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8月30日 星期三 (2)

「擴大檢查」無非擴大迫害

港英的傳聲筒「星島」、「華僑」等報一齊大叫要港英出動警察,擴大「突擊檢查」範圍。它們主張「不分時間地點」地進行,「不論婦女、青少年、兒童,亦應一律檢查」,「對婦女所携物件」尤要「嚴密查察」。它們認為「衣冠襤褸」和「衣冠楚楚」的中國同胞都是「擾亂社會之暴徒」,一律要予「搜身」。「在市面行駛之貨車、的士、九人客貨車、白牌車或名貴私家車」都應在搜查之列。

照它們的辦法,人人都要受到人身侮辱,人人都不必再有什麼生活和行動的自由和便利了。它們既然是港英的傳聲筒,它們同時出來叫嚷,反映出港英有意出此一手,嗾使它們製造「輿論」。

這表明了什麼呢?首先是港英政治上的進一步破產。它耍了好多年的那套「民主」、「法治」的花招,已經徹底破產。多如牛毛的「法律」不濟事了,於是推出一連串「緊急法令」。在「緊急法令」之下,警察已經可以採取法西斯行動,闖入民居,隨街盤查,打人拉人,無所不為。港九中國同胞不但工作上、思想上、生活上種種自由受到侵犯,連生存的權利都受盡威脅,完全生活於白色恐怖之中了。現在竟企圖連任何人出街,不管是坐車或行路,也不能稍有安全與便利,赤裸裸實行法西斯的恐怖統治。港英要如此這般現形示眾不要緊,四百萬居民的安全與權益卻不容這樣隨便侵害的。

事實上,港英這種「突擊檢查」車輛行人,早已實行多時,並未見檢查到什麼港英能防止任何抗暴活動,無非騷擾居民一番,它的檢查曾經刁難和阻撓由「新界」開來運載副食品的車輛,曾經毆打駕駛「國貨專車」的司機曾經給行人的騷擾和刁難,而給予檢查的警員作威作福和敲詐勒索的機會。縱使它擴大檢查,也只能增加它的這種惡行,而不可能再達到其他目的的。

從這種「擴大檢查範圍」的哀鳴中,人們可以看到港英和那一小撮民族敗類也自知坐在火山上了。反英抗暴的鬥爭怒潮日益洶湧,他們有草木皆兵和四面楚歌的感受。他們覺得除了自己這一小撮人之外,任何中國同胞都是危險的「暴徒」,若非把這四百萬人隨時隨地搜查一下,他們這一小撮人就睡不着覺了。

港英不是自吹自擂有百分之九十五或百分之九十九居民是支持它的嗎?為什麼這些所謂「支持者」忽然又變得這麼不可靠,叫港英對他們提心吊膽起來呢?所謂「信心」那裡去了?叫人怎樣去「寄柬報平安」?

曾在日寇侵港時期經過三年多黑暗日子的居民都能指出,今天居民所受的侵犯、恐怖、騷擾,比諸當年,已有過之而無不及。但今天港九同胞是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同胞,他們決不會再忍受帝國主義的欺凌,強大的祖國決不坐視港九同胞在中國的領土香港長此遭受到這麼慘烈的迫害。中國同胞在這裡有其不容剝奪的種種權益。如果港英一意倒行逆施,香港同胞和中國人民是知道怎樣進一步對付它的。

廣告