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9月9日 星期六

從中國援助坦贊修建鐵路談起

我國政府最近和坦桑尼亞、贊比亞兩國政府簽訂了關於修築坦桑尼亞-贊比亞鐵路的協定後,各方報道均表重視,因為這條鐵路是「非洲第三大發展計劃」。據外電由坦、贊兩國發出的消息說,這條鐵路尚待中國專家加以測量,它將從贊比亞築到坦桑尼亞的摩羅哥羅,估計長達一千六百公里,費用約合港幣十六億元,以後贊比亞銅鑛通海輸出,再不必依靠白人殖民主義者統治下的鄰邦。可見工程頗大,在坦、贊兩國政治經濟上都具有重要意義。外電還說,美帝控制下的「世界銀行」對這條鐵路的興修,曾拒絕貸款。

此外,人們對這個消息之所以特別感興趣,還因為中國文化大革命兩個階級、兩條道路、兩條路線和兩個司令部奪權鬥爭進入決戰階段的關鍵時刻,美帝、蘇修和各國反動派到處掀起反華逆流,並對中國文化大革命肆意造謠誣衊,把中國外交和經濟情景描繪得亂作一團似的,中、坦、贊三國這個協定,對帝修反無疑是一個打擊。

它說明了,中國人民在文化大革命中,響應「抓革命,促生產」的偉大號召,在工農各業都繼續取得良好的成果,完全有能力對友好國家人民發展獨立自主的民族經濟的事業,加以支援。正如李先念副總理所指出,經過這場震撼世界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國將更加欣欣向榮,一定能夠作出更多的國際主義貢獻,一定能夠更有力地支持亞、非、拉美各國人民爭取和維護民族獨立和反帝反殖的正義鬥爭。

它也說明了,儘管美帝蘇修等到處收買嘍囉走卒,無孔不入地搞反華勾當,企圖破壞中國同各國人民之間的關係,但是它們只能指使一些走卒傀儡出來胡搞,卻絲毫損害不了中國同各國人民之間的友誼。在印尼、印度、緬甸、蒙古以及在亞非好些國家的情形,都是這樣。帝修反對於中、坦、贊三國政府和人民之間的友好關係,也是千方百計企圖破壞的,這個鐵路協定的成立,將使三國友好關係更加增強,無情地粉碎了帝修反的陰謀。

據贊比亞政府發言人稱,中國將提供免息的貸款來修建這條鐵路。

中國對外的援助,都是根據周恩來總理一九六四年六月間所提出的八項原則進行的。首先認為這種援助不是單方面的賜予,而認為這種援助是相互的;絕不附帶任何條件,絕不要求任何特權;援助採取無息或低息的貸款方式,有需要時,可以延長還款期限;幫助受援國逐步走上自力更生經濟獨立發展的道路;力求投資少,收效快,使受援國能增加收入,積累資金;提供自己所能生產的質量最好的設備和物資;保證受援國人員充分掌握這種技術;派去的專家不容有任何特殊要求和享受。

這種性質的援助,同美帝蘇修的對外「援助」形成強烈的對比。美帝、蘇修對外「援助」,不但把它當作一種「恩惠」,而且一定附有條件,從而侵犯別人的主權和在軍事、經濟、政治等方面進行滲透和控制。受到它們「援助」越多,就越變成傀儡,蔣匪幫、西貢、南朝鮮、印度、印尼、緬甸、蒙古等等都是明顯的例子。

毛主席教導我們說:「已經獲得革命勝利的人民,應該援助正在爭取解放的人民的鬥爭」。他又教導我們:「中國應當對於人類有較大的貢獻」。中國人民就是依循這種偉大的教導辦事。為了反對共同的敵人--帝國主義、新老殖民主義和現代修正主義,全世界革命人民都要互相支持。實際上各國人民任何反帝反修的鬥爭,都起着互相呼應支援的作用。越南人民把美帝打得走投無路,打亂了它侵略全球的戰略部署,對全世界革命人民的正義鬥爭,就是重大的貢獻。大家支援越南,越南也支援了大家。對於非洲各國人民的反帝反殖鬥爭,也應該同樣看待。

中國人民在偉大的領袖毛主席和中國共產黨的英明領導下,在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方面獲得輝煌的成績,正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站在反帝反修的鬥爭的最前列,全世界革命人民把希望和期待寄在中國人民身上。中國人民決不會辜負他們的期望,一定會善盡其應有的國際主義的義務。

關於中國對外援助的問題,在國內,有過「三和一少」的謬論;在國外,反動派的宣傳更借題發揮,恣意抨擊三面紅旗和偉大的文化大革命。敵人這樣反對,這樣害怕,正好證明中國的援外辦法對極了,好極了。反動派應該看到,今天的中國人民是最革命化的人民,中國政府是原則性最強的政府,反帝反修和支援各國人民革命事業,義無反顧,說得到一定做到。

英帝追隨美帝,勾結蔣幫,瘋狂反華,在香港這塊中國的領土上肆行格殺打捕中國同胞,一再向中國人民排釁;還在幻想中國人民忙於文化大革命,任由它為所欲為而不會受到懲罰;一些反動小論客像夜行吹口哨般污衊,說中國每年在香港能吸收多少億外匯,所以中國就會讓香港同胞任憑英帝殘害了。如果它們從中國在援外方面正視一下中國所表現的高尚革命風格、反帝反殖的堅決立場以及文化大革命的巨大威力,它們這些生活在錯覺上的玩火之徒,恐怕連覺都再睡不着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