麼猖狂,只要香港的愛國同胞進一步團結起來,組織起來,結成浩浩蕩蕩的革命隊伍,展開波瀾壯闊的反帝群眾運動,就能夠形成一座真正的革命的銅牆鐵壁,這是英帝國主義所絕對打不破的。相反,萬惡的英帝國主義卻要在這座銅牆鐵壁面前碰得粉身碎骨。」局勢的發展就是這樣。

面對這麼多起來英勇鬥爭的群眾,港英已經黔驢技窮。它再瘋狂掙扎,也不過多打多拉多殺一些人,甚至多封閉一些愛國機構,這一套早巳證明是嚇不倒愛國同胞的了。它如果這樣做的話,無非更廣泛地散播仇恨的種子,調動起更大的反抗力量;而且它的這些罪行,遲早一定要清算,絕對逃不掉港九同胞和中國人民對它的最後懲罰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