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9月7日 星期四

迫害愛國學校陰謀必不獲逞

港九各學校開課後,港英「教育司」發言人揚言「全香港的學校都將受視察,如有違反法例,則將採取行動」,「對於曾被簡乃傑警告過的九間學校,將採取額外步驟。」這是港英企圖加強控制官津補私學校和扼殺愛國教育事業的明顯表示。

據英文「星報」在報道上項消息時還說,官津補私各校正在審查其教職員的名單,並證實「新界」已有兩名教員被解職。它叫嚷這是簡乃傑的強硬「政策路線」,要把毛澤東思想「從我們的教室大舉清除出去」。口氣可謂大矣!

如同在經濟、政治方面一樣,港英在文化方面實際已瀕於破產。近幾個月來,港英瘋狂迫害愛國教育事業和愛國師生,並散播愛國學校「十室九空」的謠言,竭力打擊愛國事校;而實際上所有愛國學校都有了發展,學生的人數也增加了。港英嚴密控制下的官津補私學校的學生人數卻劇減,其中不少學生轉入了愛國學校。這就充分反映出廣大愛國同胞堅決支持愛國教育;港英的奴化教育日益不得人心。

人類社會畢竟是在不斷進步的,人的思想總不會長久停留在一個水平上。香港中國同胞受了形勢的教育,尤其受到光焰無際的毛澤東思想的影響,決不會同意港英那套奴化教育。有志氣的青年,也決不願接受數典忘祖的教育,以及「貓王」與「披頭四」為典型的西方腐朽的生活方式。這百多天來,香港愛國同胞掀起反英抗暴的偉大鬥爭,大義凜然,對青年學生起了激勵啟發的作用;同時港英的法西斯暴行,包括出動軍警開槍殺人,襲擊學校,綁架、毆打、囚禁愛國師生等等,也向他們提供了現實的反面教材。港英長期以來施行的奴化教育的本質,被大量揭露出來,更加深了他們的認識。

到了現在,港英還企圖用高壓手段來箝制學生的思想,並用什麼十三條臭「法令」來摧殘愛國教育事業,這是絕對辦不到的。

港英要特別拿這十三條臭「法令」來「警告」九間愛國學校,它的內容和目的,真是一字咁淺。照它的規定學校內不准陳列、存有和準備「煽動性」物品,不准存有「武器或犯法性質」物品,不准在校內召開教導學生「憎恨行政當局」的大會,不准「向學生威脅」,不得參加「顛覆性」行動等等,無非在製造迫害的藉口。毛主席語錄和歌頌毛澤東思想的標語,以至毛主席肖像都曾被港英鷹犬撕毀,當作「煽動性」物品;玻璃瓶、手甲鉗、玩具手槍以至游泳用的膠眼鏡,也被指為「武器」;有人在公共場所講話「逗人發笑」,被指為「煽動」;一個學童寫毛主席三個字,寫了一半就被捉去;「法庭」上把北京人民日報對港九同胞的號召當作「罪證」;甚至毫無原因,港英也可以把人亂拉、亂打、亂加「罪名」;如果再把這十三條臭「法令」套在青年學生頭上,他們就什麼生活、學習和正常活動都隨時可能成為「犯法」的了。

在剛剛開課的頭幾天,港英已再三向愛國師生挑釁,或攔路搜身,或當街綁架,並悍然把學生書包內的語錄歌撕毀,繼以拳腳交加,還入屋搜查,恫嚇學生家長。可見「不得向學生威脅」這一條,只有對港英自己適用。在港英這樣迫害愛國師生大力造成憎恨的時候,難道港英能希望有人在校內召開一個「愛戴行政當局」的大會嗎?

這十三條和其他一切「緊急法令」之類一樣,只是反華的措施,進行民族壓迫的措施,只是不許青年學生愛國,不許他們宣傳學習毛澤東思想。

愛國教育界和學生界在這場鬥爭中,早巳清楚表明,他們熱愛祖國的立場,是什麼壓力也動搖不了的。「頭可斷,血可流,毛澤東思想不可丟」。他們在開課時聲明,一定更加努力學習毛澤東思想,宣傳毛澤東思想,捍衛毛澤東思想。一切事實早已證明,毛澤東思想是絕對阻遏不了的。他們依照毛主席的教導:「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港英越是反對毛澤東思想,他們就把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舉得越高。

青年學生在這場反英抗暴鬥爭中,響應祖國的號召,決心同工農結合,充當先鋒隊,鬥志昂揚,意氣風發。他們在各種場合,進行鬥爭,都有動人的表現。像張普璇這樣的學生,獲得人人稱道。今天的中國青年學生,顯然不是任人壓迫的對象。壓迫越大,反抗越烈。他們參加反英抗暴鬥爭,伸張民族大義,經風雨,見世面,讓自己受鍛鍊,任何橫逆都嚇不倒他們。

愛國學校的學生是這樣,官津補私學校的學生也越來越多地是這樣。大專官津補私的愛國學生在中環的示威游行,聲勢是浩大的。開學前夕,官津補私學校學生二百多名代表開會,表示要深入發動群眾,提高思想,做好先鋒,決心是堅定的。青年學生紛紛投入鬥爭,隊伍壯大得很快。這都是對港英迫害的有力還擊。

中國同胞在自己的領土上,辦愛國教育事業,熱愛自己偉大的領袖和宣傳學習毛澤東思想,是絕不容侵犯的權利。毛主席指出,「人民得到的權利,絕不允許輕易喪失,必須用戰鬥來保衛。」如果港英要向愛國教育事業下毒手,妄想侵犯中國同胞應有的權利的話,它只能「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

(訂正:昨天社評第二段「由九龍到廣州」句內「九龍」應作「深圳」;第五段「發動和支持」應作「發動和主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