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9月4日 星期一

高舉偉大紅旗踏進新學年

愛國學校在抗暴怒潮中度過了暑假,現已紛紛宣告開課了。全體愛國師生更加意氣風發鬥志昂揚地踏進新學年。

在開課之前,港英已經發出了進一步對愛國事業迫害的信號。「教育司」簡乃傑搬出十三條「法令」,企圖強加於愛國師生頭上,聲言不許這樣,不許那樣,否則就要把學校「封閉」,來勢甚為洶洶。全部「法令」都是配合港英反華的陰謀和鎮壓港九同胞的毒計的,其用意就是不許青年學生愛國,不許宣傳學習毛澤東思想。

與此同時,反動宣傳機器一齊開動,散播謠言,說什麼愛國學校的學生「紛紛轉學」,並無的放矢地大談怎樣「安插」和「協助」這些所謂「轉學學生」的問題。

所有這些恫嚇和謠言攻勢,證明已經破產了。

在這個新學年,很多愛國學校都增加了學生。被誣衊有九成學生轉了學的香島中學學生增加了班級,學生多達三千人。漢華中學增加了大量新生。培僑分校增辦了幼稚園。中華中學新校舍落成啟用。中業中學亦於本學期創辦成立。這就完全說明,愛國教育事業是得到廣大港九愛國同胞的熱烈支持的。廣大愛國同胞不願讓自己的子弟受奴化教育,要把子弟送入愛國學校,這些愛國學校過去辦理認真,成績彰彰在人耳目,並沒有辜負人們對它們的推許和期望。

正如教育界人士所指出,愛國教育事業是正義的,正義事業是任伺敵人也攻不破的。港英對愛國教育事業和愛國師生的任何迫害,都注定了不但達不到預期的目的,而只能得到相反的效果。這百多天來,對港九愛國同胞的大迫害、大鎮壓、大圍搜,向愛國師生提供了許多反面教材。在這段時期,不少愛國師生受到綁架、毒打和非法審判。多位校長被濫捕濫審。黃建立被綁多時,港英還未作出交代。老教師挨打,十三、四歲的學生也挨打,甚至訪問工會無端被捉的學生也竟被「判囚」兩年。他們的學校曾被港英軍警瘋狂襲擊搜查。這種情形,當然激起他們更大的反感,從事更堅強的反抗。

迫害愛國教育的法西斯「法令」是十三條也好,是十三萬條也好,愛國師生聲明決予蔑視。橫逆之來,唯有反擊。在開課時,各校師生申明了這種立場。這種立場是正大光明的。香港是中國的領土,香港的命運只有中國人民和香港同胞才能決定。香港中國同胞完全有權利在此地辦理一切愛國事業和宣傳學習毛澤東思想,這種權利絕對不容侵犯。

偉大的毛澤東思想是什麼暴力也阻遏不住的。當年日寇侵華並發動太平洋戰爭,曾把遠東英軍打得雞飛狗走,而中國人民的武裝卻能運用毛澤東思想,取得中國抗日戰爭的勝利。蔣匪集團盤據大陸時期,不知殺害了多少愛國的革命的青年,紅色帽子亂飛,見到一本紅書、一塊紅布都要捉要殺,對於毛澤東思想的傳播,其箝制阻遏之嚴酷,可謂至矣盡矣;但是八百萬美國所裝備的蔣匪軍,就是被用偉大的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人民軍隊以小米加步槍殲滅掉的。今天美帝、蘇修嗾使其夥計和走狗到處反華,竭力要打擊毛澤東思想的影響;可是偉大的毛澤東思想卻更加為世界革命人民所接受,影響越來越深遠廣大。

這百多天來,港英對毛澤東思想所表現的敵視態度,已經極其瘋狂,見到有人帶「語錄」和佩像章,就要加以迫害,不惜出動千百軍警去撕摘宣傳毛澤東思想的標語和大字報,但是光焰無際的毛澤東思想不僅沒有被遏阻住,反而更見普及了。愛國同胞在抗暴鬥爭中,邊學邊用毛澤東思想,不斷給予港英以重大的還擊。愛國師生一直是宣傳學習毛澤東思想的一支龐大的隊伍,在白色恐怖下他們奮勇向前,把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舉得更高,他們不但沒有被法西斯的措施所瓦解或嚇倒;而且把隊伍更鞏固起來,更擴大開來,現在不是有許多官、津、補、私學校的學生轉入愛國學校嗎?不是有越來越多的官、津、補、私和大專學生投入鬥爭的行列嗎?

偉大的毛澤東思想是從革命鬥爭的實踐中發展出來的,它是革命人民進行革命鬥爭的最強有力的武器,它一旦為群眾所掌握,就會發揮無窮無盡的威力。愛國學校的師生已決定今後加倍努力去宣傳學習毛澤東思想,捍衛毛澤東思想,以及維護宣傳學習毛澤東思想的權利。官、津、補、私愛國學生代表二百多人,在開學前夕,舉行了誓師大會,表示決心,定要進一步發動群眾,提高思想,做好反英抗暴的先鋒。

可以斷言,青年學生這樣熱愛祖國,這樣熱愛自己的偉大領袖,這樣堅決地去宣傳學習和捍衛毛澤東思想,一定可以在新學年中取得更大的成績,在鬥爭中發揮更大的作用。任何反動勢力,不知自量,硬要考驗愛國青年學生的話,那末,它只能被我們愛國青年學生所掌握的精神原子彈炸得頭破血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