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9月8日 星期五

港英迫害愛國報紙的賬一定要算!

繼「新午報」、「香港夜報」之後,「田豐日報」昨天又被港英「判罰停刊六個月」,有關的幾位負責人各被「判罰入獄三年」,另對南昌印務公司「判罰一萬八千元」。這是港英對愛國報紙進行法西斯迫害的暴行。

港英這幾個月來向愛國報紙肆意恫嚇威脅、挑釁及侮辱、毆打、濫判、濫囚愛國新聞工作者之外,一口氣以莫須有罪名把三家愛國報紙「判罰停刊」,把它們的負責人投入黑牢,這樣摧殘新聞自由,進行政治迫害,在其他法西斯統治下的社會,也是罕見的駭人聽聞的事情。港英的「法庭」,連日還同時在「審訊」新華社、大公、文匯、商、晶等報在東頭村道被綁架的五位記者,同時還在「審訊」在中環被綁毒打受重傷的大公報記者黃澤,另外還有在「法庭」被捕的商報記者沈啟林。真是集迫害愛國新聞事業之大成,蔚成法西斯暴行之大觀了。

港英這些瘋狂的迫害,只反映出它在反英抗暴的打擊下,日暮途窮,倒行逆施,卻絕對嚇不倒愛國的新聞工作者。這段時期裡,被非法審訊的愛國新聞工作者都在「法庭」上理直氣壯地痛斥港英的無理迫害。「證人」被反問得漏洞百出,狼狽不堪;「法官」也手忙腳亂,窘狀畢露。港英的什麼「民主」、「法治」的虛偽花招,已被撕成片片,進一步暴露出它的反動本質。誰都看到,被審的是港英自己,有罪的也是港英自己,而絕非這一群堅守愛國立場和信仰毛澤東思想的新聞工作者。

這群愛國新聞工作者,也像其他愛國同胞一樣,表現了他們是硬骨頭,不畏強暴,敢於鬥爭。他們把港英的各種迫害手段看作「朽木枯枝齊努力」,在這裡「冷眼向洋看世界」,相信很快就會出現「芙蓉國裡盡朝暉」,充滿了革命樂觀主義的精神。港英以為用警察、監獄、「法庭」等專政工具亂搞一通就可以叫人屈服,那真是白日做夢。我們偉大的領袖毛主席指出「帝國主義者就會嚇人的那一套,殖民地有許多人也就是怕嚇。他們以為所有殖民地的人都怕嚇,但是不知道中國有這麼一些人是不怕那一套的。」特別是今天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武裝自己頭腦的中國同胞,何止不怕那一套,越是面對這一套,就越鬥爭得英勇。這是百多天來在各種場合有目共睹的事實。港英這樣向中國同胞進行迫害,就一定要受到加倍還擊。愛國無罪,抗暴有理。你有迫害,我就有反抗,有還擊。

港英一向「香港夜報」等三家報紙下手,愛國群眾,尤其三報的讀者就警告港英,你們「封禁」三報,也掩不盡廣大人們的耳目,更堵不住廣大人們的嘴巴。這些熱心的群眾用自採、自編、自印、自送的方式,辦起小型報來,由幾份開始,逐日發展,截至現在已超過三百種,內容多采多姿,文字簡短尖銳,強調民族大義,宣傳反英抗暴,傳播毛澤東思想,它們散播到每個角落,聯系了廣大群眾。港英「停刊」了三個報,就有三百多個報接踵而起,接續展開鬥爭,使港英「停」不勝停,「禁」不勝禁,天天受着幾百種困擾與打擊。這就是港英迫害愛國報紙所得到的一種初步的結果。

更嚴重的後果還在等待着港英。我外交部曾限令港英於四十八小時內停止一切迫害愛國報紙的措施,無罪釋放所有非法逮捕的愛國新聞工作者,並撤銷對愛國報紙的非法訴訟。港英不但沒有照辦,反而加快把三報負責人「判罪」,並且繼續毒打濫捕愛國記者。這是港英對中國人民故意挑釁。尤其在非法「審訊」愛國報人時,悍然把北京「人民日報」向港九同胞發出的號召也提出作為「罪證」,這更是中國人民所不會容忍的。四十八小時的期限屆滿以後,照會所提的抗議當仍有效,主動權是掌握在中國人民手中的。港英以為可以照這樣一意孤行下去而又不必承擔嚴重後果,這簡直是癡心妄想!我們要告訴港英法西斯,你們這樣瘋狂的迫害我愛國報紙和愛國報人,港九中國同胞和七億中國人民是決不會饒恕你們的,這筆賬是一定要算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